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十二剑擎天破阵
    道门作为天下第一大宗门,近乎是无所不包,无所不容,就连剑宗也曾是道门其中一支,在道门的诸多“大道”之中,无论能在哪条路上走到极致,都必然是人世间的顶尖人物,钟离安宁作为奇门遁甲一道的佼佼者,自然不会如此不济。

    n!更y新r最j快☆g上#{

    在徐北游的一剑之后,以正中的“七星”为主,陆续又有八十一颗耀眼星辰浮现,如果说此时的星罗大阵就像一副展开的长卷图画被人不断抖动,震荡不休,那么八十一颗星辰就如八十一颗钉子,将这张不断震荡的“星图”死死钉住。

    徐北游见此情景轻轻一笑,很多人都说剑宗的剑道是有去无回的取死之道,他却以为不然,久守必失,以攻代守,从这点上来说,剑宗的剑道应该是攻守兼备才是。

    徐北游握住诛仙的右手五指依次抬起又依次落下,然后轻轻往上一挑。

    天翻地覆。

    这八十一颗“钉子”被诛仙生生撬起,刚刚稳定下来的“星图”复而开始震荡。

    以一破八十一。

    任凭你千机万象,我自一剑破之。

    钟离安宁如遭重击,脸色苍白。

    徐北游这一剑毁去阵点三百六,生生在星空中打开一丝裂缝。

    钟离安宁的指诀变化越来越快,几乎带出一道道残影,星罗棋布大阵强行运转,这裂开的一丝缝隙在阵法运转之下,重新有了汇聚之势。

    徐北游举剑一指,脚下如银河的剑气直接横入裂缝之中,阻止了星空的愈合趋势。

    星罗棋布大阵瞬间出现了一刻凝滞,使得藏于星空之后的钟离安宁的身形显现出来,其身周空间有明显扭曲,伴随着轻微的破碎声音,七窍中都有鲜血溢出,显然是被阵法反噬而受到重创。

    平心而论,幸亏徐北游的这一剑只是针对大阵,若是钟离安宁正面硬抗这道剑气,有八成可能会直接死于剑下。

    钟离安宁顾不得自身伤势,重重一掌拍下,脸上的苍白之色更重,与此同时,无数星河震荡,万千星辰星落如雨,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朝徐北游激射而来。

    徐北游无动于衷,只是以诛仙在身前轻描淡写地一划,如同划出一道由无穷剑气汇聚而成的护城河,这些星辰不及他身周三丈,便被他身边的无形剑气泯然于无形。

    道法万千又如何,不管如何精妙的道法神通,只要手中青锋足够锋利,什么道法神通都不过是一剑之事而已。

    钟离安宁手中指诀稍稍变缓,不过仍旧是让人眼花缭乱,周身隐隐有紫光紫光闪烁。

    原本被徐北游剑气搅碎的星辰再次浮现,不过这次却细小如颗粒,无视徐北游身前的那条浩荡剑气长河,如春雨无声,渗入徐北游体内。

    你徐北游剑气无双,手中长剑更是无坚不摧,但这体魄总不会也是天下第一?!

    徐北游全身巨震,脸色微变,渗入到他体内的星辰不止是由内而外针对体魄那么简单,而是与外在的星罗棋布大阵遥相呼应,腐蚀修士根基所在的三大丹田。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原本被他吐出口后如挂银河的剑气如长鲸吸水般倒飞而回,紧接着皮肤下有细如牛毛的细小剑气渗出,每一丝剑气渗出,都有一粒星辰被彻底湮灭为虚无。

    当徐北游将体内的星辰全部剔除时,脸上浮现出一丝冷厉神色,然后一剑递出。

    手中青锋不过三尺之长,剑气却可无量。

    剑三十,无量一剑!

    何谓无量?没有止境,即是无量。

    无量一剑,剑气没有止境!

    钟离安宁不由自主地眼皮子一颤。

    奇门遁甲在于一个巧字,所以她最怕陷入到与徐北游正面角力的境地,可事到如今,还是被徐北游拖入了此等境地。

    破阵之法有两种,一种是寻找阵法破绽,再一种就是以力破巧,任你阵法如何玄妙,我一力降千会。

    如今的徐北游明显就是要以力破阵,无限攀升的剑气剑意瞬间遍布了整个星罗棋布大阵。

    不过钟离安宁还有最后一记后手。

    她伸出手轻轻一捻,好似从棋盒中捻起一枚棋子。

    这枚棋子正是那颗寓意“北极星”的星辰。

    落子。

    钟离安宁抬手于“棋盘”之上落子。

    徐北游顿时如负重山,哪怕有无量剑气,身形仍是止不住地向下沉去。

    这座星罗棋布大阵本就是一方大千世界中的小千世界,这颗好似棋子的星辰则是小千世界中的小千世界。

    钟离安宁落子,便是将一方小千世界落在了徐北游的身上,否则怎么能让徐北游的身形下降,如负大山。

    徐北游心知肚明,如果他不硬扛下这枚关键“棋子”,那么他先前所做的种种都将变成无用之功,所以他不得不扛,而且还要再战一场。

    剑匣中骤然响起连串嗡鸣之声,紧接着有十一剑连续出匣,再加上天岚一剑,共是十二剑。

    十二剑围绕徐北游身边悬空竖立。

    当年碧游岛莲花峰一战,曾有老剑客一人结成剑阵,十二道剑柱擎天。

    徐北游右手仍是持诛仙,左手缓缓抬起。

    公孙仲谋至死也没能跨出最后一步,成就地仙十八楼境界。

    可他的徒弟徐北游如今已经成功迈出那一步,成为继师祖上官仙尘之后的又一位十八楼剑仙。

    当年师父不过是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就敢与正处于巅峰状态的秋叶酣畅而战,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他这个做徒弟的没有不如师父的道理。

    这一刻,十二剑上各自生出剑气冲天而起。

    无数星辰瞬间全部破碎,化为粉末。

    十二道剑气如同十二道巨柱,接天连地,硬是在星罗大阵中造就出一副风起云涌的异象。

    徐北游同样一人一剑结剑阵。

    一座杀意凛然的剑阵凭空而生。

    剑二十八!

    那颗落在徐北游身上的棋子被十二根剑柱生生顶起。

    趁此时机,再无束缚枷锁的徐北游毫不犹豫地向前踏出一步,看似极轻,整个星罗大阵却是轰然震动。

    徐北游将手中诛仙向下刺出,诛仙剑身凭空没入星空,仿佛是刺入大地。

    剑三十六中玄妙第一的剑二十三。

    徐北游手按剑首,轻念了一个“灭”字。

    一瞬间,整座星罗大阵骤然静止,然后所有阵点全部湮灭,星空褪去,重新露出一方青天。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