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一剑断桥再破镜
    徐北游一步向前,手中诛仙递出,便要将这位驾御金桥而来的掌教夫人斩杀与此。

    如今徐北游的一剑,不同以往,任何人都不敢有半分轻视小觑。

    慕容萱收敛脸上的所有笑意,伸出双手,在胸前结成一个玄妙手印,阴阳二气自生,相互交融。

    慕容萱双手分开,左手握有一道凭空生出的白色至阳气息,右手上有一道玄黑色的至阴气息盘旋环绕,两股气息随着慕容双手结成道印而连为一体,成就一座桥梁。

    慕容萱的脸上有些许冷意,在徐北游手中诛仙临身之际,双袖往上一抬:“阴阳不二,以一而待,统领万物,运化万千,太极金桥。”

    慕容萱脚下原本不见首尾的金桥终于显露全貌,足有数十里长之长,如一道壮阔虹桥横于天地之间。

    慕容萱立于金桥之上,俯瞰桥下的徐北游,就如同岸上垂钓之人观水中之鱼。

    金桥巍峨,任凭游鱼如何挣扎,也无法跃上桥来。

    徐北游一剑无功,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他喉间酝酿出一口浩大剑气。

    立在金桥上的慕容萱嘴角翘起,抬起手臂,右手食指向前轻轻一指,“去。”

    金桥轰然而动,飞至徐北游头顶,一瞬间所有的天地元气尽数凝滞不动,使得徐北游胸中一剑迟迟不得出鞘半分。

    道门传承数千年,其中有万千法门,就连历代道门掌教真人也不敢言称万法皆通,慕容萱身为道门的掌教夫人,自然也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玄奇手段。

    金桥轰然下压,如同一座无形之山压在徐北游的身上。

    徐北游背脊仿佛弯了几分,整个后背剧烈颤抖,甚至筋骨皮膜也在咔嚓作响。

    不过几乎就在金桥下落的同时,天幕上骤然出现无数星星点点,如深夜寒星,继而这些寒星越来越大。

    慕容萱先是一愣,然后微微色变道:“剑三十三?”

    l^最c新章t节”上

    下一刻,一场剑雨从天而落。

    一场由纯粹剑气化成的浩大的剑雨。

    原本被太极金桥定住的天地元气骤然暴动起来,仿佛遭逢雨季而洪水上涨,要将这座金桥彻底吞没。

    太极金桥颤抖不止。

    被金桥镇压的徐北游趁此时机,果断向上出剑。

    天下第一利器诛仙直接将太极金桥从中一分为二。

    慕容萱从金桥上飞身而起,脸上带着几分阴晴不定,似乎没想到徐北游竟然能一剑破去太极金桥。

    也就在此时,一直在恢复积蓄气机的尘叶向前一步,以手中玄幡斩出一道剑气直逼徐北游。

    就算尘叶赖以为根本的雷池大阵被破,其本身还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大修士,出手之间不容小觑,哪怕是对于寻常的地仙境界修士而言,这位黑衣掌教依旧是修为高绝,难以望其项背。

    尘叶这一玄幡所斩出的剑气,如同裹挟风雷,声势大振。

    不过也就仅仅如此而已了,对于现在的徐北游而言,没了雷池大阵的尘叶,根本不足为惧。

    徐北游轻描淡写地一剑打散这道剑气,一剑剑十六。

    只见两道剑气首尾相接,围着尘叶盘旋环绕,周围出现一道道剑状符篆,密密麻麻。前半剑为剑印,后半剑为剑符,两者合一,即是剑十六,此乃符印封镇一剑。

    尘叶瞬间只觉得体内的磅礴气机被强行镇压,如同大江大河被一道大坝强行拦住,而且还不止一道,是四面八方皆有大坝,硬生生地使活水变为死水。

    既然是一潭死水,自然无法再谈什么一气流转八百里。

    尘叶闷哼一声,脸色骤然苍白,拼着自身气海脉络受创也要破开这一剑,竭力使自身气机重新恢复流转。

    尘叶很是果断,甚至不缺乏壮士断臂的决心,可徐北游却不打算给他这个时间。

    剑十六后又是剑十七。

    顿时剑气弥漫,方圆百丈皆剑气,以尘叶立足处为圆心,无数剑气流转,如大江环城,构成一座逃无可逃的剑气牢笼,将其困于其中。

    内有剑三十六镇压,外有剑十七围困,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剑十七之后是剑十八。

    只见八百剑气凭空生出,蜂拥激射尘叶,道道剑气杀意凛然。

    虚立于半空中的慕容萱脸上终于有了一抹并不掩饰的怒意,怒极反笑道:“徐北游,你真当我不敢鱼死网破不成?”

    徐北游闭口不言,专心驾驭不知其数的剑气肆虐被困于剑十七中的尘叶。

    慕容萱以右手食指在左手掌心轻轻一点,沉声道:“敕令,太阴月镜。”

    无数犹如月光的银白色光芒凭空而生,尽数汇聚至慕容萱的掌心之中。

    慕容萱单手举起手掌。

    沧海生明月。

    仿佛有一轮明月自她的手中冉冉升起。

    脸色略微苍白的慕容萱望向尘叶,神情凝重,“去!”

    这轮“明月”化作一道银白玉带流泻而下,视徐北游的剑十七于无物,直接灌注到尘叶的身上,继而凝聚如镜,使尘叶变为镜中的一抹倒影,可望而不可即。

    徐北游的剑气落在镜面上,轰然作响。

    紧接着就是徐北游亲身入阵,来到月镜的另外一面,狠狠一剑斩落。

    镜面上荡漾起无数涟漪,镜子里尘叶的身形也随之扭曲。

    片刻后,涟漪归于平静,此时已经变成镜中之人的尘叶也恢复如初。

    形势诡异到了极点,徐北游的连续两剑竟是未能伤到尘叶分毫。

    徐北游轻吐出一口浊气,再次举起手中诛仙,此次他连番大战,气机损耗严重,剩余的所有精气神都汇聚在这一剑之中。

    一剑,也是剑一。

    若说这面月镜是依循天道规矩,自成一方小千世界,那么徐北游这一剑便势要穿透这方小千世界。

    镜面与诛仙相触,以诛仙剑尖落处为中心,蔓延出无数裂纹,寸寸碎裂。

    藏身在镜面之后的尘叶也随之支离破碎。

    不过就在这时,徐北游忽然有所察觉,抬头望去。

    只见慕容萱的身侧凭空出现了一道飘忽不定的身影。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尘叶的身形逐渐凝实,不过气机愈发显得飘摇不定。

    就在刚才,他为了瞒过徐北游,不惜以自身一半气机凝聚了一具分身留在原地,本尊则是通过易相换位之法逃出胜天。

    不过当下这具分身已经随着太阴月镜彻底消散。换而言之,尘叶在这次江都之行道行大损,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巅峰。

    慕容萱单手负后,望向徐北游,缓缓说道:“今日之事,我记下了,来日定当还礼。”

    话音落下,两人身形烟消云散。

    徐北游并未不见懊恼之色,只是略微遗憾道:“功亏一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