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伏尸遍地血成河
    只见一拨一拨负剑之人井然有序地越过衙门高墙,落地无声,然后背后之剑出鞘,将正在巡守的衙役一一杀死,甚至方策特意安排在暗处的几个暗桩也被人悄无声息地杀死,皆是一剑毙命,以确保被杀之人死得无声无息。

    方策一愣之后,猛然回过神来,立刻大声喝道:“有刺客!”

    话音未落,已经有嗖嗖嗖几声箭矢破空声响,直奔他的面门而来,未等方策反应过来,老幕僚已是身形暴起,大袖一挥,将破空而来的箭矢收入袖中,然后再一抖袖,将箭矢向外甩出,门外有两名身着黑色锦衣之人应声倒地。

    老幕僚的脸色异常凝重,对还有些发懵的方策说道:“大人,是剑宗和暗卫府的人,看来事情已经败露!”

    才说完,数名手持沾血长剑的剑宗弟子已经攻入大堂,径直杀向二人。

    老幕僚本是鬼王宫之人,已经有人仙境界巅峰的实力,只是迟迟未能踏出最后一步,成为地仙境界的高手,这些年奉命蛰伏于方策身边,既是保护,也有监视之意,若是方策生出二心,或者临阵怯懦退缩,那么他便能出手抹除掉这颗精心培养起来的棋子。

    多年以来,他堪称是深藏不露,偶有几次出手,也只是将自身实力压在一品境界,故而并不起眼,此时终于不再故意压抑境界修为,双掌排空,几名剑宗弟子立刻被震飞出去,眼看是不活了。

    就在此时,一名姿容绝美的白衣女子飘然而至,看到惨死的剑宗弟子尸体,脸上闪过一抹恼怒之色,没有任何停留,飘然掠向出手杀人的老幕僚。

    这一刻,女子整个人的气息变得飘渺不定起来,仿佛隐入天地之间,身形明明立于地面,却似是一片随风而来的费宇,与习习夜风融为一体,玄妙无比。

    这一剑名为飘渺式,取仙人可见不可及的飘渺无踪之意,最善诸般变化,与道门的太乙分光剑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太乙分光剑重术重剑本身,而飘渺式却是重意重神。

    此时在老幕僚眼中,天地间变得朦朦胧胧,女子好像已经从眼前的天地中消失,又好象无处不在,到处都是她的身影,一柄柄长剑皆是指向他的咽喉。

    老幕僚脸色一冷,不敢再有丝毫隐瞒藏拙,大喝一声,以自身的滚滚血气将眼前的一片的朦胧喝破,同时他整个人挟着猛烈罡气直接扑向那名女子。

    他竟是一名武修。

    女子不慌不忙,手中长剑点出万千光点,如一蓬茫茫烟雨,攻势如潮,任凭老人身形如何翻腾猛攻,仍旧是连绵不绝,非但让老人不能近身分毫,而且还大有反攻的趋势。

    老幕僚眼看着外头的剑宗弟子和暗卫越来越多,而他又未能擒贼先擒王,心慢慢沉了下去,一咬牙,不顾无数绵绵细细如牛毛的细小剑芒,任由其在自己的身上射出一个个细小血洞,朝那名女子一拳轰出。

    女子正是吴虞,既然莲花寺那边有秦穆绵亲自坐镇,那她便亲自来到此处,刚好遭遇了这名鬼王宫出身的老幕僚。

    吴虞的根骨资质本就极好,虽然比不上齐仙云和萧元婴等谪仙大材,但是要远胜于徐北游这等中人之姿,只是先前苦于没有名师传承,所以才一直碌碌无为,在拜入剑宗门下之后,张雪瑶亲自调教,其境界修为堪称是一日千里。

    当然,如果是仅仅是如此,她也不能与一位人仙巅峰的武修不相上下,只是她手中之剑也不同凡响,乃是徐北游从道门摇光峰峰主手上得来的摇光剑,即使被封禁之后威力大减,可用来对付寻常地仙修士已经是绰绰有余。

    在老幕僚近身的一瞬之间,吴虞不惜被老人一拳砸在额头,以手中摇光硬是破开老人的护体罡气,在老人的惊骇目光中,无视其武修的坚韧体魄,一剑刺穿他的心口,然后双手握住剑柄,向前一冲,剑身尽没,只余剑柄在外。

    这名人仙巅峰的武修怎么也没想到,女子手中的长剑竟是如此锋利,不但刺穿了他的护体气机和武修体魄,那块被他视作救命之物的护心镜也不比一张宣纸厚上多少。

    吴虞顾不得额头上的淤青淤血,吩咐道:“缉拿此地所有人等,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

    江都城的其他地方,也陆陆续续上演着类似的事情。

    这一日入夜之后,江都城内陆续有人死去,而且死的人越来越多。不过剩下没死的人也不甘心于坐以待毙,很快就聚集起来,与杀人的人展开对峙,然后便是双方互杀,兵戈之声,喊杀之声,几乎不逊于当日剑宗对江南道门发难时的情景。

    剑宗弟子们杀人杀到近乎手软,杀到最后,已是筋疲力竭,这时候又由御甲、玄乙等人率领的火铳手代劳,无论是死士家丁,还是修士门客,纷纷以集合火铳之力杀之。

    江都城内的各大世家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也顾不得藏私,纷纷拿出最后的保命底牌,除了各类门客死士之外,更是调动了江都外城守军大营中的甲士,进入内城。

    张雪瑶不得不联手暗卫府和江都都指挥使司,出动三千甲士镇压叛乱,一直杀到子时时分,才将叛军击溃,三名叛军首领被张雪瑶亲自斩于剑下。

    不过这场江都之乱没有就此平息,众多世家自知绝无幸理,开始最后的殊死反抗,甚至暗卫府、三司衙门、剑宗中都有人叛逃,造成了不少麻烦。

    一直到了天亮时分,这场肃清行动仍旧没有结束的迹象,江都城内的江南世家们终于引来了张雪瑶、秦穆绵、唐圣月三名女子的联手镇压,再加上唐悦榕、罗敷等人从旁协助,这场浩大的清理行动终于在次日的午时时分才渐渐平息下去。

    街道上、各处宅院中,伏尸处处,血流遍地。

    张雪瑶带着李青莲走在江都天元坊的大街上,李青莲以袖遮鼻,踮起脚尖,绕过地面上一滩滩已经变成乌黑颜色的血迹。

    张雪瑶却是不以为意,对于地上的血迹和空气中弥漫的浓重血腥气丝毫不觉,平淡道:“这就受不了了?你还没见过真正的战场,与那些比起来,这些都算是小场面,就像后湖与八百里洞庭的区别。”

    李青莲正在强忍作呕的冲动,顾不上说话。

    张雪瑶笑了笑,“斩乱世方能开太平,可是想要斩乱世,哪有不死人的。”

    她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当年的剑宗,可不就是这么死绝的。”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