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拳之中藏剑意
    李神通望向在两人身后的那名老道人,问道:“那人又是谁?能跟道门双壁在一起,恐怕也不是一般人等。”

    徐北游笑了笑,“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李神通虽然年小,但却不能等同于一个寻常孩子来看待,听闻此言后立时明白,“是道门镇魔殿的第三大执事地藏王?”

    徐北游点头道:“道门镇魔殿,是为道门五殿十二阁之首,其中有三**执事和七十二执事,除去镇魔殿殿主尘叶和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冰尘,三十五位大执事分为两派,一派是以地藏王为首的阎罗一系,一派是以酆都大帝为首的鬼帝一系,这位大执事差不多可以算是镇魔殿的四号人物,的确不容小觑。”

    李神通的思维有些天马行空,问道:“地藏王不是佛门的四大菩萨吗?道门怎么用他来做自己的大执事名称?”

    徐北游耐心解释道:“不过是道门的小心思而已,过去许多年以来,道门心心念念要压过佛门一头,按照佛门的说法,地藏王乃是地狱之主,道门用地藏王做镇魔殿第三大执事的代称名号,然后又让第二大执事和第一大执事分别用了酆都大帝和太乙救苦天尊为代称名号,这两位都是道门中人,太乙救苦天尊在地藏王之上,便可引申为道门在佛门之上。”

    李神通啧啧道:“果然是小心思。”

    就在师徒两人说话间,三人已经走进客栈大院,因为徐北游此时是幻化相貌,身周又自成一方小千世界,师徒两人的对话绝不会传出分毫,所以凌云和齐仙云只是看了两人一眼之后,便径直进了客栈大堂。

    跟在后头的地藏王在师徒两人面前稍微顿足片刻,将两人略微上下打量,然后才走进了客栈。

    很快,原本喧闹无比的客栈大堂瞬间寂静,然后就是刚刚还在高谈阔论的众多食客纷纷夺门而出。

    如今湖州境内最不缺的就是道门中人,除非是身着玄黑道袍的大真人,否则都不必太过在意,恰恰今日前来的地藏王便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黑袍大真人。

    在众多食客逃散一空之后,唯独不见苍云和张雨萍出来。

    李神通面露忧虑之色,欲言又止。

    徐北游抬手虚压一下,示意他稍安勿躁。

    客栈大堂内,张雨萍一臂颓然下垂,手中之剑已经被打落在地。

    站在齐仙云身后的地藏王没有开口说话,凌云和苍云遥相对峙,同样没有说话。

    唯有为首的齐仙云冷冷开口道:“苍云,师尊待你不薄,说是再造之恩也毫不为过,你为何要勾结剑宗余孽?!”

    苍云神色复杂,没有说话,张雨萍开口讥讽道:“这话换成谁说都行,唯独你齐仙子不行,天下之间谁人不知道门掌教最是宠爱于你,甚至传出了女子掌教的传言,齐仙子,你这话可是站着不腰疼。”

    齐仙云面无表情,“就算如此,师尊也从未苛待你半分,无论如何,你总要给出一个交代才是。”

    苍云正要开口说话,不过被张雨萍用眼神制止。

    齐仙云继续说道:“就算你做不成道门掌教,一个殿阁之主的尊位总是没有问题,为何要去剑宗寄人篱下?从来都是剑宗中人归顺我道门,可从未有过道门中人叛逃剑宗之事。”

    苍云轻叹一声,说道:“我本就是剑宗中人。”

    齐仙云微微一怔,然后立时明白了前因后果。

    凌云眼神复杂地望了这位十师兄一眼,在他的印象中,这位十师兄一直都是沉默寡言,平素甚少与人来往,也不参与宗内各种争斗,在诸多师兄弟中,算是让他能够心生好感的一位,先前镇魔殿说他与剑宗勾结,他还以为是上头三位师兄的污蔑手段,可万万没想到,十师兄竟然是剑宗安插在道门的暗子。

    齐仙云冷冷道:“既然你本就是剑宗中人,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苍云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原本站在齐仙云身后的地藏王猛然向前踏出一步。

    也就在此时,屋外的徐北游带着李神通重新回到屋内。

    地藏王在踏进客栈大堂之前曾经在徐北游面前驻足片刻,因为他隐隐感觉到此人有不凡之处,不过却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此人最多就是初入地仙境界,在众多散修之中还算个人物,放在道门之中,真不算什么。

    不过在此人踏足客栈大堂的那一刻起,他便没了这个想法。

    因为他感觉到有一方小千世界在不断扩大,转瞬之间已经笼罩了整个客栈。

    这份修为,最起码也是地仙十二楼以上的境界。

    地藏王是在场之中境界最高之人,在他清晰感受到小千世界的存在之后,齐仙云和凌云两人也陆续察觉。

    两人面露惊骇之色,正要开口说话,地藏王已经抬起手掌,示意两人不要惊惶。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面显嗔怒之色,张嘴而不闻声。

    声若风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机波纹扩散开来。

    只是这层波纹仅仅是扩散开数丈距离,还未来到李神通的面前,就已经烟消云散。

    地藏王的脸色越发凝重,不过却是不退反进,身形向前急掠。

    世上少有人知晓,道门镇魔殿第三大执事地藏王并不擅长诸般道门术法,反而是更为擅长与人近战,丝毫不逊于同境武夫,单以体魄而论,甚至还犹有甚之。

    这也是他为何被人赞誉为“安忍不动如大地”的缘故。

    不过下一刻,他便被一拳击退,身形不得不倒退回原地。

    一拳,仅仅只是一拳而已。

    到了徐北游如今的境界,身体发肤皆可为剑,以拳代剑自然也是如此。

    徐北游甩了甩手,平淡道:“好一个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

    地藏王的神色凝重到了极点,沉声道:“老夫倒是不知,剑宗何时出了你这样一位人物,你这一拳看似是萧家拳意,但是老夫能够感受出来,其中有剑意暗藏,杀人无形。”

    地藏王举起自己的手掌,只见他的掌心上多了一道贯穿伤口,就像被人一剑穿掌而过。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