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大真人难求长生
    见此一幕,酆都大帝不得不出手。

    不过未等他做出实质行动,徐北游又是第二次用剑首狠狠砸在乌云叟的额头上,乌云叟根本无力还手,被彻底打散了最后一气,周身气机以极快的速度溃散消逝。

    当乌云叟轰然倒地时,他整个人开始急剧萎缩,片刻后只剩下孩童大小,一身玄黑颜色的大真人道袍显得空空荡荡,乌云叟本人此时已是奄奄一息。

    徐北游面无表情地站在乌云叟身前,居高临下地俯瞰这位掌教二弟子。在一位手持诛仙的地仙十八楼剑仙面前,十八楼之下的修士俱是蝼蚁。

    放眼天下修士,道门玉清派修士有别于其他宗门中人,是公认的最易求长生,换句话来说,也就是境界攀升最快,故而道门地仙修士辈出,愈发显得人多势众,是其他宗门难以媲美,更是艳羡不来。

    不过相对于同境界对敌,道门中人就难免弱势,不说循序渐进的武夫之流,就是比较佛门修士也有不如,当初杜海潺大败于佛门龙王之手,便是此理,而受伤的秋叶哪怕坐拥天下第一防御重器玲珑塔,仍是被踏足十八楼之上的萧玄打得近乎身死,也是同样的道理。只是道门因为家底厚实的缘故,各色法宝众多,手中最少都有一两件玄妙法器,与人敌对时,可以弥补不足,再加上道门人多势众,所以这些年来道门愈发显得势大,使得其他宗门难望项背。

    可是,当人多势众和法宝都无法解决问题时,就变成了今日的局面。

    乌云叟的气息越来越弱。

    然后一抹长虹从他的天灵中骤然掠出,向道门玄都方向猛然飞去。

    神魂出窍,神游万里。

    抛却皮囊,兵解偷生。

    这是道门中人的惯用保命手段,对于徐北游而言,不算太过陌生。

    想当初,慕容玄阴手下的玉观音要暗杀徐北游,假借拜访之名,将徐北游拖入神魂相斗的境地之中,差一点就要将第一次经历神魂之斗的徐北游置于死地,若不是公孙仲谋的一缕残魂现世,恐怕也就没有今日的徐北游了。

    那一次,公孙仲谋教给徐北游一套长生剑,专门对付神魂之道。

    徐北游等得就是这一刻。

    不过在徐北游出手之前,酆都大帝终于不敢再袖手旁观,毕竟一个掌教二弟子和一个镇魔殿第二大执事的分量远远不同,他不得不出手。

    儒雅如文人士子的酆都大帝五指伸张,一身清气环绕周身,然后手掌反转,轰然拍下。

    这一掌,有遮天蔽日之势,激荡风云无数。

    这是镇魔殿的不传之秘,不知多少与道门做对之人就此被镇压缉拿。当然,酆都大帝没有想过一掌就能镇压徐北游,只是想要阻拦一下,能够争取片刻时间让乌云叟就此脱身,如此已是心满意足。

    徐北游再次从脚下剑龙中摄过一剑,然后随手一剑掷出。

    几乎就在同时,所有人都感知到一股骤然攀升的浓郁剑意。

    酆都大帝下压一掌在气机牵引之下,竟是出现了明显的凝滞停顿。

    然后只见这一剑硬生生地破开酆都大帝的阻挡,一剑掠去。

    青虹挂空。

    徐北游默念一声,“枯心。”

    下一刻,酆都大帝抬头望去,看到一幕后,脸色震惊。

    原来已经飞出很远的乌云叟神魂转瞬间就被这一剑追上,有九寸剑芒在青芒前端骤然绽开,直接将乌云叟的神魂一穿而过。

    乌云叟的神魂就此烟消云散于天地之间,算是彻底形神俱灭。

    先是镇魔殿第五大执事地藏王,然后又是道门掌教二弟子乌云叟,都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在徐北游的面前,弹指间便已灰飞烟灭。

    也就在这时,冰尘的第三剑终于蓄势完毕,一脚向前踏出一步,右手持断贪嗔,朝徐北游遥遥一指。

    徐北游脸色微变,身形一转,大袖一挥,在他脚下的剑龙顿时咆哮而起,化作一场浩大剑雨朝冰尘倾泻而落。

    冰尘轻声默念二字,“止戈。”

    不见如何波澜壮阔之气象,也不见如何天地色变之威势,冰尘只有简简单单两个字和简简单单一剑。

    来势汹汹的剑雨顿时戛然而止,无数长剑从空中坠落在地,发出连绵不绝的叮叮当当之声。

    然后断贪嗔瞬间已是来到徐北游的面前,距离他的胸口只剩下三寸距离。

    不得不说,这一剑有些出乎徐北游的意料之外。

    他没想到冰尘竟是也会长生剑,以止戈一剑破去了他的万剑诀。

    不过徐北游也谈不上如何惊慌,毕竟他的手中还有诛仙。

    紫青二色的剑气与盎然紫气轰然撞在一起。

    方圆数里之内,以两人交手所在为中心,无数细微剑气向四面八方激射开来,然后如波浪一般此起彼伏,交织成一片剑气的海洋,此等景象,任是眼界粗浅狭隘的普通人,也能猜测出,若是被这一剑落在身上,定然是尸骨难存的凄惨景象。

    好在此地没有寻常人,唯一可能被误伤的齐仙云早已被徐北游隔绝在剑阵牢笼中,毫发无损。

    两相硬碰硬之下。

    凛冽风雷之声大作,在天地之间回荡不绝。

    断贪嗔虽然敌不过诛仙,但紫薇法剑的气息却是破开诛仙剑气,渗入到徐北游的体内,使他的脸上笼罩了一层紫莹莹的光晕。

    不过硬扛下这一剑的徐北游也趁机重新取得了万余飞剑的掌控权,一时间,一把把落地长剑再度升空,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三剑已出完的冰尘抬头望着这一幕,冷笑道:“剑多有什么用?剑宗不是一直说天下事不过一剑事吗?”

    徐北游轻声道:“万剑其实是一剑。”

    此时徐北游负手虚立空中,长袖飘摇,披散下来的白发鬓角随风轻轻拂动,非仙非魔,风采无双。

    正所谓仙魔一线,魔到极致,谁又能分辨到底是仙还是魔?自古以来,披道袍的魔道巨擎可谓比比皆是,不管是悲天悯人,还是仙风道骨,比真正的道门真人还要入木三分。此时的徐北游,谁又能说不是神仙人物?

    然后他抬起一手。

    骤然之间,万余飞剑再次落下。

    又是一场浩大剑雨。

    这次的剑雨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快,更急,而且更为杀意凛然。

    以至于冰尘虽然在口头上不屑一顾,但真正面临这场浩大剑雨时,仍是要专心抵御。

    也就在同时,徐北游一手负后,一手朝中央鬼帝的头顶轻轻一按。

    原本就已被重伤的中央鬼帝顿时一个踉跄,七窍流血,仰面向后倒去。

    徐北游再是大袖一挥,将酆都大帝挥退,犹自有闲情逸致,朗声道:“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大真人不得长生。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