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十八楼下非地仙
    冰尘开始蓄势自己的第三剑。

    不过徐北游仍旧对此熟视无睹。

    有圣人曾言,人人生而平等,不过也就仅仅是存在于圣人的话语中了,普天之下,无论是俗世庙堂,还是世外宗门,总要分出一个高下贵贱,庙堂上有九品十八级,宗门有地仙十八楼,其实说到底,这就是儒门心心念念的规矩,虽然儒门已经在玄教南下中原的一战中四分五裂,但它的道理却还存在于天地之间,让人不可小觑半分。

    当然,天地间也不仅仅只有儒门一家的道理和规矩,作为众多宗门之首的道门也有自己的规矩,比如说五仙境界之分,便是道门给天下万千修士订立的规矩,地仙境界的十八楼之分就是道门纯阳祖师所定的规矩,只是因为天底下能够踏足十八楼境界的地仙修士少之又少,所以十八楼境界未曾再作细分。不过徐北游算是个例外,他曾经与一手之数的十八楼地仙修士交手,在他踏足十八楼地仙境界之后,愈发明了十八楼境界之中的高下之分,于是按照战力高下私自将地仙十八楼境界又分为九品。诸如当年的师祖上官仙尘,无疑是一品之列,后建国主完颜北月和叛出道门的大真人青尘,两人大约都能有二品,玄教教主慕容玄阴稍逊一筹,算是三品,新晋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尘叶,那就只能有九品,冰尘未能修习剑三十六全篇,大概在七品左右。

    至于徐北游,因为有全篇的剑三十六和天下第一攻伐重器诛仙,巅峰时可达三品,现在也有六品。

    无论怎么说,冰尘都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他敢以体魄硬扛了冰尘的一记身剑。

    当然,若是再扛第二剑,那就不好说了。

    冰尘的前两剑都是以身作剑,到了第三剑时终于手握自己的佩剑断贪嗔,这把本是纯阳祖师佩剑的道门重器,此时通体萦绕着一抹盎然紫意,仙气自生。不过这并非是紫薇法剑本体降临,若是不出意料之外,紫薇法剑应该还在道门玄都,正如剑宗的青萍法剑还藏于剑冢岛的“山鞘”中。

    冰尘伸手握住有紫薇法剑加持的断贪嗔,整个人的气势浑然一变。

    踏足地仙十八楼的剑仙境界之后,可以说是草木竹石皆可为剑,不过有无一剑在手,终究还是截然不同,不说徐北游的诛仙,哪怕仅仅只是性命交修多年的佩剑,握剑之后也不可同日而语。剑修一道之所以能在天下万千修士中独树一帜,甚至让道门和儒门都极为青睐这三尺青锋,正是因为剑乃灵物,所谓当年纯阳祖师曾言匣中宝剑时时吼,便是明证。

    其实早在两人第一次于江都城外交手时,冰尘之所以会败,与她刚刚出关而未携带佩剑断贪嗔也有极大的关系,若是那时候的冰尘带有佩剑,不敢说反败为胜,最起码不会被强行踏足十八楼境界的徐北游斩断一臂。

    冰尘的蓄势还要稍许片刻,而此时此刻,除冰尘之外,阎罗王身死,中央鬼帝重伤,甚至就连酆都大帝和天云都受了些许伤势,唯有乌云叟还算是完好无损。

    乌云叟不能再做壁上观,一瞬间他整个人枯槁如一截枯木,周身气机再次拔高,手中拐杖顿时通体漆黑,杖身上生出许多晦涩艰深的道门云纹符篆。

    乌云叟大喝一声,拐杖化作一道乌光激射向徐北游的头颅。

    徐北游没有任何动作,只见他脚下的万剑中自行飞出数百剑,在他的身前结成一张剑幕,轻描淡写地挡下了这道乌光,两者之间绽开无数光华,将徐北游的面庞映照得明暗不定。

    乌云叟的身形一掠,伸手握住拐杖,试图破开剑幕,推进到徐北游的三尺之内,但是徐北游身前的那道剑幕却是纹丝不动,反倒是在气机震荡之下,使得乌云叟身上的玄黑道袍骤然鼓荡,不得不松手向后退去。

    紧接着“剑龙”中又有数百剑飞出,来回交织穿插,使得这支拐杖上不断出现深深伤痕,最终更是发出一声咔嚓声音,断为两截。

    乌云叟顿时如遭雷击,脸色苍白。

    徐北游望向这位道门掌教的二弟子,微微一笑。

    虽然他要灭去的是镇魔殿,但如果能杀一位掌教亲传弟子,他也是乐意之至。

    徐北游抬起手中的诛仙,向前直直一斩,竟是自己劈碎了挡在身前的剑幕,一道弯月状的剑气径直掠向乌云叟。

    几乎就在同时,乌云叟也意识到不妙,双手在胸前作出托捧之状,其中有光华涌动。作为可以与天云分庭抗礼之人,乌云叟从不会缺法器,此时身上就有一方九老仙都印。

    下一刻,光华凝实,化作一方古朴仙印。

    九道仙人虚影绕印而飞,整方印玺散发出如山岳临头的威压。

    方圆百里之内的地气被九老仙都印所牵动,两者连为一体,一时大地震动不绝,九老仙都君印所散发的威压也越来越庞大沉重,就犹如一座整整的山岳悬空中,而且还不断变得更重,一旦落下,那可就真是泰山压顶了。

    徐北游的剑气在此印面前烟消云散。

    不过徐北游紧接着还有一剑,诛仙高高举起,摆出一个力劈华山的起手式。

    正在蓄势的冰尘仅仅是瞥了一眼,欲言又止,不过最终还是化为一声叹息,眼神又是晦暗几分,而酆都大帝更是差一点就要出手相助。

    徐北游的这一剑,剑八,开山一剑。

    既然有山阻路,那便一剑开山!

    所以剑八最是应景不过。

    虽然剑八是剑三十六中比较靠前的剑式,但由此时此刻的徐北游用来,声势未必就比剑二十八更差了,其声势惊人,让一向自负的冰尘都略感不如。

    徐北游的一剑狠狠斩在九老仙都印上,大袖飘摇,尽显十八楼剑仙的写意风采。

    反观乌云叟就要狼狈不堪,整个人身形剧烈震动,干枯如树皮的皮肤上更是荡漾起一层如波浪的上下起伏,刚刚成型不久的九老仙都印更是出现了烟消云散的迹象。

    那座无形中被九老仙都印凝聚地气而形成的大山,在这一剑之下,遍布裂纹,眼看便是分离崩析的局面。

    下一刻,徐北游的身形直接出现在乌云叟的面前,居高临下,以诛仙的剑首狠狠撞击在乌云叟的额头上。

    这一次,乌云叟就真是如遭雷击,整个人猛然一个剧烈震荡。

    周身气机顿时出现溃散之势。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