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剑在手气不退
    这道剑气,笔直地刺穿徐北游的小腹,透体而过。

    从太阴月镜中大踏步走出的尘叶,脸色冰冷,伸出手掌,五指间有紫电缭绕,沉声道:“逆用五雷。”

    五道雷霆不是从天空落下,而是从徐北游的脚下升起,狠狠刺穿徐北游的双脚,将这位剑宗宗主死死钉在此处地面,使其动弹不得。

    道门以雷法为尊,雷法之中又以五雷天心正法为尊,及至大成圆满之境,可凝聚出二十八颗雷珠,组成不可逾越一步的雷池大阵,放眼整个道门,尘叶无疑是最为精擅此道之人。

    此时尘叶逆用五雷之法,不在于伤人,而在于困人。

    在困住徐北游之后,尘叶转头望向身后的太阴月镜喝道:“夫人还不出手?”

    一直在作壁上观的慕容萱,脸上有些清冷笑意,在听到尘叶的声音之后,终于不再隔岸观火,双袖席卷向上一抬,“捆仙!”

    慕容萱的双眼中有淡金之色闪烁而过。

    简简单单两个字,穿过太阴月镜,响彻于徐北游的周围。

    言出法随。

    一道金光飞快闪过。

    金光围绕徐北游盘旋而飞,金光所过之处,留下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金色痕迹。

    仅仅是片刻之后,金色痕迹就已经交织成网。

    此时正在太阴月镜之后的慕容萱抬起手掌,缓缓握成拳头。

    原本有形无实的金色痕迹顿时化作一根根金色绳索,金光熠熠。

    慕容萱嘴角翘起,再一挥袖,轻念道:“缚。”

    此神通名为捆仙,传说是道祖用来束缚仙人所用,传于道门之后,便是专门针对地仙修士的神通。

    你徐北游位居三圣之列,若是单打独斗,当今天下几乎是无人可挡,可现在的你不仅仅是以一敌多,更是身负几处轻重伤势不等,你还能挡得住我的捆仙?

    十八楼之上的萧玄都死了!

    你徐北游再高,还能高得过萧玄?

    随着慕容萱的动作,一根根金绳落在徐北游的身上,然后开始缠绕、收紧,几乎要勒进徐北游的身体里。

    转瞬间,徐北游已经是丝毫动弹不得。

    下有逆用五雷,上有捆仙金绳,此两者不仅仅是困住了徐北游的身躯,也在无形之中截断了他体内的气机流动,一者缚住徐北游的“中元”,一者缚住徐北游的“下元”,不仅要让他动弹不得,还要让他没有丝毫还手之力,成为案板上的鱼肉。

    当所有金色绳索全部加诸于徐北游身上之后,徐北游脚下的地面仿佛是不堪重负,先是出现无数裂缝,然后随着一声刺耳的断裂声音,轰然破碎塌陷。

    道门在付出数位大地仙的代价之后,终于扭转局势,无论怎么看,此时徐北游都已经是生死一线的局面。

    徐北游面无表情。

    整个人如负重山。

    可这么多年以来,徐北游早已习惯了背负许多东西,就算是陷入如此境地,他也不觉得如何了。

    当初那个还不是剑宗宗主的年轻人,独自一人从西北去往江南,面对凶名赫赫的镇魔殿,何尝不是生死一线?当初的徐北游没有今日这般惊天动地的修为,身份地位也是天差地别,但面对的生死其实都是一样。

    徐北游死死握住手中的诛仙。

    诛仙剑气浩大,直冲九天。

    这些捆仙绳可以捆得住徐北游,却捆不住锋锐无双的诛仙。

    当年那位纵横天下无抗手的大剑仙曾经说过,三尺青锋在手,自当横行天下。

    上官仙尘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一朝踏足天下,便让整个天下为之倾倒。

    当年,上官仙尘手中所持青锋便是诛仙。

    如今诛仙传到了徐北游的手中。

    只要三尺青锋仍旧在手,那就一气不散,一步不退。

    这是剑宗的剑道,也是上官仙尘的剑道,更是他徐北游的剑道。

    被金色绳索死死捆住的徐北游开始抬脚迈步,欲要强行向前落下一步。

    束缚住他双脚的雷电被拖拽而起,发出嗤嗤的刺耳声音,更有无数电花飘散而出,显现一副让寻常修士都要为之惊悚的画面。

    尘叶脸色骤变,五指成钩,试图竭力稳住逆用五雷。

    慕容萱脸上同样流露出错愕之色,声音通过太阴月镜传出,直接在冰尘耳畔响起,“师叔,此时还不出剑,更待何时?”

    冰尘神色略显复杂,不过没有拒绝这个用数名大真人性命才换来的绝佳机会,缓缓举起手中的断贪嗔,一剑斩出。

    一剑之下。

    大地上顿时出现一条足有百丈之长的沟壑。

    大地轰隆震动,气势骇人。

    不过这道沟壑在徐北游的面前三尺处戛然而止,这一剑的剑势仿佛撞在一面悬崖绝壁之上。

    徐北游横剑身前,挡下了冰尘的一剑,也在同时迈出那关键一步,将束缚在自己双脚上的雷电生生扯断。

    受到气机反噬的尘叶神色复杂,最终还是喟叹一声,五指缓缓松开,在五指之间,仍旧有细微电芒缭绕,不过终是难成气候。

    尘叶的雷池大阵被徐北游破去之后,二十八颗雷珠仍旧在温养之中,没了此等利器,尘叶的雷法就算不得圆满,想要困住徐北游,终究还是差了些火候。

    如果没有他的逆用五雷,那么慕容萱的捆仙金绳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果不其然,随着困住徐北游双脚的雷电溃不成军之后,徐北游的“下元”彻底脱开束缚,周身气机由下而上,开始冲击被捆仙金绳缚住的“中元”,使得金绳上的金光忽明忽暗,摇摇欲坠。

    慕容萱在倍感震惊的同时,脸上不由露出些许苦涩之意。

    这次镇魔殿高手尽出,加上两位掌教弟子,还有她亲自压阵,怎么还是沦落到了如此地步?

    镇魔殿高手折损大半,掌教二弟子乌云叟身死,现在她亲自出手与尘叶和冰尘两人联手对敌,仍旧是没能拿下徐北游。

    事到如今,道门已经在一个徐北游身上亏损了太多。

    哪怕就是成功杀掉徐北游,也仅仅只能说是不亏不赚而已。

    这让慕容萱不由想起了许多年前,上官仙尘第一次渡海登岸时掀起的那场腥风血雨,道门同样是损失惨重,主事峰主兼镇魔殿殿主无尘重伤濒死,其余大真人死伤亦是惨重。

    难道徐北游真要成为第二个上官仙尘?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