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堂中白衣添墨梅
    大齐朝,四都一十九州之地,此即是无数人口中所言的天下二字。

    天下实在是太大了,江北的帝都城中已是风雪如晦,江南的两襄却还是晴日当空。

    有两人走出襄阳城的南门,与送行之人作别。

    一人是徐北游,另外一人则是齐仙云。

    齐仙云的身份特殊,如果苍云所言为真,果真涉及到了道门掌教秋叶和掌教夫人慕容萱,那么道门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就算是有重兵屯守的襄阳城也未必真的安全,所以徐北游打算自己亲自带着齐仙云返回江都,李神通、李玉萍、苍云、凌云四人则是暂时留在襄阳城中。

    临行之前,徐北游除了请禹匡照看好四人之外,还特意交代了张雨萍,让她督促李神通练剑,旁观或者参与沙场搏杀也不失为一条剑道上的另辟奇径之途,只要护好李神通的周全就行,再有就是不要让他惹出什么乱子。

    交代完这些之后,徐北游带着齐仙云离开襄阳,踏上返回江都的归程。

    两人沿着驿路走出很远之后,齐仙云忽然开口问道:“你就这么把我带回江都?不怕夫人派人中途拦截?”

    徐北游淡然道:“先不说能不能拦得住我,你觉得道门中人真希望你能重回道门?就算在慕容夫人的强压之下,道门中人不得不来救你,你也未必就能安然无恙,天云等人绝不会放过这个绝佳机会,在天云等人的暗中干预之下,那些救人之人随时都能变为杀人之人,最后说不定就会是齐仙子乱中身死而我徐北游背黑锅的结局,对于天云等人而言,堪称是一举两得。”

    齐仙云神情复杂。

    徐北游平淡道:“若真是如此,我也不会在乎什么,不管你齐仙云如何,道门上下早就是对我欲除之而后快,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随他去吧。倒是你,堂堂道门仙子,闻名于世的谪仙大材,就算做不成道门掌教,日后也是飞升有望,前途无量,如果在此身死,岂不是悔之晚矣。”

    齐仙云面沉如水,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徐北游淡然道:“乖乖跟我回江都,我会护你周全。”

    齐仙云双目深沉,没有说话,不过已是默认。

    两人继续赶路返回江都,一路沉默,直到湖州边境的时候,齐仙云才再度开口道:“如今大齐朝廷三面皆敌,风雨飘摇,若论兵力,以西北草原的草原汗王林寒为最,坐拥骑兵二十余万,战力惊人。若论威胁,东北牧王大军兵临山海城下,只要打垮了驻守于山海城的赵无极,就可以挥师入关,直逼直隶州,甚至是兵临帝都城下,或者是兵发燕州,与西北的草原大军遥相呼应,使得驻守西北的张无病腹背受敌,首尾难以呼应。为何你不去那两处战场,偏偏首先来到了江南,难道仅仅是因为剑宗在江都的缘故?”

    徐北游没有拒人千里之外,回答道:“如果我说全然不在意剑宗,那是骗人,可如果说我完全是为了剑宗而来,也不全对。刚才你说草原兵力最盛,这话没错,可是西北左军也是大齐兵力最盛所在,拥有大齐朝廷五大禁军中数量最多的精锐骑军,完全可以与草原骑军正面野战,也有天下第一雄关中都城,也完全可以据城而守,如果仅仅只有草原犯边,张无病甚至可以考虑如何反攻草原。”

    “至于你刚才提到的东北牧王,所谓的威胁最大要打一个大大的折扣,东北右军割据东北三州还算凑活,可如果想要入关逐鹿,未免力有不逮。先不说山海城天险,就是驻守于山海城的天子中军,乃是五大禁军之首,兵甲最为精良,除水师和骑军之外,尤以火器为诸军之最,又是守城,兵法有云,十而围之,五而攻之,倍而战之,双方兵力相差无几,牧棠之凭什么攻破山海城?又何谈兵临帝都城下?”

    齐仙云恍然接口道:“既然那两边不成气候,江南便是重中之重,尤其是江南水师遭逢洞庭湖惨败之后,江南局势愈发艰难,如果让魏王成功拿下江南,尤其是天下繁华所在的江州和东南门户的湖州易主,整个东南半壁便已经丢了一半。”

    徐北游点头道:“大齐不可一日无东南,慕容夫人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联合江南诸多世家发难,使江陵府顷刻间易主,甚至就连江都城也差点遭遇不测。另外一点就是,魏王此人,心机难测,城府深沉,让人不得不防。”

    齐仙云轻声呢喃道:“原来如此。”

    徐北游问道:“这些事情,慕容夫人从来没对你说起过?”

    齐仙云稍微犹豫了一下,摇头道:“夫人只让我专注于修行事,不必理会这些俗世之事。”

    徐北游感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齐仙云没有言语。

    她自小享受道门之中人人艳羡的宠爱不假,可她却从来都不是恃宠而骄之人,事事听从长辈安排,从不曾有半分忤逆,慕容夫人让她学着管理宗门事务,她便用心去学,慕容夫人不让她插手俗世纷争,她便半分也不沾。

    两人这番谈话之后,再次陷入了无言沉默之中。

    ……

    江陵府,李府大堂。

    今日的气氛格外异样凝重,在大堂最上首的位置摆放着一张细叶紫檀大椅,上头坐着一名女子,身上却没有再穿道袍,贴身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素白色长衣,外罩一件绣着墨色梅花的雪白纱衣和同款绣鞋,腰间系着一条素白长绸,未曾束发,任其披散下来。

    白衣墨梅,格外分明。

    今日女子脸上还破天荒地略施薄粉,愈发显得面白如雪。双眉入鬓,双眼幽深,更显不怒而威。

    女子正是道门掌教夫人慕容萱。

    在慕容萱下方两侧,一名名身着玄黑道袍的大真人默然而立。

    慕容萱坐在椅子上,抬头望向头顶,不得不说世家的精巧心思,竟是就连这房梁上也画着二十四孝的故事。

    距离慕容萱最近的尘叶开口说道:“苍云是剑宗中人,这是我们早已知道的事情,这次故意放任苍云与剑宗中人见面,本想是钓起一尾大鱼,谁曾想竟是徐北游亲自前来,失策失算……”

    满堂寂静。

    慕容萱仍是抬头望着头顶房梁上的图画。

    尘叶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鱼太大,拽断了掉线,把钓鱼的人也拖到水中去了,是我们镇魔殿失职。”

    慕容萱终于是慢慢低下头来,白皙手掌按着扶手,望向尘叶,“三位掌教弟子,一人叛逃,两人被擒,若是传扬出去,我们道门颜面何存?”

    慕容萱的声音不大,可在寂静无声的屋内显得格外清晰。

    只见黑衣掌教尘叶不得不低头道:“夫人训示得是。”

    慕容萱扶着负手,站起身来,一字一句说道:“我要的不是认错,我要的是人。”

    尘叶抬起头来,沉声道:“请夫人放心,镇魔殿一定会把人给夫人平平安安地带回来。”

    慕容萱面无表情道:“如此最好。”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