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唯有幼麒不年幼
    苍云沉默许久,伸手端住海碗的碗沿,却没有把碗端起来。

    他吃了张雨萍要的米饭,意思是他无意叛出剑宗,仍旧认为自己算是剑宗中人。徐北游同样也认可了这一点,然后徐北游又问他喝不喝这碗酒,意思是在问苍云,是否认可他徐北游这个新任剑宗宗主。

    不是徐北游要搞什么党同伐异,而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对抗外敌需要有一个统一的内部,当年徐北游孤身一人抵达江南时,多少剑宗中人不认可他这个少主,以至于闹出赤丙之乱,虽然今非昔比,如今已经无人再敢在明面上反对徐北游,甚至可以说徐北游的宗主之位是众望所归,但是此事事关重大,苍云的态度至关重要,徐北游亲自来见他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诚意,现在他要苍云回应自己的诚意,接受或者不接受。

    苍云迟迟没有喝下这碗酒,徐北游也未曾催促。

    态度不是催出来的。

    平心而论,苍云不想跟这个如彗星一般崛起的新任剑宗宗主有什么交集,因为他的身上笼罩着太多外在加诸于其身上的光晕,而光晕多了就难免晃眼,晃眼则看不清他到底是什么人。

    云遮雾绕。

    这就是苍云对于徐北游的直观印象。

    试问,一个心思简单之人如何能做大齐公主的帝婿?如何能做朝廷的小阁老?又如何能做剑宗的第十五代宗主?

    也许那位公主殿下,也许那位韩阁老,能够剥开他身上的重重光环,看清楚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苍云自问不能。

    再试问,一个他根本不清楚的人,他就去全心投靠?甚至是纳头就拜?正所谓君择臣,臣亦择君,找死也不是这个找死法。

    苍云沉默许久之后,忽然说道:“剑宗不是哪个人的剑宗,也不应是哪个人的剑宗,当年上官仙尘独揽剑宗大权,号称一人即是半个剑宗,可最后却是他一人身死,剑宗便分离崩析。”

    徐北游没有说话,张雨萍加重了语气开口道,“苍云,你直呼祖师姓名而不加敬语,恐怕是不妥吧。”

    苍云没有直接回复,仍是望着徐北游,缓缓道:“我曾听人说起过,徐宗主要做第二个上官宗主,不知是真是假。”

    徐北游笑道:“上官祖师乃是举世无敌的大剑仙,近五百年来的剑道第一人,你说我要做第二个上官祖师,委实是太过抬举我了。”

    苍云轻声道:“是不能而不是不想?”

    徐北游答非所问道:“太平盛世与乱世大不相同,盛世可以有许多个声音,因为可以容得下,就算各种声音多一点,也不会闹出大乱子,但是乱世却万万不能,就好比是领兵打仗,我想要正面决战,你想固守待援,他又觉得可以夜袭劫营,一人一个主意,到底听谁的?”

    苍云没有说话。

    徐北游轻声道:“不妨与你说实话,我本不想亲自来湖州,我也从不认为这些小手段就能将道门如何,只是师母如此吩咐了,我便遵从她老人家的意思,来见一见你这位师兄。”

    苍云自嘲道:“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

    徐北游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淡然道:“不过真正见到你之后,我反而是觉得此行不虚,如果你什么也不说就喝下这碗酒,我必然要心生疑虑,既然你没有,那就说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苍云反问道:“如果我今天不喝这碗酒,徐宗主会不会直接将我斩杀于此?”

    徐北游直截了当道:“不会,我能来湖州,本身就代表着剑宗的诚意,若是杀了你,那还谈什么诚意二字。”

    苍云笑道:“好气魄。”

    徐北游一笑置之。

    苍云端起酒碗问道:“徐宗主,你知道我最佩服你哪一点吗?”

    徐北游摇头道:“请赐教。”

    苍云感慨道:“我进入道门之后,最喜翻阅万卷道藏,但偶尔也会关注世间之事,毕竟我也是掌教亲传弟子之一,你的行踪经历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隐秘之事。起先时候,我没觉得如何,传回的消息都是老宗主如何,从中都到碧游岛,你更像是一个看客,直到你孤身一人前往江南,让我很受震动,那时候韩瑄重归庙堂已成定局,你没跟着他去帝都做次辅的公子,而是硬顶着镇魔殿的威胁执意去江都,设身处地而言,换成我在你当时的位置,是万万做不到的,也就顺水推舟地跟着韩瑄去帝都,所以我很佩服你。”

    徐北游轻声道:“既然你提到了家父,那我也不妨多说一句,家父不曾教我读书,但却教给我许多道理,他说做事之前先做人,做人要有所执,我当时并不明白这个‘执’字到底是什么,后来我觉得是应该扛起的东西。”

    苍云喃喃自语,含糊不清。

    徐北游对张雨萍使了个眼色,然后带着李神通起身离开客栈大堂。

    李神通本还有所疑惑,结果很快就看到一男一女来到客栈大院的门外。

    男子英俊,女子美貌,珠联璧合,天偶佳成。

    李神通不得不在心底感叹一句,真他娘的般配。

    徐北游驻足不前,略有感慨。

    这两人算是他的熟人,也是敌人,他很敬佩这对男女中的男子,认为他能真正配得上道门真人中的“真”字,至于女子,曾经与徐北游并列齐名,徐北游被称作幼麒,女子被称作潜龙,不过眼下“幼麒”二字已是时过境迁,早已无人再以此称呼徐北游,反而是有了一个“潜龙未出水,雏凤不抖翅,卧虎仍酣眠,唯有麒麟不年幼”的说法。

    不多时后,在两名男女之后又有一位老道人出现,头发稀疏,露出很大的额头,只剩下最后一点勉强能在头顶抓起一个小小的发髻,瞧着凄凉无比,不过脸上却总是一团喜气和气,让人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意。

    徐北游轻声道:“来人是凌云和齐仙云。”

    跟在徐北游身边的李神通不由吓了一跳。

    徐北游笑道:“怕什么?”

    “哪里怕了?”李神通一挺胸脯,“有师父在,就是道门掌教秋叶来了,我也不怕。”

    徐北游轻笑道:“若真是秋叶来了,该怕还是怕,这没什么丢人的,不过放眼云字辈中人,的确没什么好怕的。”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