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剑意激荡三千里
    此时无数从天而落的剑雨终于迎来了尾声,刚刚斩杀了中央鬼帝的徐北游再次出剑。

    这一剑好似是陆地起青虹,剑气凌厉凛然,呈现出摧枯拉朽之势。

    直撞冰尘。

    冰尘没有丝毫退让,以手中断贪嗔迎上,只见一剑递出之后,无数青莲剑气生出,好似一朵朵青莲迎风绽放,摇曳生姿。

    无数青莲挡在了徐北游这一剑的必经之路上,被徐北游的一剑悉数摧断。

    然后就见这道青虹出现在冰尘面前,快如迅雷,让人难以反应。

    冰尘横剑身前,徐北游毫不拖泥带水地一剑斩落。

    一横一竖。

    两剑相撞,风起云涌,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机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如同狂风横扫地面。

    两人的满头白发俱是肆意飘拂,衣衫大袖鼓荡翻滚不休。

    下一刻,都是不退反进的两人开始近身搏杀。

    只见各色剑气四散激射,映入眼帘尽是一片五彩缤纷。

    徐北游身上已经是沾染鲜血,触目惊心,但他依然不见丝毫颓势。

    冰尘一抬手中长剑,不见剑意,只有剑气,轻喝道:“升龙!”

    一道磅礴剑气如龙飞九天,径直而上。

    剑道分剑意和剑气,当年的上官仙尘作为天下第一剑修,自然是剑意剑气俱佳,冰尘自认没有上官仙尘的天赋,又是中途转为剑修,故而不苛求剑意,专注于剑气,这式剑二十一丝毫不逊于公孙仲谋最得意的剑十三,徐北游伸出一手,五指成勾。

    五指即是五剑。

    只见从徐北游的五指上分别激射出一道剑气,五道剑气飞速旋转,然后盘旋而下,开始绞杀冰尘的升龙一剑。

    仅是片刻功夫,冰尘的升龙一剑便彻底烟消云散。

    冰尘以手中断贪嗔击散了四道剑气,却仍旧是被最后一道剑气划破袖口,在小臂上留下了一道三寸长的伤口,血肉模糊。

    徐北游没有让冰尘喘息的意思,在这五道剑气之后仍是咄咄逼人。

    冰尘不得不退,以避诛仙锋芒。

    徐北游眼角渗出血丝,脸色苍白,但丝毫不顾自身伤势,双手抬起,再作起剑之势。

    这一剑掠出一道浩荡剑气,如一线大潮,朝冰尘涌去,让她避无可避。

    既然无路可退,冰尘站定,不再做无用功,以手中断贪嗔与之针锋相对。

    如果说徐北游的剑势如海,那么此时冰尘就如同一面绝壁,冷眼看风吹浪打,也冷眼望向这位堪称是一步登天的剑宗宗主,谁也没想到当初那个面对镇魔殿尚要战战兢兢的年轻人,如今已是让堂堂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左支右拙。

    转瞬之间,剑势已经惊涛骇浪。

    幸好此地不不是人眼繁华之地,不管徐北游此时的剑势如何凶猛,不用顾忌会伤及无辜,只是在地面上犁出数十道横纵交错的深深沟壑,成年人尚且一步迈不得过,若有仙人高踞九天云端俯瞰此地,倒像是一张刻画在大地上的简陋棋盘。

    这道如潮水般的剑势不断扑向冰尘,分不清什么剑意,冰尘眼前铺天盖地的是各色剑气,如水雾弥漫,摧枯拉朽,大有泥沙河水俱下且一气三千里的气魄,先不说威力如何,单单这一剑的神韵,已然有了当年大剑仙上官仙尘的宗师气势。

    冰尘脸色凝重,手中长剑上剑气峥嵘毕露,转守为攻,一剑指向这漫天剑势,有一剑劈开千层浪的意思,而冰尘身上所着衣衫更是剧烈震荡,满头银发乱舞,形象骇人。

    徐北游与冰尘已经不足一丈距离。

    上官仙尘曾经放言,三尺之内即是无敌,如今两人都是剑修,若是互进三尺之内,谁是无敌?

    徐北游一剑横斩而出。

    冰尘将断贪嗔竖于身前,封住徐北游这一剑,不过出乎冰尘意料之外的是,徐北游这一剑所蕴含的气机之充沛,几乎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比起上次两人交手时,几乎翻了一倍。

    一名刚刚踏足十八楼境界不久的剑仙,竟是不取巧,直接凭借境界强压一位积年十八楼地仙。

    说出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一刻,冰尘生平第一次有了骂人的冲动,同样都是地仙十八楼境界,徐北游还有伤势在身,差距就是如此之大?

    冰尘的一剑没有能彻底封住徐北游的横斩,衰减了大半锐气的一剑掠过冰尘的咽喉,虽然冰尘在最后关头,竭力偏开头颅,堪堪躲过了这看似平淡实则暗藏杀机的一剑,但仍是被剑气在雪白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如红线一般的刺目红痕。

    道门素有三花聚顶和五气朝元之说,所谓三花聚顶,所谓五气朝元,说到底还是修炼自身精气神的法门。精为玉花,气为金花,神为九花,道家重修炼,以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最后聚之于顶,可以万劫不侵,如今的秋叶便是炼神还虚,凝结三花,只差聚顶。而已经飞升的萧煜则是身具五气,五气散居五行所属之位,元分三元,有紫府天宫之称的上丹田为上元,有内院之称的中丹田为中元,有气海之称的下丹田为下元,五气朝于三元,神仙之属也。

    玉清大道君曾有言道:“人之修道,必由五行归五老,三花而化三清,始能归原无极本体,而达圆通究竟。三花聚顶者,神仙之属也,五气朝元者,神仙之属也。两者皆具,天仙之属也。”

    剑宗与道门同出一脉,如今徐北游借助剑宗十二剑铸就十二剑骨,实则还是走了五气朝元的路数,如今他已有胸中五气,差得也仅仅只是三元中最后的上元,又如何是冰尘能够力敌的?

    冰尘已是完全落入下风。

    不过就在这时,慕容萱终于出手。

    她张开双手,两只大袖垂落如翼,。

    在她的两手之间,凭空生出一束皎皎之光,纤毫可见。

    只见一粒粒灰尘浮于空中,然后逐一消失不见。

    因为这束光越来越“重”,最终凝实如水银,缓缓流淌,化作一面如皎洁明月的镜子。

    这幅巧如天工的玄妙画面,发生于方寸之间,也发生于片刻之间。

    此乃道门秘术太阴月镜,有移形换位之妙用,哪怕是徐北游的剑气牢笼也无法阻挡。

    上次慕容萱用太阴月镜救人,这次,她用来杀人。

    只见尘叶一步踏出,直接穿过了太阴月镜。

    下一刻,尘叶凭空出现在徐北游的身后。

    来得毫无征兆。

    当徐北游感知到尘叶的气息时,尘叶已经手中以玄幡为剑,斩出一道势头骇人的浩大剑气。

    天地间骤然寂静,空气几乎凝结。

    此时此刻,徐北游避无可避,只能硬抗这一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