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十二剑骨铸剑仙
    只不过在徐北游面前,别说地仙十六楼,就是地仙十八楼境界也不算什么,更何况这种依靠秘法强行拔升的修为境界,如空中楼阁,根本没有半分根基可言。

    天云见此情景,也不好无动于衷,一挥大袖,手中天枢塔凌空飞起,同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大,不多时已是十余丈之高,虽然不如道门掌教的玲珑塔,但已是气势骇人至极。

    感受身后节节攀升的气势之后,站在最前方的冰尘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释然。

    然后她向前踏出一步。

    在江都城一战时,徐北游一步踏入城内,号称是人至即是剑至。

    今日,她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与此同时,在她身后的酆都大帝、阎罗王和中央鬼帝三人也各自向前踏出一步,互成犄角之势。

    徐北游对此无动于衷,不像是与人生死敌对,甚至有些目中无人的意味,似是与人言语,又似是自言自语,“当年先师曾言,以剑宗十二剑铸就十二剑骨,便可成就无敌剑仙之姿。我自知资质驽钝,非外力之故不可与当世英才争锋,于是开始遍寻流落世间的剑宗十二剑。”

    “我十岁时在小方寨外断崖上,偶遇先师公孙仲谋,以夏蝉换得诛仙出世,结下师徒之缘,先师临行之前留下天岚一剑。”

    话音落下,有一道白色光华飞至,悬于徐北游的身前。

    “我二十岁时跟随师父游历西北,来到敦煌城外的千佛窟,在此与病虎张无病相识,得张无病赠剑却邪。”

    有一道赤红光华一掠而至,与白色光华并列。

    “还是二十岁,我孤身练剑,一路去往巨鹿城,在巨鹿城外遇宋官官,宋官官从镇魔殿执事叶罪手中夺回莫名一剑,又转赠于我。”

    第三道光华随话音掠至。

    “碧游岛莲花峰一战,先师不敌道门掌教秋叶,带我逃离碧游岛,濒死之际将自己佩剑玄冥转交于我。”

    有玄黑光华从天而降。

    “先师故去之后,我孤身一人前往江南,在徽州境内遇萧元婴,再遇手持五毒的无叶道人,我与萧元婴联手败退无叶道人却未能夺得五毒,反而使五毒先后落入张召奴和吴乐之手中,后几经辗转,最终从吴乐之手中取回五毒。”

    有五彩光华掠至。

    “及至江都之后,与秦姨相识,得秦姨垂怜相助,赠我赤练一剑。”

    浓郁血气顿时弥漫而出,其中有血光闪动。

    “初到江都时,有赵廷湖携带紫电一剑寻衅,败于我手,不得不将紫电留下。”

    紫色电光一闪而逝。

    “为赴婚约,我离开江都前往帝都,在临行之前,师母将佩剑白虹赠我。”

    白光如长虹贯日。

    “成亲之前,老泰山从萧慎手中取来黄龙一剑,相赠于我。”

    伴随着阵阵龙吟之声,有金光炸开。

    “承平二十三年,我重返碧游岛,在此遇陈公鱼,陈公鱼为夺剑宗宝藏,不惜以佩剑天问为饵,算计于我,于是我再得天问一剑。”

    蓝光如苍穹蓝天。

    “因为陈公鱼之算计,我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剑宗祖师所留秘境之中,从其中偶得殊归一剑。”

    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玉白色光华来到此地。

    “我从秘境脱困之后,恰逢帝都城大变,遂返回帝都,在此诛杀剑宗叛逆萧慎,得青霜一剑。”

    青色光华赶至,刚好凑齐十二之数。

    十二道光华,便是十二剑,悉数悬于徐北游的身前。

    徐北游笑了笑,“我之道途,与诸位大不一样,说白了就是找剑。至萧慎身死,终是凑足了剑宗十二剑,汲取其剑气神意,自身剑道得以圆满,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

    徐北游话音落下,十二道剑气冲霄而起,如同十二道剑柱接天连地。

    冰尘抬起头,望向天空。

    天空中,风起云涌,滚滚云海中有各色光华涌动,翻滚如沸水,蔚为壮观。

    徐北游向前一步走出剑阵的范围,只将齐仙云留在其中。

    见此一幕,乌云叟问道:“怎么回事?”

    天云脸色阴沉道:“徐北游竟是如此托大,竟是如此目中无人。”

    乌云叟摇了摇头道:“未必,说不定是他有所依仗,所以才胸有成竹。”

    天云没有说话。

    他们今日来此,那位藏身幕后的夫人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救回齐仙云,至于杀不杀徐北游,只有四个,量力而为。只要能把齐仙云平安救回,杀不杀徐北游都无所谓。

    当然,众人也心知肚明,除非是徐北游死战不退,否则他们想要杀徐北游也是无异于痴人说梦。

    一位十八楼的剑仙,加上天下第一攻伐重器诛仙,如果徐北游一意要走,谁能拦得住?就算能拦得住,在场中人,谁又愿意豁出性命去拦?

    天云轻声道:“的确有些蹊跷,徐北游就像是在专程等我们过来。”

    乌云叟眼神阴沉,“如果这是剑宗和朝廷的圈套……”

    天云心情沉重,皱眉道:“那可真就是借刀杀人了,剑宗是刀,夫人是借刀之人,你我是被杀之人。”

    乌云叟深深吸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徐北游再次开口道:“如此十二剑,自成一方剑阵牢笼,就在徐某人身后,所以你们想救齐仙云其实也很简单,先打败我,然后再将此剑阵破去,如此便可将齐仙云带走,送还给慕容夫人。”

    冰尘皱眉道:“徐北游,安敢如此托大。”

    徐北游笑而不言,只是一伸手,似是等人将剑递入自己的手中。

    下一刻,只见天空中原本绚烂无比的云海仿佛被人从中狠狠穿透,出现了一道巨大口子。

    有浩大剑气从云海之后掠至,如青河之水天上来,又如银河倒落九天。

    这道剑气如长虹直直落下,若是有仙人坐于九天云端俯瞰人间,便可看到一个极为明亮的光点,哪怕放眼整个辽阔大地,也是醒目无比。

    这道剑气坠落在徐北游的手中,化为一剑。

    剑身玄黑,有紫青二色剑气纠缠,剑脊上隐隐有血光闪烁。

    与此同时,向前踏出一步之后就迟迟没有动作的冰尘终于开始前行。

    似乎就在等待这一刻。

    如果说剑三十六只是前人祖师遗赠,那么冰尘活了将近百年,自己也有一剑。

    以身化而为剑。

    所以说人至即是剑至。

    这是冰尘在止步于剑三十四之后所悟,与剑三十五截然不同的第三十五剑。

    这一剑瞬间就来到徐北游的咫尺之前。

    游散在徐北游身周的无数诛仙剑气皆是被这一剑弹开,不能近其分毫。

    徐北游略微诧异却谈不上惊骇,他诧异于冰尘一开始便用出近乎于以命搏命的招数。

    不过他也不如何畏惧,因为他不觉得自己会输。

    哪怕冰尘是与他同境界的剑仙,哪怕在冰尘身后还有另外五人。

    仍是如此。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