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长啸出半个剑宗
    早在甲子之前,剑宗宗主、大剑仙上官仙尘应大郑神宗皇帝之邀,由东海剑冢岛前往东都,堪平道门之乱,单人单剑独战三位道门峰主,其中天玑峰峰主溪尘便曾以这座大阵阻挡上官仙尘。

    当初徐北游在东湖别院剑宗历代宗主本纪时,曾经读到过这一段,心神往之。

    没想到今日他竟是也能享受同等待遇了。

    当年师祖是怎么破去这座星罗棋布大阵的?

    是以剑二十九一剑破去。

    今日徐北游也自当效仿师祖,以剑二十九破之。

    毕竟十八楼境界的剑仙已是近乎于人间无敌。区区一座大阵,又算什么?

    钟离安宁哪怕清楚徐北游的心思,也清楚她所面对之人不再是那个面对镇魔殿中随便一位大执事都要绕路而行的徐北游,而是可以让偌大一座镇魔殿都不得不绕路的剑宗宗主,她仍是要拦住徐北游的去路。

    一座星罗棋布大阵从天而落,白日生星辰化夜空,困住身处其中的徐北游。

    一颗颗星辰上下起伏不定,或明或暗,或飘渺如远在天边,或清晰如近在眼前,其中又以八颗星辰最为瞩目,分别是对应北斗之数的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开阳、玉衡、摇光七星,另外一颗则是对应不在七星之列的北极星位,也正应了道门都天峰和另外七峰。

    七星汇聚一线,如同一线之剑,直指徐北游,同时也上应道门的冥冥气数,直指天心,无形中契合了道门老掌教紫尘所言的欲把己心拟天心之道。

    徐北游身陷阵中,仍是没有让诛仙第一时间出匣,只是轻轻一跺脚,以他顿足处为圆心,一圈浩大剑气向四面八方奔涌而出,肆意宣泄,剑气所过之处,“夜空”如湖面,荡漾起层层涟漪,“夜空”中的一些星辰更是摇摇欲坠,显现出溃散消失的迹象。

    不过“七星”所在之处仍是不见分毫变化,如同激流中的砥柱礁石,大有任凭你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到的意味。又似是定海神针,任凭你掀起千万重滔天大浪,仍是翻不过天去,正如大郑世宗皇帝年间的内阁首辅所言,任你有燎原火,我自有东海水,何惧之有。

    夜空不断扩大,远远望去,犹如人间地狱,清河上的渡船再也不敢前进半步,退回河岸,船上原本要过河的众人一哄而散。

    不管是剑仙降服恶蛟,还是两方神仙斗法,都不是他们这些小小凡人可以参与旁观的,想要在旁边拍手叫好或者评头论足,那就要做好横死当场的觉悟,正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从来都是如此。

    阵中,徐北游根本没有握住任何一剑,环顾左右,终于是笑道:“万千剑道九重,三分为术,三分为道,剩余三分啸成剑气。”

    “张口一吐,便是半个剑宗。”

    徐北游张口一吐,胸中滚滚激荡剑气如一道银河挂于九天之上。

    星罗棋布被银河从中一分为二。

    剑二十九。

    钟离安宁手中动作猛然一停。

    既然徐北游这个后进晚辈都知道上官仙尘曾以剑二十九破去这方星罗大阵,那她这个与上官仙尘同辈之人又如何会不知道?

    随着钟离安宁的结出一个繁复难明的指诀,被剑二十九一分为二的漫天星辰没有就此崩溃,反而是随着她的驾驭,开始不断变化位置,一颗颗星辰看似毫无规则可循,但所到之处,光线随之转淡,就连声音也就此寂灭,四周环境不再仅仅是漆黑夜幕那么简单,直接自成一方小千世界,使人仿佛置身于浩瀚宇宙星空。

    钟离安宁本人隐于这片星空之后,不知藏身何处。

    剑二十九的剑气虽然如银河挂九天,气势磅礴无比,但却没有将这方大阵完全破去。

    仅仅是差了一线,而这一线便是天壤之别。

    徐北游立于剑气所组成的“银河”之上,打量四周,随手激发出一道剑气,剑气飞出不过三丈便消失无形,不知被大阵挪移到何处。

    钟离安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让人难辨方位,“徐北游,你觉得你有十八楼的境界修为,有天下第一攻伐重器诛仙,有剑三十六,还有上官仙尘曾经破去此阵的前车之鉴,所以你不把这方大阵放在眼中,也不把我钟离安宁放在眼中,可你我之间的差距,还没到你能不把我放在眼中的地步。”

    徐北游丝毫不为言语所动,平淡道:“若是玄都之上的周天星辰大阵,徐某自然要忌惮三分,至于这所谓星罗棋布之阵……”

    “凭什么拦我?!”徐北游猛然一声长啸,脚下原本静止不动的银河猛然流淌起来,如一条白色巨蟒,扫落星辰无数。

    徐北游效仿上官仙尘的这口剑气号称半个剑宗,又岂是等闲?

    整个星空轰然震动,无数星辰幻生幻灭。

    若是寻常阵法,早已支离破碎,就算是一些小宗门的山门大阵,也挡不住如今徐北游的一剑之威。

    不过此时布阵之人是道门近甲子以来号称奇门遁甲第一人的钟离安宁!

    在她的主持操纵之下,大阵几经冲击震荡,仍是成功化解掉这波剑气攻势。

    就在此时,徐北游背后剑匣大开,一抹紫青色的流光冲天而起,落入徐北游的手中。

    这一刻,徐北游终于动用诛仙。

    徐北游之所以能在踏足十八楼境界之后就大有小觑天下英雄的底气,不仅仅因为他是剑修,更是因为他执掌此剑,攻伐第一,无坚不摧。

    登顶十八楼之后第一次握住诛仙的徐北游,周身气态迥然一变,剑气冲霄,激荡四射,整个人如一把横于天下的无双仙剑。

    但是徐北游没有用出如何浩大剑式,仅是一记剑八,开山一剑。

    看正qq版l章5p节v{上=p

    从上往下一劈。

    如果说这座星罗棋布大阵是按照周天星辰自行仿造出一片星空,自成一方小世界,那么徐北游这一剑就是要劈开星空,学做开天辟地。

    数不清的星辰在徐北游的这一剑下陨落,星空中落下了好大一片流星雨,更有无数星尘幻灭。

    咔嚓一声。

    藏身于漫天星辰之后的钟离安宁周身有碎裂之声响起,嘴角渗出血丝。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