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紫青二剑再现世
    徐北游改为双手持剑,猛然横扫。

    这一剑不是针对任何人,只是斩在空处。

    不过徐北游身上的捆仙金绳被这一剑一振而断,金光黯淡,寸寸碎裂。

    藏身在太阴月镜另外一面的慕容萱受到气机牵连,瞬间脸色苍白,甚至就连嘴唇也没了血色。她毫不犹豫地崩碎了面前的太阴月镜,然后脚下有一道金桥升起。

    挣脱开所有束缚的徐北游手执诛仙,直奔冰尘而去。

    这一刻,徐北游的气势节节攀升,丝毫不弱于他的巅峰之时。

    无数原本已经落地的剑器再次拔地而起,足足有数千飞剑凝聚数条“长线”,剑尖全部直指冰尘。

    飞剑当空,遮天蔽日。

    冰尘不得已只能用出纯阳祖师传下的天遁剑法。

    不见她有如何动作,身周不断有剑气生出,无形无相,让人防不胜防。

    剑气仿佛无穷无尽,在冰尘和徐北游之间的几乎要汇聚成一条无形的剑气长河。

    蜂拥而至的飞剑撞入剑气长河。

    空中响起无数金属交错铿锵之声,剑幕漫漫,起伏不定,比起不远处的大江还要波涛汹涌。

    无相剑气被飞剑搅得支离破碎,近千飞剑也损失惨重。

    两者针锋相对,最终在飞剑损耗殆尽之后,浩荡剑气仍旧有稍许残存。

    徐北游一剑斩落,直接将这道剑气长河从中斩断。

    不过也就是在这片刻的功夫,冰尘已经改为右手倒持断贪嗔,左手食指和中指并作剑指,朝着头顶天幕遥遥一指,天空中再次风起云涌,在冰尘所站位置的天空上方有异彩显现,大块彩云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犹若是仙人登天,头顶三花。

    冰尘的辈分很高,无论是放在哪里,她都是称得上“前辈”二字,尤其是在老辈人陆续故去的当下,就更是如此。不同于刚刚才走过了二十几个春秋的徐北游,她经历了太多的世事人情,上到大齐的武祖皇帝萧烈,下到今日的徐北游,平心而论,冰尘已经对这个人世间并无太多留恋,她想要离开这个世间,所以她没有徐北游的咄咄锐气,在面对徐北游时,也是一退再退。

    终于在今日,她退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

    冰尘轻声道:“请剑。”

    下一刻,一道紫雷骤然炸响。

    随着紫雷炸响,万里之遥的玄都之上紫气浩然,甚至在玄都祖师殿的上空也破天荒地凝聚了一片紫云。

    要知道玄都所在的都天峰,乃是天下第一峰,也是被誉为最接近天上的地方,从来都是万里无云,也是终年无云。

    想要在玄都看云,不能朝上看,而是要往下看。

    抬头看云,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年轻的道门中人不记得了。

    只有年老的道门中人还依稀记得,那是前朝正明四十年的时候,老掌教乘龙下山,在东都城迎战上官仙尘,然后不得不请出了紫薇法剑。

    祖师殿上空的紫云愈发浓重,祖师殿内的列位道门祖师画像熠熠生辉,在其正中位置,是太清、玉清、上清三位大道君之师,道祖画像。

    在道祖画像之下,长年供奉着一把寸许长的紫色玉剑,就在此刻,这把紫色玉剑已经消失不见。

    祖师殿上空的紫云化作紫气,紫气又如一道紫带,横贯天际。

    秋叶负手站在祖师殿中,望着已经消失的紫色玉剑,默然不语。

    站在秋叶身后的白云子脸色凝重,喃喃自语道:“事态已到了如此地步?”

    秋叶缓缓开口道:“胜负还未分出,不过江南的局势恐怕已经到了极为艰难的地步,我曾经告诉过冰尘,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形,不要请下此剑,此剑非道门掌教不足以执掌,她若强行动用,会有极大的隐忧,可她还是请剑了,说明什么?”

    白云子望着师尊的背影,心绪复杂万千,便是他这般修身养性的大真人,此时也有些难言的不安,他强压下心头的不安,仍旧是毕恭毕敬回答道:“说明现在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

    秋叶沉沉叹息一声,“尽人事,听天命。”

    大江之畔,有紫气自东南而来,足有两万丈!

    见此一幕,尘叶的表情稍缓,感慨道:“帝星移位,天下大乱。”

    已经踩踏金桥升上天空的慕容萱自语道:“上古人皇曾铸九鼎镇守天下,道祖便留有九把法剑藏匿于天地之间,众法剑之首以帝星为名,名为紫微。”

    冰尘仍旧倒持断贪嗔,抬起另外一条手臂,作握剑状。

    “我有一剑,名紫微!”

    命宫紫薇者,帝王相也。

    徐北游神情平静,同样是一手负剑,一手指天,轻轻说道:“既然如此,我也有一剑。”

    远在万里之外的剑冢岛,其中心位置是一座火山,不过这是一座已经许多年未曾喷发的火山,哪怕是徐北游和陈公鱼在此地大打出手时,也未曾有过丝毫变化。

    直到今天。

    平日里安静如静湖的岩浆猛然咆哮起来,不断有气泡炸裂,甚至整个山体都开始缓缓摇晃,山石簌簌而落,落入岩浆之中。

    这一次不是剑宗秘境现世,而是有一把巨剑要从岩浆之中缓缓升起。

    巨剑的大小与山口的大小严丝合缝,就像长剑与剑鞘。

    曾经有幸踏足此地的修士,都认为当年大剑仙上官仙尘闭关所在的山峰像一把剑,甚至许多大修士也这么认为,可只有徐北游才知道,这座峻峭山峰从来都不是一把剑,仅仅是一把剑鞘而已。

    以山为鞘。

    那把剑该是一把怎样的剑?

    忽然间,天穹之上有呼啸声音响起,紧接着遍布剑冢岛每一寸土地的万千剑气颤鸣不停。颤鸣声低沉而平稳,反常的没有往日的肃杀之意,反倒是像臣子叩拜皇帝。

    万剑朝宗。

    颤鸣声音越来越大,百万剑器几乎要拔地而起,下一刻,已经百余年未曾喷发过的火山猛然炸开,暗红岩浆从山口中溢出,滚滚浓烟直冲天际。

    一把青色巨剑从山口中浴火而出。

    然后青色巨剑不断上升,然后破碎苍穹,破空而去。

    大江之畔,苍穹碎裂,一把青色巨剑当空落下。

    剑名青萍。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