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可是他低估了徐北游的这一拳,也高估了自己的金刚体魄。

    地藏王抬起左手想要接下这一拳,不过仅仅是一瞬之间便传出寸寸碎裂之声,左手也如右手一般颓然落下。

    虽然徐北游手中无三尺青锋,却有三丈剑气!

    地藏王的眼神中透露出几分绝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拳落在自己的胸口上。

    当徐北游这一拳落实时,不光是老人的整个胸口碎裂,后心位置更是爆裂开一朵猩红血花。

    一道剑气缓缓消散于地藏王的背后。

    这一剑已经贯穿了老人的胸膛。

    地藏王的长处是身若金刚,不动如山,若是对上同境界的剑修武夫,虽然很难取胜,但是也很难会输,若是对上境界弱于自己的修士,那便是巍巍如山岳之高,任凭你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不过若是对上境界比他更高的剑修,那他就只能任凭挨打了。

    徐北游作为天底下{g0j#

    徐北游举起酒碗,说道:“第一,我敬你这个人,第二,我敬你的侠义,第三……”

    徐北游微微一顿,然后笑道:“不说第三了,我敬你,所以今天我不会杀你。”

    凌云端着酒碗,不过没有立刻喝酒。

    徐北游将自己手中的酒喝尽之后,继续说道:“若是凌云道兄愿意随我去江都,无论是剑宗的身份,还是朝廷的官位,都任君挑选。”

    凌云平静道:“我凌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是心里有数的。”

    徐北游自嘲一笑,道:“自然是有数的,若是凌云道兄真随我去了江都,我也不会敬你这碗酒。”

    凌云没有说话,静待下文。

    徐北游将目光转向齐仙云,说道:“既然凌云道兄不愿意来,徐某自然不好强人所难,不过齐仙子是一定要留下的,生死皆可。”

    凌云松开手掌,任凭酒碗落地,碗中之酒洒落一地,沉声道:“这碗酒,我不能喝。”

    徐北游将已经空空如也的酒碗扔掉,低声道:“有情义。”

    下一刻,不见徐北游有任何动作,凌云整个人便倒飞出去,飞出徐北游的小千世界,撞破墙壁,落在客栈之外。

    曾经势均力敌的两人,现如今已经是天壤之别。地藏王虽然不能让徐北游出剑,但好歹还能让徐北游出拳,可凌云让徐北游出拳的资格都没有。

    徐北游稍稍抬高了声音,“凌云道兄,这是我敬你的第三点,可惜你不愿吃我的敬酒,那就只能是罚酒。”

    时至此时此刻,齐仙云反倒是平静下来,“徐北游,你到底要做什么?”

    徐北游望向她平静说道:“我一直很好奇,为何掌教真人会如此偏爱于你。”

    然后他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地上的老人尸体,继续说道:“就连堂堂镇魔殿第三大执事这等实权大真人都要尊称一声十二小姐,虽说你在掌教弟子中排名第十二,但在你前头的十一人似乎都没有这般先例。甚至除了天云、乌云叟和白云子三人之外,另外七人面对这些实权大真人时还要主动放低姿态才对,就是天云等人,也不过是平等论交而已。”

    齐仙云脸色微变。

    徐北游笑道:“我以前觉得所谓女子掌教不过是个笑话而已,可时至今日,局势已经到了如此险恶地步,道门掌教仍是坚持不立首徒,这就让徐某不得不生出许多探究之心,难道那个所谓女子掌教的传言是真的?”

    齐仙云猛然大喝道:“你住口!”

    徐北游抚掌道:“看来是被我猜中了,掌教真人所图之大,不仅仅是道门的千秋万代,恐怕还有一家一姓的千秋万代,看来当初之所以有人要将你置于死地,不仅仅是因为首徒之争,更多也是为了道门千秋之计。”

    齐仙云的脸上再无血色。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