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以天为剑三十四
    慕容玄阴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终于双手同出,瞬间在身边接连挥袖六次,云淡风轻,比不得唐圣月的声势浩大,反而就像一个戏子伶人的轻抖水袖。

    只是片刻过后,传来六声沉闷声响,整个小千世界为之震动。

    已经生根发芽的六个“佛国”竟是被生生推开,就像拂退桌上杂物。

    如果说这方小千世界是一张图画,那么六个佛国便是六颗固定图画的钉子,现在慕容玄阴强行扯动整副图画,不但强行带起钉子,而且图画本身也被六颗钉子撕扯的支离破碎。

    虚空不断扭曲,江都景致亦是若隐若现。

    慕容玄阴大笑一声,双手振袖,一道气机涟漪以他为中心不断扩散开来,所过之处,虚空寸寸碎裂。

    唐圣月再也无法维持小千世界,如泡沫般幻灭,虚空不见,混沌消散,又变回了江都城头的景象。

    回归现实之后,唐圣月的白莲法身已经消失不见,而那尊佛陀法相也没有幻境中那般高达百丈的巍峨,只有百尺之高,摇摇欲坠。

    重新显现出身形的唐圣月的气息开始不断衰落,脸色苍白。

    慕容玄阴正想痛下杀手,九天之上忽然响起一声凤鸣,震散云霄。

    紧接着有呼啸大风吹起,树木摇晃,席卷风雪,掀起瓦片无数。

    一片庞大阴影覆盖在慕容玄阴的身上。

    一只巨大青鸾当空俯冲而下。

    慕容玄阴对此早有预料,毕竟他上次入江都时,秦穆绵就曾以手段阻他,只是上次有张雪瑶的诛仙,这次他们还有什么手段破去自己的不灭金身?

    慕容玄阴扯了扯嘴角,双膝微曲,终于在白雪上留下两个脚印,然后整座城头轰然晃动,无数积雪坠落在城墙根。

    下一刻,慕容玄阴如同离弦之箭冲霄而起,径直迎上秦穆绵所化青鸾。

    这一切不过是瞬息之间,对于两人而言,却如同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

    慕容玄阴狠狠一袖砸在青鸾的头上,直接将她打落江都城。

    不过青鸾的双爪也在慕容玄阴的当胸留下两道深刻伤痕。

    慕容玄阴看也不看,胸前伤口中的鲜血还未渗出,整个伤口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片刻间已是恢复如初。

    慕容玄阴干脆是袒露胸膛,少了几分媚意,多了几分英气,低头望去,只见秦穆绵已经恢复真身,立于江都城头。

    秦穆绵在慕容玄阴的注视之下挽起袖口,露出皓白手腕上系着的一根刺目红绳。

    红绳上另一端系有一柄黑色长刀,刀刃隐隐透出纯粹的猩红之色。

    慕容玄阴落地之后没有急着出手,望向这位名义上的师姐,笑容满面。

    堂姐慕容萱也好,师姐秦穆绵也罢,再加上那位名义上的嫂子张雪瑶,都能攀亲带故,慕容玄阴对此都不甚在意,甚至所谓的雪耻也不被他放在心上,于他而言,谁给出的价钱更高,条件更好,他就站在谁那一边,当初他受徐北游的邀请入江都是如此,如今他再受慕容萱的邀请再入江都也是如此。

    至于师姐和嫂子,那就对不起了,谁让你们比不上堂堂道门掌教夫人那般豪富呢?

    秦穆绵沉默着握住黑玄,两只大袖剧烈飘荡,身形开始前掠。慕容玄阴却是自负到了近乎目中无人的地步,双手负后,有一太阴真剑在身前生出,单纯以气机驾驭刺出。

    黑玄与太阴真剑相撞,秦穆绵狠狠一脚后撤踩下,踏碎城头地面石板,碎石四射,强行止住退势。

    秦穆绵双手握刀,强行往下一压,逼退太阴真剑三分。

    慕容玄阴不见任何动作,又是一剑太阳真剑生出,直刺秦穆绵。

    秦穆绵手腕一拧,黑玄在身前画出一个大圆,逼退两剑,然后继续向前缓行,试图刺向慕容玄阴。

    慕容玄阴轻笑一声,终于从背后伸出一手,直接破开刀上血芒,轻描淡写地握住锋锐无匹的黑玄刀锋,手掌上爆开一朵血花,不过转瞬便恢复常态。

    这便是玄教的不灭金身,号称气机不绝,金身不灭,除非是诛仙那般无双利器,否则根本难以打破,放眼当今天下,唯有慕容玄阴将此道臻至圆满,丝毫不逊于专注于体魄一道的金刚寺六面。

    黑玄受制于慕容玄阴的五指,动弹不得,秦穆绵干脆利落地弃刀后撤。

    慕容玄阴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这位师姐这么快就技穷了?虽说江都三名女子的境界修为表面上不过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但他却知道其中玄机,三人多有藏拙,不说自己那位师姐秦穆绵和蓝玉的师妹唐圣月,就说剑宗张雪瑶,当年与公孙仲谋并称为剑宗双壁,既然公孙仲谋已经踏足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张雪瑶又会差上多少?以当年上官青虹之傲气,又为何会甘居张雪瑶之下?

    退一步来说,他上次在三名女子的手中铩羽而归,难道仅仅是一把诛仙就能解释过去的?

    不过慕容玄阴很快就眉头展开,因为城内有以磅礴剑气和浩大剑意升腾而起。

    看来这三位女子还是将宝押在了张雪瑶的身上,只是没了诛仙的张雪瑶,能否再次重伤慕容玄阴?

    慕容玄阴不觉得自己会连续两次输在同一个地方。

    下一刻,天地异象。

    整个苍穹开始缓缓下垂。

    头顶之上仿佛有一道平面整齐下压。

    几只飞鸟当空而过,没有任何意外,直接化为粉末,不留半分痕迹。

    仿佛有一把剑锋极宽极广的无双之剑正在缓缓下落,或者说整个天空在此时已经变为一剑。

    城内青锋坊剑气凌空堂中,张雪瑶双手交叠,闭目凝神,七窍不断流血。

    如今的张雪瑶已经没有诛仙,甚至跟随她多年的佩剑白虹也已经赠予徐北游,于是她便以天为剑。

    剑三十四。

    慕容玄阴随手丢掉手中的黑玄,抬头看了眼越来越低的苍穹,脸上竟是露出一抹笑意,不退反进,整个人冲天而起,立于半空中。

    他张开双手,仿佛要扛起整个苍穹。

    与此同时,一名背着剑匣的年轻人站在大江之畔,等到慕容玄阴升空之后,他迈出一步,一掠过大江,再掠去江都。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