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以一敌二又如何
    徐北游之所以未曾出剑,说起来还是拜慕容玄阴所赐。承平二十二年的时候,慕容玄阴在长乐亭出手偷袭张召奴,竟是让张召奴没有半分察觉。

    这一幕让徐北游至今难忘。

    因为长乐亭是张召奴临时选定的见面地点,绝不可能有人提前在此埋伏,也就是说慕容玄阴在张召奴的眼皮子底下设伏,不管这件事如何荒诞,事实就是如此。

    正因为如此,徐北游在杀掉钟离安宁之后,就刻意收敛气机,隐匿行迹,从道门的视线中彻底消失,临至江都城外,他仍旧选择不出剑,让慕容玄阴无法在第一时间察觉。

    事实上,徐北游这一剑不但让慕容玄阴难以防备,也成功让守在城外的尘叶没有丝毫察觉。

    暂时孤立无援的慕容玄阴只能咬牙催动全部气机,整个人金光熠熠,试图以不灭金身去硬扛下徐北游的一剑。

    天地之间炸起一声巨响,仿佛是天人撞天钟,使人心神震荡,耳膜欲裂。

    下一刻,慕容玄阴从空中坠落,狠狠砸向脚下城头。

    好似是彗星落于人间。

    先是城门楼轰然破碎,大半个城头毁于一旦,甚至整面城墙都在巨大声响中撕裂得满目疮痍,紧接着整个瓮城的地面轰然破碎,龟裂出一个巨大坑洞。

    好在张雪瑶等人已经早早将此地的甲士疏散,倒是没有造成无辜误伤。

    城头上的唐圣月和秦穆绵透过烟尘望去,只见坑底躺着一人,此时还未起身,金身破碎,气机飘摇,显然在徐北游的一剑之下受创不浅。

    徐北游落在城头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慕容玄阴,一身浩大剑气冲霄而起,与慕容玄阴高下立判,甚至让近在咫尺的唐圣月和秦穆绵都隐约感觉到几分窒息的错觉。

    徐北游此时心中一片清明,慕容玄阴没有扛下这一剑,在他的意料之中,因为他的这一剑看似只有一剑,实则是十二剑,徐北游取尽剑宗十二剑之剑气神意,剑道自得圆满,十二剑归于一剑,不可以常理论之。

    慕容玄阴的不灭金身再如何厉害,终究不是近乎防御完美的不败金身,也不是武夫极致的天人不漏之身,面对这一剑,焉能不败。

    徐北游没有多余言语,略微蓄势之后,从城头上一跃而下,身形下坠,就要再补上一剑。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有人御风而至。

    来自城外三十里外的长乐亭。

    以玄幡作剑,激射出一道剑气,撞在下坠之势的徐北游身上。

    徐北游被这道剑气撞入城墙之中,整面城墙轰然震颤,烟尘升腾之间,无数粉尘碎石簌簌落下。

    地上的慕容玄阴得以趁此时机跃出大坑,眉心处的竖眼黯淡许多,鲜血模糊了整张脸庞。

    一袭玄黑道袍的尘叶落在慕容玄阴的身旁,两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并肩而立。

    徐北游缓缓“走”出城墙,在光线明暗之中,披散下来的一头白发格外刺眼,他微微眯眼,脸色略显阴沉。

    终于得以雪中送碳的尘叶微笑道:“徐宗主,贫道尘叶有礼了。”

    徐北游扯了扯嘴角,“大真人来得可谓恰到好处,可惜就是这一剑轻了些,未能伤到徐某人。”

    尘叶一笑置之。

    徐北游望向慕容玄阴,平静说道:“慕容玄阴,不必故作如此凄惨之态,我知道刚才那一剑在没有诛仙的情形下,重伤不了你,你之所以要如此,不过是想让我心生大意,好让尘叶偷袭得手而已,可惜我不是张召奴,出手留有三分余地,尘叶的一剑还伤不到我。”

    慕容玄阴闻言之后笑着倒吸一口气,周身血迹顿时渗入肌肤不见,脸上的血迹更是倒流回七窍之中。

    眉心处的竖眼重新变得光彩熠熠。

    除了衣衫破碎,此时的慕容玄阴看上去仍是完好如初。

    慕容玄阴笑道:“徐北游,你想做以一敌二的壮举?那你未免太高估自己,我作为长辈劝你一句,现在退走还来得及,毕竟你若是一意要走,我们也留不下你,可你若不走,那就是枉费了公孙仲谋的一番苦心,也枉费了当年我从碧游岛上救你出来。”

    徐北游丝毫不惧,淡然道:“破白莲大阵,再破青鸾变,最后硬抗剑三十四,就算你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也耗费气机颇多,而我刚才的那一剑,虽然不能彻底重伤于你,但你以不灭金身恢复,又要耗费气机,不灭金身号称气机不绝则金身不灭,你如今体内的气机还足够接下我几剑?若是换成诛仙,你又能接下几剑?”

    “想必你也曾听说了,十八楼之上的秋叶自恃有玲珑塔,不顾伤势与大齐太宗文皇帝交手,结果呢?被打了个半死,险些身死,你慕容玄阴若是在巅峰之时,我自是不敌你们二人联手,不过现在你一介强弩之末之身,又怎敢出此之言?”

    徐北游解下背后的剑匣,立在身旁。

    ☆看正*版s章w\节=上)i)

    剑匣落地,响起一声闷响,剑气激荡起一圈尘土。

    徐北游再将视线转向尘叶,“至于你尘叶,我不过是地仙十七楼境界时,你都不敢拦我,反而是让冰尘拦我,如今我已是地仙十八楼,你又如何挡我?你又如何能挡我?”

    当年上官仙尘仅仅是踏足地仙十八楼,便已经是天下几无抗手,唯有十八楼之上的道门掌教紫尘能胜一筹,待到上官仙尘踏足十八楼之上之后,那便是实实在在的举世无敌,足见剑修的战力之强。

    如今徐北游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若是面对全盛时的慕容玄阴与尘叶联手,徐北游自认没有任何胜算。可面对一个受创不浅的慕容玄阴再加上一个地仙十八楼中战力偏弱的尘叶,徐北游就不觉得是如此胜负悬殊了。

    平心而论,一位十八楼的剑修和一位十八楼的道门修士,其战力差距之大,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徐北游的讥讽,尘叶没有反驳,因为事实如此,他在魏国败于地仙十七楼的孙世吾,又在君岛败于地仙十七楼的赵青,可也正如他自身所言,他本就不是争狠斗勇之人,归根结底,所求不过是长生二字。

    面对两人,徐北游一拍剑匣,一剑从剑匣中缓缓升起。

    有人说过,诛仙本身就可抵得上一位十八楼修士。

    徐北游伸手握住诛仙,身形再掠。

    人来剑来。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