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只道是春秋几度
    两**剑轰然落地,如同两道支撑起天门的天柱,接天连地。

    徐北游与冰尘两人都是白发狂舞。

    当世最强两**剑,也是当世唯二的两位剑仙。

    此乃当世剑道巅峰一战。

    请出青萍一剑之后,徐北游只觉得心意畅通无比,默念一句当年师父常常念叨的诗句,“出门一笑大江横。”

    骤然间,天地显异象。

    接天连地的青萍法剑轰然而动,犁开大地,就像一条自天上而来的青色大江。

    这一剑,蕴含着一股本不该存在于人间的无上威严,浩浩荡荡,沛然莫御。

    面对这一剑,也唯有紫薇能够抵挡,冰尘只能冒险请下紫薇法剑。

    先前她数次与徐北游斗剑,始终不曾请下紫薇法剑,仅仅只是借其之力附着于自己佩剑断贪嗔之上,正是因为紫薇法剑乃道门掌教所用之剑,其他人强行动用,哪怕有掌教真人的许可,哪怕那人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仍会遭受反噬。

    可如果不请下紫薇法剑,面对一手诛仙一手青萍的徐北游,又谈何胜之?恐怕就连自保也难。

    不得不说,人比人气死人。

    同样是十八楼境界,同样是剑仙,冰尘只有剑三十六的残篇,不得不止步于剑三十四,徐北游则有剑三十六全篇,更有上官仙尘的真意传承和公孙仲谋的言传身教。冰尘只有一把属于自己的佩剑断贪嗔,而徐北游有剑宗十二剑,有天下第一攻伐重器诛仙,还有九**剑排列第二的青萍法剑,如何能比?又如何能敌?

    事到如今,冰尘也只能行险一搏了。

    面对青萍一剑,冰尘驾驭紫薇法剑正面相迎。

    两剑轰然相撞。

    大地轰然震动,东去的大江甚至有了一个短暂的凝滞,浩荡江水骤然静止不动,片刻之后才再复东流水。

    徐北游巍然不动,冰尘的身形向后狠狠倒退近百丈。

    在冰尘向后退去的一条直线上,再次出现了一道深深沟壑,尘埃四起,所幸此地是荒郊野岭,不管打得如何天翻地覆,都不用顾忌担忧什么。

    冰尘的鞋子被彻底磨烂,露出一双洁白如莲花的脚掌,身上所穿的宽大道袍被剑气刺破多处,她干脆也抖落道袍,露出其下的贴身中衣,没了那件很大程度上消弭性别的宽大道袍,再加上白发向两侧分开,露出全部面容,这时候的冰尘终于有了几分当年的绝代风华。

    遥想当年,在上官仙尘那一辈人中,诸如钟离安宁等人,还不排不上号,最出彩的两名女子,一位是傅中天的生母玉尘,另外一位就是冰尘。

    玉尘就不必多说了,出身前朝大郑第一豪阀傅氏,傅先生的大姐,林皇后的姨母,位列道门七子,丈夫微尘曾任道门主事峰主,儿子是傅中天,当年就是他亲自联手萧慎攻陷了碧游岛,在道门功勋卓着,地位超然。

    反观冰尘,没有玉尘的显赫家世背景,也没有遇到微尘这样的知心良人,反而是遇到了一个早有家室且处处留情的萧烈,一见萧烈误终身,这才有了后来她因恨谋划萧煜而被镇压入镇魔井之事。

    在那个暗无天日的牢笼中,冰尘待了许多年,多年以后重见天日时,物是人非,纵横无敌的上官仙尘死了,与她恩怨纠缠不休的萧烈也死了,萧煜赢了定鼎一战,大齐立国,秋叶升座掌教真人,天尘飞升,那些熟悉的同辈人早已经所剩无几。

    她倒成了个谁也不认识的孤魂野鬼。

    此时冰尘的脸上不见冷冽和凝重,低头看了眼脚下的一线痕迹,喃喃自语道:“镇魔井下不知岁月几何,不见天日几分,只道是春秋几度。”

    甲子匆匆而过,冰尘成了孤魂野鬼,没人知道这名孤单女子这些年来到底在想些什么。

    冰尘抿了抿嘴唇。

    然后女子放下手中的断贪嗔,双手作握剑状向上举起,仿佛举起一座千万均之重的大山,以至于双手微微颤抖,双膝微曲,后背缓缓下压倾斜,可他仍是坚持如此。既然徐北游已经主动出了一剑,那么她没有不还上一剑的道理。

    随着女子的动作,天地之间没有风起云涌,也没有飞沙走石,但是有大块大块的紫色云气开始聚集,紫气弥漫天幕,蔚为壮观。

    徐北游仍是单手倒持诛仙,以仅有的左手在身前一横,仿佛是横剑于身前。

    在徐北游这边,同样升起大片青色云气,与天空中的紫色云气分庭抗礼。

    两者不断碰撞,也不断交融,扩散出一圈圈气机涟漪,五彩绚烂,如仙人飞升之祥瑞。

    而两**剑每次相撞,大音希声,虽然双耳不闻其声,但好似有一声声洪钟大吕敲击在两人的心坎上,使得两人两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甚至于两人的胸口都开始缓缓凹陷下去。

    两**剑最后一次相撞。

    砰然一声巨响。

    两剑相交之处向四周生出一股浩大气机,不再是一圈一圈的气机涟漪,而是如江水湖面,“波光粼粼”,放眼所及,尽是气机所生波澜涟漪。

    如雷的轰鸣声音响彻方圆数百里之地,在这个范围之内,不管是天上的飞鸟,还是水里的游鱼,甚至是藏于地下的蛰虫,悉数死亡。

    徐北游和冰尘的披散白发被狂风向后吹起,张扬飞舞,然后缓缓垂落下来,再次归于平静。

    两人又都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去,一步一个脚印,踩得地动山摇。

    最终,徐北游只是向后退了三步,而冰尘却足足退去七步。

    归根究底,强行驾驭紫薇要耗费冰尘太多气力,远远比不上徐北游驾驭青萍那般如臂指使。

    紧接着,在两者之间的大地上,出现了一道宽度不断变大的沟壑,长约千丈,深不见底,以至于连通了不远处的大江,使得江水倒灌。

    更为骇人的是,这道沟壑的变大趋势丝毫没有停止,也许再过些年岁,这儿会出现一座新湖,甚至还会留下仙人开湖的传说。

    冰尘低头望去,只见自己的心口位置出现了一点嫣红,染红了她的中衣。

    然后中衣上出现一道纵向的整齐裂口,露出白色的肌肤和鲜红的血迹。

    她抬起头来,面无表情道:“你赢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