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有人立于金桥上
    完颜北月的神情中显现出一种近超然于外的冷漠。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完颜北月自困于一城,不仅仅是砥砺弥补自身修为境界,同时也对自身的根本来历有所悟,大致明白了前因后果,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他与萧瑾被并成为一南一北两大谪仙人,此语本是夸大赞誉之词,却也是歪打正着之语,实际上东海萧瑾是域外来客,后建完颜北月是天上来客,都不是人间之人。

    也正因为两人都不属于人世间,所以天道各有规矩。对于萧瑾,本该身死的萧煜应运而出,成为专事镇压萧瑾的厌胜之人,也成为甲子之前的人间主角,使得萧瑾困于东海魏国一隅多年。对于他完颜北月,则是应运生出一个慕容玄阴,成为他这次人世之行中的最大变数和障碍,也可称之为劫数。之所以如此,只因完颜北月天生有窥天之能,不似上官仙尘和萧氏祖孙三代那般逆势而行,冥冥中事事皆是顺势而为之,以天理规矩,天劫不得落,只能以人劫起祸,于是就有了慕容玄阴。

    如今萧瑾的厌胜之人萧煜已经离开人世归于天上,于是就有了萧瑾的种种谋划,而完颜北月也隐约感知到时日已到,故而不再继续在大梁城中画地为牢,早在承平二十二年的时候就在萧玄的邀请之下离开后建,并于圜丘坛之变时与慕容玄阴交手,只是当时时机未到,完颜北月有所留手,而且慕容玄阴也多有防备,故而未能与慕容玄阴彻底分出胜负,不过时至今日,情形又是不同,完颜北月只要能破去慕容玄阴这道劫数,便立时能重回天上。

    此时的完颜北月距离长生之道只剩下一步之遥,又岂是冰尘能够力敌的。

    完颜北月的手掌猛然握拳。

    仿佛有狠狠一拳落在天幕上。

    叠手拄剑的冰尘瞬间面无血色,再也不能将断贪嗔下按分毫。

    气势汹汹的剑三十四就此烟消云散。

    冰尘如何也没有想到完颜北月会以这种蛮横手段破去她专注多年的剑三十四,立在原地,茫然四顾,满脸失魂落魄。

    完颜北月沉声道:“冰尘,你还要执迷不悟?”

    冰尘猛然惊醒,开始干脆利落地向后撤退。

    完颜北月没有追击,而是转头朝北方望去,稍稍眯眼,冷笑道:“以重伤之身,你能逃多远?又能逃到哪里去?”

    此时正在飞掠之中的慕容玄阴嘴角渗出血丝,不过却不敢有丝毫放松。

    世间寥寥几人知道完颜北月的修为到底有多高,慕容玄阴就是其中之一,早在秋叶还未踏足地仙十八楼之前,完颜北月距离证道长生就只剩下一步之遥,就算因为当年一分为二而境界大损,经过这么多年的画地为牢,也已经重回巅峰。

    若是完好状态的慕容玄阴面对上完颜北月,倒是还能周旋一二,可如今慕容玄阴接连遭受重创,根本不是完颜北月的对手。

    为今之计,是尽快回到后建大白山上的青冥宫,一是疗养伤势,二是借助玄教经营数百年的青冥宫来抵挡完颜北月。

    ¤3首e发

    现在就看冰尘到底能挡住完颜北月多久。

    就在此时,慕容玄阴忽然停住身形,不得不做出一个防御拒敌的姿态。

    下一刻,只见一道身影如流华长虹而至,一拳砸向慕容玄阴。

    慕容玄阴向后倒滑出去整整百余丈,整个人直接撞碎了一座小丘。

    慕容玄阴正想要故技重施,以秘法替身挡灾脱身,不过对他了解到骨子里的完颜北月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第二拳接踵而至。

    仍是简简单单的一拳。

    慕容玄阴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被直接砸入地下十余丈。

    方圆十里的大地为之震动。

    ……

    慕容玄阴遁走之后,江都城内就只剩下尘叶一人,面对手持诛仙的徐北游,饶是修道多年的尘叶也心生无力无奈之感。

    恰恰此时,距离此地最近的冰尘不知被何人拦住,根本无法驰援,只有尘叶一人去面对徐北游。

    为何当年的公孙仲谋会说以剑宗十二剑铸就十二剑骨即是无敌剑仙?今日就是明证,同为地仙十八楼境界,尘叶不是徐北游的对手,甚至就算徐北游手中没有诛仙,也是他的赢面更大。

    尘叶不由心中泛起苦涩。

    难怪当初蓝玉当初排列天机榜时,要将他和魏禁等人单独列出,并非是高看一眼,实则是因为与榜上前五之人有着莫大差距。

    如今若是再排天机榜,眼前这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也许就能迈进前五之列了吧?

    想到这里,尘叶的心境再起涟漪。

    就在此时,徐北游起剑再出剑,势要在此地斩杀尘叶。

    剑二十三!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凝滞静止,一道凛然剑意直冲尘叶的紫府泥丸宫。

    其实以一己之力连战两位地仙十八楼修士的徐北游也不太好受,脸色苍白,气机损耗严重,不过道门中人擅长神魂出游之法,为了彻底斩草除根,徐北游不惜伤及自身神魂,强行再用剑二十三,要将尘叶的神魂彻底斩杀,以免放虎遗患。

    几乎同时,在两人头顶上方凭空生出一方金桥,来不知何处而来,去不知往何处而去,不见首尾,唯见桥身,轰然落下,强行镇压住徐北游已是强弩之末的一剑。

    桥上有一人,衣袂飘飘,恍如神仙中人。

    徐北游眯起眼望去,并不认得此人。

    不过站在城头上的秦穆绵脸色骤然阴沉,一字一句道:“慕容萱。”

    声音不大,却能清晰传入徐北游的耳中,徐北游顿时恍然,原来桥上之人就是传闻中大名鼎鼎的慕容夫人。

    慕容萱双手虚扶桥栏,微笑道:“你就是徐北游?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徐北游平静道:“久仰慕容夫人大名,闻名不如见面,没想到一直谋于幕后的慕容夫人竟还是道法通玄之人。”

    慕容萱笑眯眯打趣道:“当年我们四人排名,并非以相貌家世排名,而是以各自修为境界排名,故而林银屏位列第四,张雪瑶第三,秦穆绵第二,慕容萱不才,位居榜首,如今就连昔日的张雪瑶都能用出剑三十六,我这位榜首之人也不该差太多才是。”

    徐北游握紧手中诛仙,缓缓道:“道门果然藏龙卧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