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苟活江南棋局
    星罗大阵被徐北游破去,钟离安宁跌落在地,受创极重,再无一战之力。

    徐北游将剑宗十二剑和诛仙一并收起,如果他此时执意要杀钟离安宁,手中有剑无剑,差别并不太大。

    钟离安宁倒也是看得开之人,拿得起更放得下,斗法时还有些神情变化,落败之后倒是彻底放下,洒然笑道:“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动手吧。”

    徐北游稍稍沉默,问道:“一死之后,百年苦功尽付虚幻,又是何苦如此?”

    钟离安宁改为盘膝坐地,平淡道:“此生难求长生,与其老死静室之中,倒不如做些有益宗门之事,也算是以报宗门之恩。”

    徐北游感慨道:“从这一点上来说,你我是同道中人。”

    钟离安宁一笑置之。

    徐北游凝视着女子的容颜,上次听说她时,刚好是剑宗联手佛门和玄教驱逐江南道门,她在最后关头从慕容玄阴的手中救下杜海潺,那时候的她看起来像花甲老妪,可今日徐北游再见她,却已经是三十岁少妇的姿容,徐北游心中隐约有些猜测,正如钟离安宁自己所言,这恐怕是大限将至的回光返照之象。

    徐北游轻声道:“剑宗千年传承,总不能断在我的手中。”

    盘膝而坐的钟离安宁略微犹豫,然后笑道:“若说我完全是为了宗门,也不尽然,若不是你剑宗毁去江南道门在江都的基业,我也不会主动与你为难,毕竟我是道门中人不假,更是江南道门中人,杜明师是我的师兄,于我有大恩,他的后人杜海潺再怎么不争气,我也不好袖手旁观。”

    徐北游恍然道:“原来如此。”

    钟离安宁轻声道:“我破例与你说些坦诚之言,就当是最后遗言,现在已经说完,还不动手?”

    徐北游缓缓说道:“曾经有人告诫过我,身怀利器则杀心自起,地位越高,境界越高,就越要懂得戒杀止杀,你我并无恩怨,只是身处位置不同,若是你肯发誓不再涉足俗世之事,我可以不杀你。”

    徐北游望向钟离安宁,不料这位女子却是没什么犹豫,直接摇头道:“阁下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剑道不两立,一个大限将至的钟离安宁,不愿违心苟活。”

    徐北游沉默许久,喃喃道:“好一个不愿违心,好一个不愿苟活,徐北游佩服。”

    钟离安宁突然笑道:“记得我年少时,只是想着找一个好人家,相夫教子,如我这名字一般,安安稳稳度过一生,哪里会想到走到今日这一步。”

    徐北游默不作声,脸上神色渐渐归于平静的漠然。

    钟离安宁问道:“听说重器诛仙剑下亡魂无数,不乏名震天下的大地仙,不知能否让我这个老婆子今日也得享此等殊荣?”

    徐北游点点头,说了个好字。

    钟离安宁不再说话,闭上双眼,静候待死。

    下一刻,诛仙出匣,人头落地。

    ……

    江南,江陵,李家大宅。

    慕容萱漫步于一片竹林之中,与她同行的还有前不久刚刚狼狈逃出帝都城的傅中天。

    按照辈分来算,两人算是同辈中人,不过按照年龄来算,慕容萱要稍大一些,算是看着傅中天长大的,故而傅中天在这位亦姐亦嫂的女子面前,姿态着实不高。

    两人沿着竹林中的小径一直走到竹林正中心位置的一方小湖前,停驻脚步,慕容萱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终于开口道:“帝都之败,不在于你,而是在于我们所有人都小觑了徐北游,没想到仅仅是一个地仙十七楼的徐北游就有当年公孙仲谋的风采,无人可制,就算是十八楼境界的修士也不敢有必胜把握,唯有秋叶亲自出手才行,可偏偏秋叶又在养伤,不宜妄动。”

    慕容萱不仅姿容绝世,就连平日里说话也别有一番味道,柔儿不弱,徐而不缓,快而不燥,纵使遇到天大的事情,也能娓娓道来,让人心生平静。

    只是傅中天遭逢此等大挫,仍有几分恼意,恨恨道:“可恨在于冰尘见死不救,作壁上观,不但使我们在帝都城内的多年谋划一扫而空,就连萧慎这位十八楼剑仙也身死道消,如断一臂。”

    “没那么夸张。”慕容萱笑了笑,望向这位比自己小了二十岁的道门贵子,平淡道:“萧慎此人,朝三暮四之辈,昨日他能背弃剑宗,今日他又能背弃萧氏,那么明日他再背弃我们道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死也就死了吧,没什么好可惜的,留着早晚也是个祸害。至于冰尘……”

    傅中天眼神阴郁。

    慕容萱叹气道:“此人早年受过情伤,性情孤僻,后来又被天尘大真人镇压在镇魔井中十年,就更是如此,这次她能答应尘叶去拦截徐北游,已经是殊为不易,再指望她去与人拼死拼活,不现实。”

    傅中天沉声道:“夫人,如果不能严惩冰尘,昭示道门上下,那么日后人人学此行径,只顾自保而罔顾大局,那我道门大计还如何推行?”

    慕容萱缓缓说道:“你说的我全明白,最近一连折损了萧慎、白离音等数位大真人,道门上下人心浮动,可是冰尘早已不是当年的冰尘,如今她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想要严惩于她,是件大事,要讲究时机,更要讲究分寸。若是太平时期的道门,有秋叶坐镇,就是再将她押入镇魔井中镇压十年也是无妨,可如今是非常之时,秋叶又是闭关不出,若冰尘一气之下叛出道门投了剑宗,谁能拦她?到那个时候,你我又该如何向秋叶交代?”

    更0新|最r,快√上gv

    傅中天欲言又止。

    慕容萱摆了摆手,“好了,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帮助萧瑾打下江南,确保江南这局棋不能再输。这个时候再去追究帝都之事,再去追究一个冰尘,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慕容萱轻声道:“我这次专程把你叫到江南,就是想告诉你,在这个时候,后院不能起火。”

    傅中天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叹息一声。

    慕容萱正要继续前行,忽然又停下脚步,脸色微变,“钟离安宁竟然死了。”

    傅中天震惊道:“江南道门的钟离安宁?”

    慕容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她转头望向北方,眼神冰冷晦暗。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