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一行三人去湖州
    去往湖州的驿路上有驾马车一路西行,无论是拉车的马,还是马拉的车,都不甚起眼,不像是高门大户里出来的,应该是哪个小门小户。

    如今的湖州,形势如犬牙交错,江南水师近乎全军覆没之后,禹匡只能固守两襄,好在有前军左都督孙少堂兵发白帝城,使得萧瑾有所忌惮,魏国水军未能溯江而上,故而靠近蜀州的湖州半壁还在朝廷的手中,不过如此一来,魏国大军已是将整个江南从中撕裂开来,一东一西一分为二,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靠海又靠江的江州已成一块孤地。

    现如今湖州境内着实有了几分乱世的味道,乱军、流民、寇匪、以及各地富绅豪强为自保而组建的团练,再加上趁机浑水摸鱼的左道修士、道门中人、甚至是死灰复燃的白莲教余孽、属于朝廷的天机阁、暗卫府,属于魏国的鬼王宫,再加上各大世家的供奉门客,委实是鱼龙混杂的乱象。

    每逢乱世,尤其是这种涉及到天下大势的乱世,不掌兵权的文官说话就不再那么好使,不说魏国那些“外来户”,只说湖州本地的三司衙门,原本居首的承宣布政使司衙门,手无半点兵权,所以战乱一起,就彻底沦为江南后军的帮闲差事,反倒是提刑按察使司这个万年第二,手中握有刑名大权,有不小的兵权,虽然比不上都指挥使司,但好歹还是维持了第二的位置,至于如今三司衙门中最为势大的,自然就是都指挥使司衙门,毕竟遭逢乱世,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也是最值钱的东西,手里握着兵权比握着多少金银都好使,只要手里有兵,别说金银,就是整个天下都能抢入囊中,当年的太祖皇帝不就是如此行事的?

    所以啊,如今的胡洲,不再是读书人说了算,而是那些平日里被读书人看不上的武夫们说了算,这年头的军伍,可不兴什么冻死不拆屋,能够不欺压百姓就已经是军纪严明,大多数军伍,无论是朝廷的还是魏国的,都有劫掠之恶习,甚至不少被打散的散兵游勇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上山做了山大王,所以如今的湖州境内很不太平,尤以魏国所在的半壁湖州为甚,现在寻常人想要从江州去江陵,除非有魏国的关系,能走水路,否则就是九死一生,就算侥幸到了,也不知要被一路的兵匪盘剥下多少层皮来。

    徐北游一行人已经进入湖州境内,期间也遇到过几次寇匪劫掠,不过下场都是暴尸荒野,对于这种趁乱发财的货色,徐北游半点慈悲恻隐之心也欠奉。

    不过待到徐北游一行人来到江陵府境内之后,形势就陡然好转,虽说还是人心惶惶,但是不再见乱兵寇匪,与徐北游上次来此地时的光景,差不太多。

    如今的江陵,地位大不相同,不仅仅是江南各大世家汇聚于此地,还有魏国的诸多高官和道门的真人也来到此地,再加上许多逃避战乱的大户富绅一股脑地套入江陵城内,使其大有东南繁华第一镇的架势,徐北游要见的苍云此事就在江陵城中。

    江都一战之后,徐北游只是略微调养伤势,便离开江都秘密前往湖州,如果不出意外,他以后再也没有这般“闲情逸致”,所以这次湖州之行,他还将李神通带在了身边,也算是效仿当年他跟随师父游历西北之事。

    x%看|/正2版t章n节9上6

    说起来徐北游这些年的确是没什么精力来教导这位入室弟子,大多数时候都是交由吴虞管教,这也让徐北游颇有愧疚,这次就算是略作弥补。李神通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很是雀跃,在他看来,师父如今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能有天下第二第三,小小一个湖州,谁能阻挡师父?这次湖州之行自然是高枕无忧。

    一行人在距离江陵府还有二十里的一处客栈驻足落脚,不同于城内的客栈,这座城外的客栈砌了个极大的院子,大概有半亩大小,足以停放十几驾马车而丝毫不显拥挤,马厩也比寻常客栈大出不少,此时马厩中已经入住的“住户”着实不少,既有千金难得的名马,也有骨瘦如柴的劣马,正如此时客栈中的客人,身份高低各有不同。

    在院中停好马车之后,三人步入二层客栈的一楼大堂。

    此时徐北游与平日里的形象不太相同,白发变为黑发,仅仅是两鬓斑白,面容也变得更为沧桑一些,不像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像是不惑之年的男子,如此一来,他和李神通站在一起就更像是父子二人,再加上负责与苍云联络的张雨萍,三人倒像是一家三口。

    三人极为低调地占了一张位于角落的桌子,要了些饭食,虽然不算粗劣,但也谈不上精致,李神通自小锦衣玉食,自然看不上眼,用筷子扒拉着几个米粒,迟迟不肯入口,反倒是徐北游和张雨萍都是从苦日子里熬过来的,没什么忌讳,细嚼慢咽。

    在外人看来,这一幕充其量就是个闹脾气的孩子不肯吃饭,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当下客栈大堂很是热闹,许多人在用饭时难免饮酒,饮酒之后自然是高谈阔论,正值如今风起云涌之时,谈资自是极多,不过总得来说,大致集中在三件事上,一件是魏王何时能拿下湖州,一件是两襄城内的禹匡都督还能坚守多久,再一件则是那位新任剑宗宗主接下来会如何行事。江都一战的消息流传极快,毕竟江都乃是天下第一等繁华之地,又是那般地动山摇的光景,自然早已闹得天下皆知,至于胜负,更是一目了然,魏王的大军仍旧在城外而没能攻入城内,自然是那位剑宗宗主胜了。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第一件事和第二件事是一件事,而且还是家国大事,对于众多江湖草莽而言,湖州失守与否,只要不把自己殃及进去,也就那么回事了,无非是从这个姓萧的手中转到另外一个姓萧的手中,是成是败都还是萧家人坐天下,左右都是萧家自己人的事情,与他们这些外人有什么干系,哪里比得上神仙打架带劲。

    据说这场神仙打架可是不同以往,不仅是镇魔殿殿主和玄教教主联手对敌,到了最后,就连道门掌教的夫人都亲自下阵,这才从那位剑宗宗主的手中救下了黑衣掌教。

    要不然啊,堂堂黑衣掌教可就凶多吉少了。

    再说这剑宗宗主,就是大名鼎鼎的徐公子,别觉得剑宗宗主的名头就比镇魔殿殿主和玄教教主小了,往前推一甲子的光阴,那可是能与道门掌教平起平坐的大人物。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