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徐北游离开禹匡的书房后,来到客院见到了李神通一行人。

    此时包括苍云在内,凌云、齐仙云等三人都被徐北游封禁了修为,几人又都不是武夫,十成修为难以发挥一二,所以徐北游放心让张雨萍一人带着苍云和凌云离开,独独留下了齐仙云和李神通。

    待到屋内只剩下三人之后,徐北游毫不客气地坐在主位上,然后抬手一指,让李神通坐在旁边的一个绣墩上,绣墩中空,里头生着炭火,暖意自生。

    之所以要将李神通留在此地,徐北游没有明说,但是张雨萍和李神通都有所猜测,无非是徐北游把李神通当作自己的继承衣钵之人,这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已经显露出异于常人的聪慧,甚至有些当年萧瑾的风范。徐北游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资质多么好,或者说根骨多么好,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能有今日,更多是时势使然,也就是应了那句时势造英雄的老话,正因为剑宗倾覆而不得不从朝廷求出路,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徐北游,徐北游不希望以后的剑宗弟子继续走自己的老路,也不觉得他们能走自己的老路,所以李神通这等资质根骨上佳之人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不过李神通这小子也像萧瑾一般,性子邪乎得厉害,有着太多不可预料的不确定性,所以徐北游才将李神通带在身边言传身教,徐北游不希望日后剑宗出现一个大权独揽的宗主,一意孤行,独断专行,更不希望此人是从自己手上出来的。

    徐北游和李神通都坐下之后,齐仙云就只能站着回话。

    齐仙云经过最初的心神不宁之后,心绪逐渐平复下来,又变回到平日里不食人间烟火的道门仙子形象,她知道徐北游做出了那个大胆猜测之后,必然不会让她轻易死去,现在的她已经成了徐北游手中的一颗重要棋子,所以她反倒是有恃无恐,不再畏惧什么。

    u|k首发c,18(w0x_5)z9*5@{5)

    徐北游轻轻抚摸着椅子扶手,没有急着开口。

    反倒是齐仙云主动开口问道:“徐宗主,你是想要拿我做些文章?”

    徐北游答非所问道:“有些话我没骗你们,我的确佩服凌云的为人,在如今的世道,像他这样的人,他这样的修士,着实不多了,最起码我见过的很少,所以我不杀他。”

    齐仙云默不作声。

    徐北游接着说道:“至于苍云,本来是一颗棋子,到头来却成了鱼饵,钓起了你这尾大鱼,委实是意外之喜。”

    齐仙云缓缓说道:“若是你想拿我来做文章,恐怕要失望了,师尊不会在意,夫人也不会在意。”

    “真不会在意?”徐北游笑着反问一句,“若是真不会在意,又怎么会有女子掌教的说法。”

    齐仙云淡然道:“本就是子虚乌有之事。”

    徐北游不置可否道:“十二小姐,道门说你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其实在许久之前,我也被人视作不知父母是谁的孤儿,可是就在不久之前,我已是知道了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句,世事无常。”

    齐仙云面无表情道:“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

    徐北游点点头,道:“那我就再说一件事,在我不知道自己生身父母到底是何人之前,我曾有过一些不切实际的疑问,比如说,为何师父会对我如此之好?他会不会就是我生身之父?既然齐仙子也是孤儿,那不知齐仙子是否有过这方面的疑惑。”

    齐仙云一笑置之,像是不屑于回答徐北游的问话。

    徐北游忽然说道:“苍云师兄。”

    本应已经离开此地的苍云推门而入。

    徐北游轻声道:“苍云师兄,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此事?”

    苍云点了点头。

    徐北游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把椅子,“还请师兄坐下慢慢道来。”

    苍云入座之后,缓缓开口道:“想来代宗主之所以要让宗主亲自前来见我,就是为了此事。”

    徐北游不置可否。

    苍云继续说道:“此事是我在偶然情形下从大师兄口中得知,也就是道门天云,当时他与人谈话时无意中提起此事,并未避讳于我,也或许他早就知晓了我的真实身份,所以才会故意说给我听。”

    齐仙云顿时眼神晦暗。

    徐北游问道:“他说了什么?”

    苍云犹豫了一下,看了眼这位名义上的十二师妹,轻声说道:“天云说,齐仙云本不该姓齐,更不是什么孤儿,她本该世上最尊贵的世家大小姐。”

    齐仙云冷冷道:“一派胡言!”

    徐北游对此根本是无动于衷,眼神示意苍云继续说下去。

    苍云说道:“当时与天云交谈之人是镇魔殿的一位新晋大执事,姓叶名罪,真名叶澜依,乃是魏国叶家的子弟,算是掌教真人的侄孙辈。他问天云是哪家的大小姐,天云指了指叶澜依,说正是你们叶家。”

    苍云望向徐北游,沉声道:“宗主,若是天云已经早早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那么他将这番话说给我听的用意就是借刀杀人,借我们剑宗的手,除去阻碍他登上掌教大位的齐仙云。”

    徐北游不置可否,问道:“后来呢。”

    苍云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如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出来,“天云还说,齐仙云生父正是如今的道门掌教真人秋叶,生母是慕容氏家主慕容萱,她生于太平十七年玄都紫霄宫中,知情者甚少,因为自小资质过人,所以秋叶与慕容萱密谋之后,决定不把她送回叶家,而是伪装成孤儿身份拜入秋叶门下,至于其真正居心,实不可问。”

    徐北游笑道:“都说孩子大了不由人,再孝顺的孩子,长大之后也会有自己的想法,也会忤逆父母的意愿,难怪掌教真人不喜欢天云,原来师徒两人已经闹到了这般地步,又是何苦来哉。”

    对于这句讥讽意味十足的话语,齐仙云置若罔闻。

    徐北游再问苍云道:“苍云师兄,你说居心实不可问,到底是如何不可问?”

    苍云微微一怔,抬头刚好撞上徐北游的冰冷眼神,一咬牙道:“回宗主,无非是让齐仙云继承道门大统,如此一来,就如夏启继位,日后之道门再无师徒承继,而是要变为一家一姓之私产,实乃大逆不道之居心。”

    齐仙云的脸色瞬间苍白,身子微微颤抖。

    徐北游轻轻抚掌,感叹道:“君之一席话,堪称是于无声处听惊雷。”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