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有人可只手擎天
    完颜北月与慕容玄阴可谓是一体两面,慕容玄阴至阴,完颜北月至阳,不同于慕容玄阴的阴柔嗓音,完颜北月嗓音雄浑醇厚,更符合一国之主该有的气度,平淡开口道:“按照辈分来算,你是前辈,在你面前自称老夫着实有些不妥,只是多年习惯使然,还望见谅。我此番离开后建远赴江南,无意相帮大齐朝廷,也无意与道门为难,只是为了一人而已。想必你也曾听说过,慕容玄阴与我本为一体,缘于多年前的一次意外,他这个身外化身从我本尊身上脱离出去,致使我多年修为始终不得圆满,所以我这次是为慕容玄阴而来,还望你不要阻拦。”

    冰尘没有说话。

    完颜北月平静道:“你之生平,我素有所知,早年时与大齐的武祖皇帝萧烈有过一番情感纠缠,后因萧烈早有家世而分道扬镳,你因此而生恨。青尘叛出道门之后,你在天尘的扶持下升座为天枢峰峰主,后你因萧烈之恨与青尘联手发动太清宫之变,意图置萧煜于死地,事败后被天尘废黜天枢峰峰主之位,并被镇压入镇魔井中,在此期间被萧慎传授剑宗剑道,最终破后而立,得以成为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你能有今日十八楼剑仙的蔚然气象,殊为不易。”

    冰尘笑了笑,“你是谪仙大材,一路走来顺风顺水,想来是不会知道我们这些几起几落才勉强走到十八楼境界之人的诸多辛酸苦辣。”

    完颜北月轻轻感慨道:少年经不得顺境,中年经不得闲境,晚年经不得逆境。我少年时走得太顺,中年又太闲,以至于如今迟迟走不出逆境。所以说,少年人要心忙,忙则摄浮气,老年人要心闲,闲则乐余年。你是我的前辈,年纪更长于我,又何苦走青尘、明尘、萧慎、钟离安宁等人的老路呢?”

    冰尘摇头道:“不一样。”

    完颜北月笑了笑,“我这些年来坐镇后建并自困于大梁城中,比之道门的掌教真人还要清静无为,从不曾与人故意为难,所以今日也不想与你为难,至于我先前出手拦你,是因为事关城内的慕容玄阴,不得不出手,还望见谅一二。”

    冰尘忽然说道:“我有一剑。”

    完颜北月微微一怔,没想到冰尘竟是打定主意要出一剑,继而大笑道:“我从不故意与人为难,也从不强人所难,之所以与你多言几句,多半还是怕此行再生变故,不过既然你执意要出剑,那也无妨,毕竟让你一剑不出就退走,有碍于剑心,如此也好,我正好见识下大名鼎鼎的剑三十六,再加上道门的紫薇法剑,到底是如何的气象。”

    冰尘的满头白发无风自动,露出整张脸庞,如她这个人一般,素白如雪,又仿佛带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灰,一字一句道:“剑宗三十六,我止步于剑三十四,方才张雪瑶用剑三十四对阵慕容玄阴,那我也用剑三十四对阵你完颜北月。”

    正gi版8c首发

    完颜北月笑道:“当年青尘曾言,多年之后会有一位女子剑仙立于世间,我本以为会是张雪瑶,却没想到是你,今日我便领教下你这位女子剑仙的剑三十四。”

    话音落下,冰尘交叠的双手猛然下按数寸。

    一瞬之间,风起云涌。

    与先前城内的景象如出一辙。

    身材高大的老人脸色依旧风轻云淡,但眼神中却是透出几分凝重,比起先前张雪瑶勉力为之的剑三十四,冰尘的剑三十四更显驾轻就熟,也更显举重若轻。这一剑在剑三十六中仅次于开天和辟地两剑,可不是小打小闹,而是足以让他郑重以待的大意味一剑。

    天幕轰然下垂。

    以天为剑。

    一如当年冰尘面对首次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徐北游,甚至更甚于那次,因为如今的冰尘手中还多了紫薇法剑,不过完颜北月也不是当初的徐北游,那时候的徐北游因为手中诛仙而强行跻身于地仙十八楼境界,缺陷不足极多,远不能与此时的天下第二人完颜北月相提并论。

    只见完颜北月岿然不动,从他体内奔涌出一股浩大气机,如同昆仑山崩,似大雪入江,其势之大,更甚于当年张召奴,甚至可以说,以气机浩大而着称的张召奴与完颜北月相比,当真是萤火与皓月争辉。

    剑三十四缓缓下压,完颜北月没有挪动脚步半分,外泄而出的浩大气机冲霄而起,非但没有被剑势所压,反而有反客为主的迹象,以至于像是呈现出一道接天连地的恢宏龙卷,远远望去,又像是支撑起天地之重的通天巨柱。

    仅仅是凭借外泄气机便与剑三十四分庭抗礼的完颜北月平静道:“有点意思,不过还差点意思。”

    冰尘脸色变得异常凝重,她万万没想到完颜北月的修为竟是如此高绝,同样是地仙十八楼境界,完颜北月和徐北游明显要比慕容玄阴和尘叶等人高出一筹不止,而完颜北月又比徐北游高出一筹,同等境界交手,徐北游之所以能够所向披靡,离不开诛仙的缘故,可完颜北月却是赤手空拳,足可见其修为之骇人。

    此时此刻,哪怕冰尘是战力绝伦的剑修,哪怕她手中还有紫薇法剑,也仅仅是与完颜北月平分秋色而已。

    不得不说,完颜北月的天下第二人之名当之无愧。

    完颜北月平淡道:“十八楼境界也有高低之分,我在大梁城中画地为牢几十年,不是没有道理的,更不是无用之功,如今就算我对上道门秋叶,不敢言之必胜,但却有一战之力。”

    冰尘深呼吸一口气,双手再度下按数分。

    天空上云卷云舒,继而猛然下坠,气机龙卷在其压迫之下开始不断缩短,若是此时有人抬头望去,便会感觉原本高渺之天空仿佛触手可及,宛如登临绝顶,让人有手可摘星辰之感。

    完颜北月轻声道:“我本是天上仙人,贬谪下界受罚,故曰谪仙人。既是天上人,又何惧天陷之。”

    完颜北月轻描淡写地向上伸出一手。

    刹那之间,天空中的所有云彩瞬间粉碎,天空上出现一个蔚为壮观的巨大掌印。

    掌印之大,足有几十亩方圆,仿佛有一尊顶天立地的巨大天神伸手撑住了不断下落的天空。

    无论冰尘如何催动,剑三十四再难往下下落分毫。

    只手擎天。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