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手中利剑斩藤蔓
    虽然魏国大军已经兵临江都城下,但萧瑾并不时时刻刻都在江都城外的中军大帐中,自九月中旬之后,他便已经返回位于君岛的万石园。

    如今的君岛万石园已经成了萧瑾的行宫,历经大战之后的万石园被短暂修葺之后,虽然不复当初的繁华鼎盛,但也不至于遍地狼藉。

    萧瑾行走其间,不由想起许多陈年过往之事,当年牧人起率领东北大军兵临中都城下,西北大军主力又被牵制在江南战场,正是他奉命于危难之间,出使江南,在这座万石园中说服陆谦退兵,使得西北大军得以回师西北,大败牧人起。

    萧瑾可以很自豪地说,如果当年没有他萧瑾萧怀瑜,那么如今的天下未必就是萧家的,还说不定是谁家之物。

    凭什么他这个立过汗马功劳的功臣不能坐拥天下?

    凭什么是萧玄这个身无寸功的小娃儿坐天下?

    没有这样的道理。

    萧瑾眼神幽深,来到一座偏殿前,推门而入。

    偏殿昏暗,冰凉地板上跪了一名剑装男子,双手交叉于身后,似是被无形气机束缚,动弹不得。

    萧瑾走到主位上坐下,挥手示意左右退下。

    此时的偏殿中只剩下三人,萧瑾,被缚男子,以及一尊如同金身立佛的僧人。

    这尊僧人,打扮迥异于中原僧人,裸露了半个臂膀,浑身金光璀璨,好似寺庙中的镀金佛像,不是旁人,正是金刚寺寺主,六面。

    至于那位被无形气机所束缚的男子,则是一名剑宗弟子。

    在萧瑾围城的当下,位于江都城外的东湖别院仍是一处超然物外的清静之地,一则是因为东湖别院位置偏僻,再就是因为在萧瑾大军踏足江都城外之后,剑宗就调集了大批人手驻扎于此地,不敢说以一己之力抗衡滚滚大军,仅仅是自保坚守却是无虞。

    萧瑾图谋整个江南,小小一个东湖别院,对于江南局势而言,并无太大影响,在鬼王宫一再受挫的情形下,萧瑾没有任何威胁东湖别院的举动,甚至东湖别院与江都城内的某种联系,萧瑾也是持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直到进入九月中旬之后,江都城与东湖别院之间的联系骤然紧密起来,每日都有剑宗弟子来往于东湖别院和江都之间,经过鬼王宫的层层上报之后,终于引起了萧瑾的注意,这才授意金刚寺寺主八目亲自擒拿一位剑气凌空堂弟子。

    萧瑾端起茶轻抿一口,开口问道:“如何?”

    仿若佛像的六面仍是肃立不动,不见嘴唇动弹,却有声音凭空响起,“此人是剑气凌空堂弟子,奉城内吴虞的密令前往东湖别院向张雪瑶禀告关于铲除江都城内‘藤蔓’之事。”

    “藤蔓?”萧瑾放下手中的茶杯,轻淡问道:“什么藤蔓。”

    六面说道:“根据萧林传回的消息,徐北游曾经以飞剑向江都传书一封,虽然萧林未能成功阻拦飞剑,但依照他的猜测,此事可能会与徐北游的传书有关。”

    萧瑾笑了笑,“徐北游,小道尔,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此人有些手段,可尽是些左道诡道,不足为虑。”

    萧瑾顿了一下,又是沉吟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孤又何尝不是精于左道诡道?于此一途,倒也不可不防。”

    六面缄默不语。

    萧瑾陷入沉思。

    不知何故,渐渐地,萧瑾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片刻后,萧瑾猛然站起身,跪在他面前的那名剑宗弟子瞬间化作一团血水。

    萧瑾喃喃道:“被张雪瑶这娘们给耍了。”

    原本正要开口说话的六面听到此言后又立即闭口不言。

    萧瑾低声阴沉笑道:“好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若是不出本王所料,张雪瑶此刻已是在江都城中,她这是铁了心要跟孤作对了。”

    ……

    江都城内,青锋坊。

    新建的剑气凌空堂中,吴虞、李青莲、李神通、张安、宋官官以及十二剑师分左右而立,尽皆默不作声。

    很快有一名披着厚重披风的身影走进剑气凌空堂,脚步不停,一直走到堂内上首,这才停下脚步面向众人。

    所有人单膝跪地,对来人恭敬施礼道:“参见代宗主。”

    来人脱下头上的兜帽,正是剑宗的代宗主张雪瑶。

    她环视一周,沉声说道:“南归他已经于帝都城中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自今日起,我不再是剑宗的代宗主,南归也不再是剑宗首徒,而是我剑宗的宗主。”

    堂内所有人在片刻的惊诧之后,便是巨大的惊喜,有无一位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宗主,其中差别可谓是天壤之别,如今剑宗又有了一位大剑仙担任宗主,那岂不是说日后重现本门的往日荣光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张雪瑶接着说道:“宗主传来消息,他不日便要返回江都,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条宗主令,那就是除去江都城内一切藤蔓。”

    吴虞轻声道:“请师母明示。”

    张雪瑶面无表情道:“此藤蔓是指一切与城外魏军有所勾连之人,江陵城前车之鉴不远,所以宗主有令,无论是朝廷的人,还是城内的富贵大户,哪怕是我剑宗中人,凡有勾连之举,一律诛无赦。”

    “吴虞,你率人去天元坊。”

    “李青莲,你率人去富贵坊。”

    “宋官官,你率人去荣华坊。”

    “李青莲,你与御甲、玄乙等人统领宗主所留下的五千火铳手居中策应,若有人敢于反抗,立刻集铳杀之。”

    一众人等恭声领命。

    张雪瑶又对自己的贴身弟子吩咐道:“把李师道喊进来。”

    不多时,李神通的父亲李师道快步走入剑气凌空堂,对着张雪瑶毕恭毕敬一礼,“李师道见过张老佛爷。”

    张雪瑶没有客套,直接开口道:“江陵城已经陷落,江陵李家反了,我希望你这个李家不是江陵李家。如今江都城内局势复杂,我希望在九月底之前,再也看不到半个与江陵李家牵扯不清之人。”

    李师道欲言又止。

    张雪瑶脸色冷冽,冷声道:“不仅仅是你们李家如此,我们剑宗也是如此,乱世将起,就算死个上百万人都不足为奇,这点人又算什么?江都城内的所有江陵李家之人,一个不留!”

    李师道躬身沉声道:“请老佛爷放心,李某的李家绝不是江陵李家。”

    张雪瑶缓缓前行,走出剑气凌空堂。

    你慕容萱多年布局,暗中联络各大世家,意图使江南改天换日,那我张雪瑶偏偏就不能让你如愿。

    九月底之前,从江都开始,城中不再有半根藤蔓。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