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江都城内落小雪
    江都城下了一场小雪,雪势不大,飘飘摇摇,初始如天上撒盐,后来略微转大,如风中柳絮。

    这不是承平二十三年的第一场雪,早在盛夏时分,草原上就落下了第一场雪,不过这却是江南的第一场雪。

    江南的雪,不像西北塞外那般气势磅礴,雪大压死人,也不像江北那般久而弥坚,一夜之间千里白,江南的雪就像江南的女子,羞羞怯怯,婉约细腻,随夜而来,黎明而去。

    天光初开时,江都的城头和瓦檐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不过地面上的雪实在太过单薄,既不能没膝,也不能没脚,行人一踩而过,便化作泥水。

    江都的城头之上,此地无人来,白雪得以幸存,平铺展开如洁白布帛,让人不忍落足破坏。

    忽然之间,在这片白雪上出现一人,双足踩在白雪上却不留丝毫痕迹,大袖飘摇,青丝拂乱,如神仙中人。

    紧接着又有一人出现,浑身雪白,白裙白鞋,肌肤如雪,若不是一头青丝如瀑,似是要与周围的白雪融为一体。

    慕容玄阴望向这位老熟人,轻笑着开口问道:“你想拦我?”

    然后他自问自答道:“你拦不住我,你们三人联手也拦不住我。江都不比帝都,帝都的皇城大阵完好无损,可大楚朝廷留在江都的大阵早已被毁坏得七七八八,就算你们有意修补,又能修补多少?”

    唐圣月默不作声。

    慕容玄阴继续说道:“既然拦不住我,又何苦做无用之功,成为不自量力的笑柄呢?”

    唐圣月终于开口道:“能不能拦住,总要拦了才知道,说不定能拦住。”

    慕容玄阴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轻声道:“你一定拦不住。”

    话音落下,慕容玄阴向前踏出一步,唐圣月则是向后退出一步。

    一进一退之间,便是两方天地。

    唐圣月举起自己的右手,掌心中有一朵白莲正在缓缓绽放。

    掌中有佛国,佛国即家乡。

    这一刻,时间仿佛变得凝滞起来,周围一切如梦幻泡影,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若是有人身处局外,就会发现城头上的两人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有遍地白雪,不留半点痕迹,似乎从未有人来过。

    唐圣月和慕容玄阴一起进入到超然于世间之外的佛国小界之中。

    白莲教前身为佛门净土宗,后相继与弥勒教、白莲宗、罗教互相融合,终于形成了今日的白莲教,故而白莲教的种种手段都有佛门的影子,被人戏称为佛门第四宗。不过佛门却是将白莲教视作大逆不道的邪魔外道,因为按照白莲教的教义来说,在三世佛之上还有一位居住于真空家乡的无生老母,世间有九十六亿生灵需要渡往真空家乡,而过去佛和现在佛只度化了两亿生灵,剩下的生灵就只能等待未来佛弥勒菩萨降世,若是弥勒佛救世失败,无生老母则会将真空界直接降临人间。

    现在佛是谁?乃是开创佛门之圣,即佛祖是也,涉及佛祖以及根本教义,佛门又岂能无动于衷?故而佛门将白莲教视作附佛外道,大为抵制。

    大楚时,儒门乘势而起,最为鼎盛之时,号称七十二贤人,但兴也大楚,亡也大楚,随着王朝兴衰,气运早已经与大楚连为一体的儒门也开始由盛而衰,恰逢后建玄教兴起,后建铁骑踏破了大楚的大好河山,而儒门也不得不与玄教倾力而战,最终落得一个几乎灭门的下场。

    在后建入主中原后,便是大郑太祖皇帝依仗白莲教起家,驱除后建,不过在其立国大郑之后,又与道门和佛门联手,冷酷镇压剿杀白莲教,使得白莲教销声匿迹多年。

    直到大郑末年,白莲教才再度兴起,一如当年扶持大郑太祖皇帝起家于江都,这次他们选择了同样雄踞江南的陆谦,不过却输给了有道门倾力支持的萧煜,教主傅尘和副教主徐鸿儒相继身死之后,鼎盛一时的白莲教四分五裂,一部分由唐圣月继承,一部分被秦穆绵收入麾下,另起炉灶,成为闻香教,两者俱是归顺大齐朝廷,剩下的最后一部分或是逃亡西域,或是潜伏世间,成为被镇魔殿和暗卫府联手缉拿剿杀的逆贼。

    对于这段秘辛,世人兴许不知其详,但是作为玄教教主的慕容玄阴却是心知肚明。

    大楚末年那场波及了所有宗门的大战,佛道两教先是以道门为主击退与儒门死战后元气大伤的玄教,又以佛门为主剿杀白莲教,最后则是联手扫荡儒门“余孽”,当时不知多少闲散归隐大儒被强行带回道门佛门,彻底镇压,或是干脆成了道士和尚,而两者也凭借于此再次登临天下。

    不过连番恶战,道门与佛门也各自元气大伤,故而没能入主中原大郑朝堂,总的来说,那场大战中,儒门是蚌,玄教是鹤,白莲教是渔翁,道佛两家是将渔翁打翻在地的强盗,大郑太祖皇帝则是浑水摸鱼而最终得利的看客。

    白莲教和玄教既是仇人,也是同为天涯沦落人。

    唐圣月双手合十。

    小千世界中骤然生出无数莲花,层层叠叠,蔓延向四面八方,继而有风吹过,花蕊随风轻轻摇摆,有点点流萤生出飘散。

    此时此刻此地,倒真有几分西天佛国的意味。

    慕容玄阴视野所及,皆是白莲漫天,对其扑面而来。

    慕容玄阴神情恬淡,双手负后。

    正如钟离安宁的星罗大阵拦不住徐北游一般,慕容玄阴同样不认为唐圣月的白莲大阵能够拦住自己。

    他任由无尽白莲吞没自己,然后不退反进,向前踏出一步,在他的落足处,荡漾起一圈浩然充沛的气机涟漪,不断扩大,无尽的白莲海洋中也随之出现一个越来越大的圆形空白地带。

    落足之后,慕容玄阴又是探出右手,以两指捻住一朵还未完全消散的白色莲花,改为单手负于身后的慕容玄阴低头望去,轻轻咦了一声,两指轻轻捻动,这朵白莲竟是随之不断变大,转眼间已经有车盖大小。

    然后慕容玄阴将这朵巨大的白色莲花丢掷向唐圣月。

    这位曾经在江都折戟沉沙的玄教教主竟是自负到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地步。

    与此同时,唐圣月举起自己的右手,一轮皎洁明月,从她手心冉冉升起。

    接着一道道白虹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唐圣月身后汇聚成一尊高有百丈的白色女子身影。

    白莲教有两**相,一是弥勒法相,一是无生老母法相,以男女区分,男子多是修炼弥勒法相,女子多是修炼无生老母法相。

    唐圣月为女子之身,自然是凝就无生老母法相。

    法相现世,如车盖大小的白莲不能近身分毫。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