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三拳出即三剑出
    徐北游没有说话,刚才出拳的右手手掌被袖口遮挡,只露出手指扣住腰间玉带。

    齐仙云来到地藏王身后,轻声问道:“地藏王,此人当真是剑宗中人?”

    地藏王沉声说道:“虽说自从剑宗覆灭之后,剑宗的诸般法门就多在世间流传,但这手绵里藏针的无生剑气,却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出来的,非是剑宗真传不可。”

    未等齐仙云说话,徐北游已是开口道:“其实到了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一法通而万法皆通,换成掌教真人来用这无生剑气,也不会差上多少。”

    地藏王眯起眼,“阁下的意思是你已经有地仙十八楼的境界?那你是后建国主完颜北月?还是剑宗宗主徐北游?”

    徐北游没有言语,抬手示意李神通去张雨萍那边。

    待到李神通小跑过去之后,徐北游才缓缓开口道:“我今日不用剑,以拳代剑,你们有三人,我便出三拳,只要你能接下我三拳,我便放你们离开此地,刚才是第一拳。”

    地藏王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十二小姐,请您退后。”

    齐仙云没有挪动脚步,反而是问道:“此人会是您的对手?您是地仙十五楼的境界,就算他是地仙十二楼的剑修武夫,也断没有越三境而战的道理。”

    地藏王摇头道:“十二小姐,难道你还觉得此人仅仅是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他既然敢如此放话,想来本身境界再低也不会低过老朽,不过这还是最好的情况,如果他是……”

    齐仙云震惊道:“难道他还是地仙十六楼的境界?剑宗之中除了徐北游和张雪瑶之外,公孙仲谋、上官青虹俱已身死,又从哪里冒出这么一号人物?”

    地藏王眼神晦暗,“如果是最坏的情况,恐怕就是那位亲临了。”

    然后老人向前一步踏出,起手摆出一个防御守势。

    齐仙云终于是向后退了一步,因为她对眼前之人的身份已经隐隐有所猜测。

    》最新章s;节wl上√0:b

    不过她也仅仅只是退出一步而已。

    老人皱了皱眉头,以神念直接传音道:“十二小姐,如果真是那人亲临此地,老朽挡不住他,只能尽力拖延,算是尽人事听天命,你在老夫尽力拖延的时候,一定要尽快离开此地,返回江陵将此事禀报夫人,请她老人家定夺,毕竟江陵距离此地只有区区……”

    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徐北游忽然出声打断了老人的神念传音,“虽说此地距离江陵府城只有区区二十里地,对于一位地仙境界修士不算什么,但对于我来说,就更不算什么,我想要杀人,没人能逃得出去。”

    老人脸色大震,然后骤然苍白,喃喃道:“真的是你。”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将右手从宽大袍袖中伸出,握成拳头。

    这是他的第二拳,既是一剑,也是一拳,所以既有剑意,也有拳意。

    剑意不必多说,自萧慎身死之后,他和冰尘便是天底下唯二的剑仙人物,哪怕是提笔写字仍有剑意相随。至于拳意,以他跟大齐萧氏的渊源,会一些萧家拳意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说来也是好笑,这一拳并非是跟随老泰山萧玄所学,而是学自小姨子萧元婴。

    尤其是萧元婴在大雪中练拳的景象,让徐北游记忆尤深。

    晃膀撞天倒,跺地震九州。

    只见徐北游一拳掠出,如长虹狠狠撞在老人交错于胸前的双臂上。

    先是老人的右臂上出现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拳印,颓然垂落。

    紧接着是老人的左臂爆开一个血洞,贯穿了皮膜、筋肉、臂骨。

    最后老人的胸膛上爆开一团血雾,胸口处血肉模糊。

    地藏王低头看了眼胸口,神色还算平静。

    在他身后的齐仙云欲言又止。

    老人缓缓开口道:“能一拳连破老朽的三重体魄,放眼天下之间屈指可数,而且这一拳,既得了萧家拳意的真髓,又有剑宗剑道的真意,恐怕天下之间再也找不出第二人选。”

    徐北游平淡道:“还有最后一拳。”

    老人感慨道:“前两拳都是拳意剑意各半,这最后一拳,恐怕就是徒有拳形而无拳意了吧。”

    徐北游没有说话。

    仍旧是右手,握成拳头。

    果真如老人所言,这一拳再无萧家拳意的痕迹,唯有浩荡剑气外泄而出,在这方小千世界中流转不休,如正午时分的奔流长河,波光粼粼。

    地藏王是道门中成名已久的高手,如果说掌教真人秋叶和黑衣掌教尘叶是道门的面子,那么地藏王这些人就是道门的里子,地藏王曾经名列道门十位大真人之列,虽然仅仅是敬陪末座,但也可见老人的不凡之处,尤为擅长近身肉搏,以体魄坚固着称于世,传闻说他曾经向佛门方丈秋月禅师请教过淬炼体魄之道,悟出了佛门金身的五分真意,之后与道门的无垢之身两相结合,融会贯通之后成就了更甚金刚的超凡体魄境界。

    地藏王双脚微微岔开,左手竖在胸口,如僧人竖掌行礼。

    徐北游一拳轰出,未见风雷之势,只是轻描淡写。

    可是那条剑气长河也随之而动。

    如银河之水天上而来,轰然撞在地藏王的身上,无数剑气如雾气一般升腾开来。

    地藏王浑身颤抖,无数细密血丝从周身各处渗出,染红身上衣衫。

    既然注定走不掉,那就寄希望于徐北游会遵守自己的承诺,只要他能扛下三拳,徐北游便会放他们三人离开。

    不得不说,地藏王很是果决,也有不惜壮士断腕的狠辣,可是徐北游既然已经出手,那就不会手下留情,这一拳,他势要斩杀这位镇魔殿第三大执事。

    浩荡剑气好似无穷无尽,虽然前半段撞击在地藏王的身上,炸成无数“水雾”,但后半段仍是不见尽头,前赴后继而不绝。

    地藏王的姿势始终未曾变化,但是整个人的身形却难以做到岿然不动,不停向后退去,及至后来,甚至开始晃荡不停,剧烈颤抖。

    这条剑气长河其实是由无数细小驳杂剑气组成,一起奔涌而出,如江河泥沙俱下,有至刚至阳的四九白金剑气,也有至阴至柔的无生剑气,地藏王以金刚体魄挡下了至刚的四九白金剑气,却挡不住阴柔入骨的无生剑气,被丝丝缕缕的牛毛剑气沿着肌肤纹理渗入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这道好似无穷无尽的剑气长河终于到了尽头,渐渐枯竭。

    挡下所有剑气的地藏王已是摇摇欲坠。

    不过在这一剑的最后还有一拳。

    齐仙云不由自主得眼皮子一颤。

    这一拳是一剑。

    地藏王终于不再保持竖掌胸前的姿势,伸出左手,不退反进,迎头撞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