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剑破雷池大阵
    面对这一剑,尘叶重重叹息一声。

    眼下局面,慕容玄阴八成是指望不上了,可他尘叶不能坐以待毙,手中玄幡一动,二十八颗雷珠重新凝聚,化作雷池大阵,将整个瓮城笼罩其中。

    不过徐北游对此视若无睹。

    当年上官仙尘几近无敌于世时曾两次出世,分别说过两句话。

    “三尺青锋在手,独步天下。”

    “恃三尺青锋,自当横行天下。”

    徐北游手中诛仙一点,淡然道:“去。”

    没有剑气,只有横贯天地之间的剑意。

    这一刻,仅仅只有剑意。

    风住云静,不见尘嚣,不见落雪。

    /看$正版*3章?y节。上(#。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仿佛世间唯一存在的便是这一剑。

    也仅仅是这一剑。

    剑二十三!

    比之袖里乾坤和掌中佛国等须弥芥子神通,剑二十三更为玄妙,若说袖里乾坤等神通就像横三世佛,只有东、中、西之分,那么剑三十三就是竖三世佛,过去、现在、未来。

    完整意义上的剑二十三一剑,已经是近乎于超出人间的浩然伟力。

    剑二十三毫无阻碍的穿过那方森森雷池,好似只是一道虚影,视漫天雷光于无物,轻而易举地来到尘叶面前。

    当年号称九转金身大成不输佛陀的摩轮寺寺主就是死于这一剑之下,因为这一剑不斩体魄,直杀神魂。

    直面这一记剑二十三的尘叶顿时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好似不管上天还是入地,都躲不过这一剑去。

    尘叶脸色愈发凝重,狠狠咬断半截舌尖,喷出一口真阳涎,顿时有雷音响彻天地。

    平地起惊雷之后,轰隆隆雷声连绵不绝。

    剑二十三之的虚影在雷音之下开始微微扭曲,尘叶趁机清啸一声,七窍渗出血丝。

    雷池翻滚,无数电光白蛇以有形之实质激射在无形之剑二十三上。

    剑二十三刹那悬停。

    没有半分响声,天地元气如狂风骇浪般骤起波澜。

    尘叶借此强行摆脱开剑二十三的封锁。

    与此同时他又连连口吐道门的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在!阵!列!前!”

    似虚似幻的诛仙剑上骤然亮起一道璀璨到了极致的光芒,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

    白光之后,周围的一切仿佛重新活了过来。

    城墙上又有烟尘簌簌落下,大风呼啸声起,云卷云舒。

    剑二十三连同九字真言一同化为虚无。

    为了挡下这一剑,尘叶可谓是手段尽出。

    这还是仅仅只是徐北游的一剑而已。

    尘叶环顾四周,再挥手中玄幡。

    但凡地仙境界的修士,都有各自的压箱底手段,像张雪瑶这次所藏的剑三十四,尘叶当然也不例外,他的一身根本修为还是在于雷池大阵上,其中自有诸多变化之道,此时还不至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管怎么说,他都算是徐北游的前辈,如今被徐北游逼到如此境地,等于是直接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身为黑衣掌教的尘叶又如何能轻易咽下这口气。

    随着尘叶一挥玄幡,雷池中有雷霆声连绵响起。

    雷声过后,原本有人头大小的紫色雷珠开始散落为无数眼珠子大小的雷珠,原本二十八颗雷珠化作整整三百六十颗雷珠,雷池大阵也随之变为一座由三百六十颗雷珠凝聚而成的浩荡雷池!

    尘叶作为镇魔殿殿主,习惯了靠着境界法宝碾压对手,踏足十八楼境界之后就更是如此,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同境之争从未胜过,面对强行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孙世吾,他点到即止,因为他觉得这是魏王萧瑾的事情,面对地仙十七楼境界的武夫赵青,他处处防守,因为君岛之战的关键不在于他和赵青,而是在于秋叶和萧玄,唯有此次面对上徐北游,他不能再置身事外。

    徐北游脸色淡然,好整以暇。

    如果尘叶就此退走,徐北游没有太大把握能够将他留下,毕竟都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修士,拼命搏命手段未必有多少,但保命的手段必然不少,一心想逃的话,徐北游就算能追上,却也要耗费不少气力时间。如今徐北游的重心在于江都,不能离开江都太长时间,可只要尘叶托大,要与徐北游在正面分出一次胜负,徐北游不介意硬闯雷池大阵,然后给这位黑衣掌教留下一个难忘的回忆。

    尘叶手掌翻覆。

    三百六十颗雷珠随之翻覆,整个雷池也随之翻覆。

    身处雷池内的徐北游自然也天翻地覆。

    紧接着一颗颗雷珠连接成串,就像一串僧人常用的数珠,死死环绕住徐北游。

    尘叶对于旁人,从未用过此等手段,这也在情理之中,此举是两败俱伤的手段,初衷就在于应对剑修或是武夫的越境而战,凭借自身更为雄厚的修为来耗死对方。他和徐北游的境界孰高孰低尚不好说,可只要能将徐北游从十八楼境界打落,不复剑仙圆满境界,再让慕容玄阴出手,哪怕是重伤在身的慕容玄阴,也足以应付。

    不过就在此等危难时刻,徐北游仍是胆大包天地主动进攻。

    他一手唤出剑宗十二剑,化作十二道剑柱结成剑阵,硬生生地撑住这串雷珠,不让其落下分毫,同时他又伸出一指朝尘叶遥遥一点。

    剑光一闪而逝。

    剑二十五。

    尘叶被一剑穿心而过。

    这一剑来得毫无征兆,尘叶直到被一剑穿心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剑为何能刺中自己。

    徐北游一剑便将尘叶生生“钉”死,动弹不得。

    这一刻,寂然无声。

    尘叶低头看了眼胸口上的诛仙,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徐北游再一挥手,诛仙后撤,重新回到他的手中。

    一剑斩落。

    先闻连绵雷声不绝于耳,再见一道冲天剑罡以一线之势撕裂了雷池。

    轻描淡写之间破去雷池大阵。

    没了雷池大阵的禁锢,十二道剑气冲霄而起,接天连地。

    二十八颗借助天雷之精铸就的雷珠,可以说颗颗都是价值连城,为此道门补天阙没少花费人力物力,这次被徐北游一剑毁去大半。

    没了最大依仗的尘叶已无再战之力。

    尘叶艰难转头望去,城外骤然风起云涌,有一股浩大剑意开始节节攀升。

    是冰尘出手了,不过却不是针对城内之人,而是另有敌手。

    江都城外,一位华服老者站在冰尘的面前。

    使她如临大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