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镇魔殿亦是彷徨
    在乌云叟形神俱灭之后,天云就已经开始向后退去,虽然两人平日里为了首徒大位争得你死我活,但真正到了这一刻,天云还是不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意,乌云叟绝没有想到徐北游会直接下死手,更没想到徐北游的本意竟是要将他们一行人全部杀死。

    事实上,徐北游也快要做到了,抛开能否杀掉冰尘暂且不说,如果徐北游铁了心要杀他和酆都大帝,恐怕不难。

    如果是今天之前,天云仍旧觉得徐北游不过是一介匹夫,只会逞匹夫之勇,不足一提,但是今天之后,当那个年轻的剑宗宗主直接凭借一己之力将一个镇魔殿杀得七零八落之后,这位道门掌教大弟子也不得不好好掂量一番了。

    酆都大帝没有顾及天云,此时他已是自顾不暇,根本无暇分神于这个早已与掌教真人貌合神离的掌教大弟子。酆都大帝望着阎罗王和中央鬼帝的尸体,对于这位在镇魔殿中仅次于冰尘的第二大执事而言,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打击,上次能让镇魔殿如此无力的人,还是差点夺得道门掌教大位的大真人青尘,在贺牢山一战,将大半个镇魔殿几乎屠戮殆尽。此战之后,上任镇魔殿殿主明尘不得不引咎辞去殿主之位。

    平心而论,青尘毕竟曾经是道门的二号人物,更是暗中掌控镇魔殿长达十年之久,当时青尘是为天枢峰峰主,而镇魔殿高层中有半数之人出自天枢峰,如今大名鼎鼎的黑衣掌教尘叶,当时也是青尘麾下一员,哪怕后来天尘重组镇魔殿,青尘对于镇魔殿的影响仍是无比巨大,所以镇魔殿败在了这位老上司的手中,不算丢人。

    可败在了一个年轻后辈的手中,这算什么?

    不管酆都大帝在过去与地藏王一派如何争斗,都不会越过镇魔殿这条底线,如果镇魔殿都不存在了,那他半辈子的心血也就荡然无存。

    只是面对如今的情形,他既是束手无策,更是自身难保。

    又能如何?

    相比于天云的惶恐和酆都大帝的失措,在距离战场大约有数里之遥的一座小山上,两位看客则要平静许多。

    其中一人身着只有大真人才有资格穿着的玄黑道袍,脸色肃穆,眼神中透露出凝重,另外一名女子身着绣有墨梅的白色衣衫,神态恬淡,似乎一点都不担心镇魔殿的人就这么被屠戮殆尽。

    事实上正如天云和乌云叟所料,女子的确是打了借刀杀人的主意,但她同样没想到徐北游会如此“尽力”,竟是拼着受伤也要将乌云叟力斩于此,这就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不过如此也好,为她扫去一个障碍,还是死在道门大敌徐北游手中,谁也说不出什么。

    当年她因为某些原因客居中都,由此与林银屏相识,又因为两人各自的丈夫既是盟友又是好友的缘故,关系自然突飞猛进,更何况两人还有共同的敌人张雪瑶和秦穆绵。再后来,她做了道门的掌教夫人,林银屏做了大齐朝廷的皇后娘娘,也算是旗鼓相当。可再到后来,林银屏的儿子和孙子相继做了大齐的皇帝,反而是她,要看着那些心思各异的弟子们接过丈夫的掌教大位,她又如何能够接受。

    其实说白了,人心从来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没有林银屏的先例在前,她也不会生出如此多的不忿。虽说她在偶尔的自醒时,也觉得自己委实有些贪得无厌了,看看张雪瑶和秦穆绵二人,甚至连子嗣都没有,比起她们,自己已是圆满,又何必奢求太多。可每每事后,她又会再次反悔,仍旧执着于此。

    慕容萱忽然有些感慨叹息,老辈人已经死得七七八八,当年的同辈女子中,林银屏是第一个走的,虽然两人在各自的丈夫交恶之后,就已经很少来往,但只要知道她还在那儿,就觉得心底安稳,若是想她了,随时可以见她,直到她真正走了,才忽然感觉到怅然若失。

    同样的不相见,不同的是心境。

    女子摇了摇头,默念一声,“乱我心者。”

    被李清羽等一众江南高阀尊称为先生,也被无数道门中人敬称为夫人的慕容萱眺望着远处战场,开口道:“当年贺牢山一战,镇魔殿精锐尽丧于青尘之手,事后将冰尘从镇魔井中放出,由你出面重建镇魔殿,不过十余年的功夫,镇魔殿又重现鼎盛气象,可是在真正的高人看来,威名赫赫的镇魔殿其实就是一只徒有其名的纸老虎,如果对上当世真正顶尖的几人,土崩瓦解只在转瞬之间,不过好在有秋叶坐镇,这么多年来除了一个不算顶尖的公孙仲谋和精通占验之道的青尘,一直没人敢对镇魔殿真正出手。直到如今秋叶重伤,镇魔殿便没了依仗,终于在公孙仲谋弟子的手中原形毕露,一如当年青尘屠戮镇魔殿。”

    尘叶轻声开口道:“加上先前已经身死的第三大执事地藏王,第九大执事南方鬼帝、第十大执事转轮王、第十一大执事北方鬼帝等人,我镇魔殿的三十六位大执事迄今为止已经折损近半,若是冰尘和酆都大帝也死在这里,那镇魔殿干脆不要留了。”

    尘叶的话语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怒意。

    慕容萱缓缓说道:“他们都是死在了剑宗的手中,可不是死在我手里。”

    尘叶沉声说道:“不管死在谁的手里,冰尘师叔和酆都大帝都不能再有意外,否则镇魔殿就真得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慕容萱问道:“如果用他们两人的性命换徐北游的性命呢?”

    尘叶反问道:“换得掉吗?”

    慕容萱平淡道:“总要换过才知道。”

    尘叶猛然加重了语气,“夫人!”

    慕容萱望向尘叶,眼神略微惊异。

    尘叶又是重新放低了语气,“乌云叟已经死了,而我镇魔殿为此付出了两位大执事的代价,天云不可能再去送死,他没那么傻,而酆都大帝绝不能死,所以还望夫人见好就收。”

    慕容萱笑了笑,“你也觉得我是在借刀杀人。”

    慕容萱叹了口气,轻声道:“平心而论,蓝玉的天机榜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蓝玉若是想要隐藏什么,可能会让此人不上榜,但绝不会在排名上做手脚,再说他也做不了手脚,看看这次的新版天机榜吧,徐北游高居三圣之列,尚在佛门秋月和蓝玉等人之上,而你我却仅仅只是排在最后,你又损失了雷池大阵,我的诸般秘术也只是胜在一个出其不意,如今就算你我联手,留下徐北游的把握也不会超出五成。”

    尘叶沉声道:“总要试过才知道。”

    慕容萱又是叹了口气,“那就试试。”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