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万剑东来剑无名
    徐北游轻声道:“大江东去,一剑东来。”

    一剑即是百万剑。

    万里天幕,瞬间被切割出无数纵横沟壑。

    先是剑气,再是飞剑。

    万千浩荡剑气在空中交织,将一方天幕切割的支离破碎。

    一条滚滚剑龙破开云海而至。

    徐北游的身形开始下降,低出云海,然后右手的食指中指并为剑指,遥遥一指。

    这条由万余长剑组成的长龙骤然悬停,徐北游落于“龙首”处的一剑上,重新握住诛仙。

    徐北游看了眼那座悬于空中的宝塔,轻笑一声,“持三尺青锋,自当横行天下。”

    如今的徐北游已是几近无敌。

    只见他手中诛仙一指。

    九天之上,诛仙带出一道肉眼可见的“云径”,径直掠向悬于空中的天枢塔。

    有一种说法叫做返璞归真,其实到登临绝顶的境界之后,若非是有意为之,并不是所有的出手都要惊天动地,天崩地裂,有时候可能只是一袖,一指,一剑而已,甚至是无形无质的神魂之斗。

    所谓剑宗三十六,剑剑不相同,既有惊天动地一剑,也有轻描淡写不带半分烟火气的一剑。剑二十六,严格来说应该算是折中一剑。刚出手时不见如何,可在轻描淡写之间却有无坚不摧之势。

    剑二十六,御微之剑,以小破大,以一点破一面之剑。

    这一剑没有半分凝滞地落在天枢塔的塔身上。

    远远望去,这一剑与数十丈之高的塔身相比,渺小如鸿毛,但自剑落之点却骤然延伸出无数裂缝,裂缝中有金光迸射。

    整座天枢塔轰然颤动,塔身上的裂纹开始迅速蔓延,转眼间已经蔓延至大半个塔身。

    徐北游抬手一招,诛仙倒飞而回。

    裂纹蔓延至整个天枢塔的塔身上,随着诛仙离开,整个塔身直接崩碎,化成无数碎片消散于天地之间。

    祭出天枢塔的天云受到牵连,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冰尘脸色冰冷,缓缓抬起右手。

    站在她身后的酆都大帝、阎罗王、中央鬼帝三人各自对视一眼之后,缓缓升空,两两互成犄角,逼向那位年轻的剑宗宗主。

    徐北游立在剑龙之上,一手握诛仙,一手负身后,一头白发随风飘拂,面色平静。

    似乎根本不在意眼前三人。

    阎罗王和中央鬼帝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一起出手。

    中央鬼帝深吸一口气,双脚在空中如履平地,单掌一圈,空中有真火自燃,初始星星点点,继而密密麻麻,大有星星之火可燎原之势。

    阎罗王就要简单直接许多,双手一圈,凭空生出两只金瓜巨锤,狠狠砸向徐北游,势如流星。

    虽然三人曾经跟随冰尘倾巢前往江都夺取诛仙,但因为冰尘亲自出手的缘故,他们只是负责牵制各方,以防有人搅局,所以并未见到在江都一战中大放异彩的徐北游,再后来,徐北游开始步步登顶,可那时候的镇魔殿却深陷首徒之争,无闲它顾,所以这还是三位镇魔殿大执事第一次见到徐北游。

    当然,也是徐北游第一次见到这三位“威名”赫赫的大执事。

    徐北游一挥手中诛仙,轻描淡写地将两只巨锤一分为二。

    阎罗王手掌血肉模糊,尤其是掌心部位,几乎可见白骨森森。

    徐北游视线转向没有说话的酆都大帝,缓缓开口道:“道门剑宗,同宗同源,合起来便是当年道祖所传玄门,当年东都一战,上官师祖以一人之力重挫道门三位峰主,实在让我心向往之。”

    说罢之后,徐北游一剑横掠。

    漫天火焰骤然出现一刻凝滞,然后光芒转淡,星星点点的空中真火似是被人一一吹灭。

    中央鬼帝比起阎罗王还要凄惨,双眼通红,甚至眼角也缓缓渗出血丝。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整个世界仿佛都笼罩了一层血色。

    然后他听到那位剑宗宗主开口说道:“当年道门联手萧慎毁去了我剑宗的剑气凌空堂,那么今日,我便将你们道门的镇魔殿毁去。”

    下一刻,不见徐北游有任何动作,酆都大帝忽然出现在中央鬼帝的身前,胸口如遭雷击,身形一个摇晃后向后到飞出去,可即使如此,中央鬼帝的眉心上还是出现了一个红点,然后不断放大,血流不止。

    徐北游收敛脸上笑意,嗓音清冷道:“已经杀了一个第三大执事,再杀三个大执事。”

    好一个再杀三个大执事。

    在如今的徐北游眼中,曾经高高在上的镇魔殿大执事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说杀便杀了。

    面皮白净的酆都大帝脸上升起一丝怒意,紧接着就脸色苍白起来。

    徐北游仅仅是随手施为,三人便狼狈不堪,若是徐北游真的全力以赴,痛下杀手,他们三人又该如何?又能如何?

    难道只能坐以待毙?

    就在这时,徐北游忽然转头望向冰尘,笑问道:“冰尘前辈以为如何?”

    蓄势已久的冰尘没有说话,直接一踏地面,身形拔地而起。

    几乎就在同时,徐北游从脚下浩大剑龙之中摄过一柄从剑冢岛而来的无名之剑,随意一掷,把无名剑掷向冰尘。

    剑光一闪而逝。

    下一刻,阎罗王被一剑穿心而过。

    这一剑来得毫无征兆,这位镇魔殿第四大执事直到被一剑穿心也没有反应过来,明明是刺向冰尘的一剑为何会刺中自己。

    剑二十五,无定式、无定向一剑。

    徐北游一剑便将第四大执事阎罗王“钉”在了空中。

    不过此时徐北游也被冰尘的第二记身剑狠狠命中。

    两指以开山断流之势,没有丝毫保留地点在徐北游的心口上。

    这一剑刺伤了徐北游的心肺,可徐北游对此却是完全无动于衷,手腕一抖,又是连续两剑刺出,分别钉入阎罗王的眉心和小腹,彻底断绝了他的最后半线生机。

    阎罗王低头看了眼身上三把一直没入到只剩剑柄的无名之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整个人的气机开始呈现溃散之势。

    他的脸上惊骇、不甘、恼怒、怨恨皆有。

    最终死不瞑目。

    他至死都想不明白为何徐北游会拼着硬受冰尘的一剑也要杀他。

    而他在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不是怨恨出剑杀人的徐北游,也不是怨恨欲要以他们三人为饵的冰尘,他真正的怨恨之人,是见死不救的酆都大帝。

    徐北游的第一剑实在太过出人意料之外,没人能够拦住,在情理之中。

    可其后彻底断绝了他最后一线生机的第二剑和第三剑,酆都大帝本是可以出手拦截的,可酆都大帝选择了袖手旁观。

    无非因为他是地藏王的十殿阎罗一系,而非酆都大帝的五方鬼帝一系。

    所以酆都大帝替中央鬼帝挡下了一剑,却坐视他就此身死。

    党争误国,又何尝不误道门?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