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时隔两年再赴襄
    天色近黄昏,夕阳下西斜。一行人沿着汉水之畔溯流而上,再往西走大概二十余里,便是湖州重镇两襄,两城互为犄角之势,屯兵十余万,不仅仅是湖州重镇,还号称东南半壁江山之门户,位置险要,乃是历朝历代的兵家必争之地。

    若说江都是东南第一繁华之地,那么两襄中的襄阳城就是东南第一百战之地,曾经在此地发生过的战事,丝毫不逊于西北雄城中都。如今江南后军都督府便是设在襄阳城中,在江南水师兵败之后,整个江南后军元气大伤,其剩余兵力全部收缩至两襄一带,坚守不出,遥遥与白帝城中的孙少堂之蜀军相呼应,若是魏国大军敢轻易攻城,那孙少堂的蜀军便可沿着大江顺流而下,与坚守两襄的江南后军形成前后包夹之势,故而萧瑾在洞庭湖一战之后,虽然已经拿下了湖州大半,并将江州孤立隔绝开来,但仍是迟迟没有发起对江南后军的最后总攻。

    正因为此等缘故,如今两襄一带早已变得风声鹤唳,除了偶尔的军队斥候,再无寻常人等来往,于是这一行人就显得格外刺眼。

    与其说一行人,倒不如说是一辆马车,此时除了充当马夫的女子之外,马车的车厢**有五人,略显拥挤,但还在可以忍受范围之外,除了一对师徒之外,再有就是三位同出一门的师兄妹,不过三人神态各异,年纪最长的男子神态复杂,似乎在天人交战,年纪稍轻的男子脸色苍白,靠在唯一的女子身上。至于那名女子,神色比起年长男子的神色还要复杂,当她掀起车帘能遥遥看到那座襄阳城时,反倒是显露出一种释然的平静,就像被判秋后处斩之人,终于熬过了苦夏时节,迎来了肃杀秋日,大限将至,心如死灰。

    那对师徒中的徒弟忍不住瞥了眼女子,这么一位高高在上的道门仙子就这么沦为阶下之囚,就要被押往襄阳城,不知会落得一个怎样的下场?

    他自小听过不少故事,但凡乱世,女子的下场最是凄惨,尤其是落入敌人之手,一死了之已是最好的结局,更多是生不如死,甚至是求生不得,求死也不得。

    他又转头望向自己的师父,有点好奇师父到底要如何处置这几人。

    忽然之间,大地忽然开始颤动,让他的心房猛地收缩一下。

    不过这种震动不同于两位大地仙交手时的“一锤子买卖”,而是很多个细小震动连绵不断,点点滴滴才积累为极大的震动。

    临时充当车夫的张雨萍不再前行,将马车停下。

    李神通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大队骑兵奔行时才会有的景象,如此说来,是襄阳城中有人前来接应了。

    他马上掀起车帘。

    果不其然,震动越来越大,视线中有数百骑兵一路奔行而至,在距离马车还有十余丈的距离,统一勒马,不曾有一人一骑多走一步,让人叹为观止。

    徐北游见李神通目瞪口呆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淡笑道:“这算什么,你是没见过西北的骑军,那才是咱们大齐的第一骑军。”

    说罢,徐北游起身下车。

    为首一骑已经翻身下马,拱手向前道:“南归,久违了。”

    徐北游微笑着拱手还礼道:“有劳禹都督亲自出城相迎。”

    跟在徐北游身后下车的李神通先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他就知道眼前这位身披甲胄的武将是谁了,大都督府五大左都督之一,总领江南战事并兼掌湖州军政大权的后军左都督禹匡。

    在江南,你可以不知道用兵最众的西北左军左都督是谁,也可以不知道地位最高的天子中军左都督是谁,甚至不知大都督是何人也无妨,但是绝不能不知道江南后军左都督是谁,毕竟县官不如现管,尤其是李家这种大盐商,难免要与地方驻军打交道,自然绕不开这座大山,所以李神通在禹匡还未上任时就听过他的名字,更何况他师父与这位禹都督又是私交不错。

    禹匡陪着徐北游前往那座立于汉水之畔的襄阳城,如今整个东南半壁都压在这座城上,所以当禹匡每当不经意间望向襄阳时,脸色和眼神都会变得异常凝重。

    有人给李神通牵来一匹白色骏马,李神通毫不客气地骑了上去,手提缰绳,两腿一夹倒还有模有样。单以骑术而论,自小出身于富贵之家的李神通更胜于徐北游,虽然徐北游自小的梦想就是能住华美大宅,骑高头大马,可这些年来,他却是从未学过骑马,大多时间都是徒步而行。当然到了徐北游如今的境界,早已用不着骑马,就算是骑马,无论是如何暴躁的野马也都会服服帖帖。

    入城之后,自有人接待李神通等一行人,至于徐北游则是与禹匡去了他的书房。

    徐北游上次来襄阳,还是应禹匡之邀,后来在襄阳城外偶遇了青尘大真人,后来便是有佛掌手托佛寺出水之事,现在回想起来,不过是两年的时间,却像是过了二十年一般,已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来到书房,两人分主客落座,禹匡开门见山道:“南归,你我算是相识相交于微末时,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徐北游点头道:“禹都督尽管开口。”

    禹匡略微迟疑了一下,问道:“既然南归坐在了这里,又是如此说,那么本来许多没法说出口的话就能说了,我想请问南归,朝廷那边对我到底是什么看法?想来南归你也知道,自从两位先帝陆续故去之后,我便已经很久没有收到朝廷的消息了。”

    徐北游轻声道:“禹都督多虑了,自从高宗肃皇帝驾崩之后,就闹出了傅中天之变,波及整个朝堂及文武百官,此时刚刚平定内乱不久,大都督又不幸殉国,庙堂上下尚且自顾不暇,自然不能对江南局势过多指手画脚,所以这东南半壁还是要靠禹都督勉力维持才是。”

    禹匡迟疑道:“可是洞庭湖兵败……”

    徐北游摆了摆手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再者说了,敌强我弱,有此结局,也在庙堂诸公的意料之中,所以禹都督勿要自责,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尚且能容得下一个魏无忌,又如何容不下你禹匡?所以请禹都督安心便是。”

    禹匡稍稍安心,端起桌上的茶杯小口饮茶。

    徐北游也没有多说什么,陪着这位支撑着东南半壁的老将一起默默喝茶。

    最后,禹匡又问了一句话,“南归,如今庙堂之上,太宗、高宗两位陛下俱已仙去,高宗膝下无子,后继无人。再观诸王,赵王身死,燕王被废,请问这朝堂之上到底是何人做主?是韩阁老,还是……”

    徐北游沉默片刻,回答道:“是公主殿下。”

    看iq正(版f章:%节上ux√n1e8n0&5*95s5!{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