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江陵重镇已失陷
    这番天地异象,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还是被许多人所看到,毕竟帝都城里从来不缺高手,哪怕是大齐朝廷高手损失大半的当下,也仍是如此,再加上许多诸如韩瑄这样的顶尖人物,可能不是修士,但是见多识广,眼力还是有的。

    如此天雷滚滚的异象,本来还让韩瑄悬了一颗心,不过当他看到剑气转眼间便将劫云击散之后,原本悬起来的心终于是安稳落地。

    如今已经是即将入冬的天气,尤为刺骨,上了岁数的老人更是难挨,韩瑄仅仅是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被冷风侵袭,便觉得身子有些僵硬,被管家搀扶着回到屋里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

    正当韩瑄打算打发心腹去徐北游那边走一趟的时候,一道修长身影凭空出现在院中,然后缓步步入屋内。

    韩瑄正要起身,徐北游已经上前轻轻按住他的膝盖,率先开口道:“哪有父亲起身相迎儿子的,您老安稳坐着就是。”

    韩瑄双手笼着手炉,苦笑自嘲道:“人老了,身子骨便不中用了。”

    徐北游蹲在韩瑄跟前,柔声道:“人老不以筋骨为能,等这个冬天过去,入春之后,自然就会好起来。”

    年迈老人洒脱一笑,“那也看得到春天才行啊,我老了,生老病死是天地间最大的规矩,我没什么看不开的,就是如今的大齐朝廷让我放心不下,东北御牧王,东南御魏王,西北抗草原,三面皆敌,再加上个在背后推波助澜的道门,真是八方来风,如今的大齐朝不比当年,能否八风不动,还是个未知之数。”

    徐北游沉声道:“其实还是您老所说的,东南半壁是重中之重,绝不能使其落到萧瑾的手中,在江南水师大败之后,人心浮动,尤其是江南各大世家,一山望着一山高,不可不察,不可不慎,不可不防。”

    韩瑄问道:“南归的意思是?”

    徐北游缓缓道:“如今我已经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放眼当世,秋叶重伤未愈,再无人能稳胜于我,最多也不过是胜负五五之数,如今萧瑾兵临江都城下,江都是江南之重,也是剑宗根基所在,所以我想亲自去江南走上一趟。”

    韩瑄深深打量了一眼徐北游,感慨道:“当年你要从西北去江南,我没有拦你,这次你再去江南,我同样不会拦你。不过如今不比当初,咱们爷俩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身后还拖着一大家子呢,尤其是你,已是娶妻之人,你去不去江南,还是要问过公主才行。”

    徐北游点头赞同道:“是该问过她一声。”

    韩瑄把手中的手炉放在旁边桌上,轻声道:“公主也不容易,如今大齐朝廷的担子都压在她一个女子的肩头上,不容易啊。”

    徐北游没有对此妄加评断,只是平静道:“既然是长辈留下来的担子,那么无论轻重,都没有撂挑子的道理,咬着牙扛吧,能走一步是一步,直到扛不动为止,但求问心无愧。”

    韩瑄由衷展颜笑道:“好一个问心无愧,我年少时读书,尤为佩服先贤的两句话,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深以为然。”

    徐北游扶着韩瑄的膝盖缓缓起身,轻声道:“父亲好好歇着,我去公主府一趟。”

    老人笑道:“去吧,你若去江南,又不知要多少时日,小两口多聚一聚。”

    徐北游应了一声,徐徐退出屋外。

    当徐北游来到公主府时,萧知南正埋首于案牍之中,见到徐北游后,她笑着起身,“恭喜夫君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

    徐北游轻声笑道:“同喜。”

    萧知南绕过书案,与徐北游面对而立,两人的鼻尖几乎要触碰在一起,她将徐北游上下仔细打量一遍,确认他无碍之后才开口说道:“我自认是了解你的,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徐北游无奈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的确有事与你商量,如你刚才所说,我现在已经踏足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今非昔比,帝都城内的局势也已经稳定,所以我想亲自去江南那边走上一趟,不知道你怎么看?”

    “我还能怎么看?”萧知南双手环住徐北游,“你要去江南自有你的道理,我还能拦着你不成?毕竟剑宗还在那边,你不去看上一眼,也很难安心。”

    徐北游忍不住叹息道:“若是旁人也就算了,可偏偏是萧瑾亲临江南,这位可是连太祖皇帝都敢算计的,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说到这里,萧知南忽然想起什么,松开徐北游,返回书案那边取过一封刚刚送达不久的八百里急递,交到徐北游的手中。

    徐北游接过后没有急着拆看,问道:“江南那边的战报?”

    萧知南嗯了一声,难掩忧色道:“江南那边刚刚送来的战报,上官郯已经攻占江陵,是城内大族以死士与城外的魏国大军里应外合,致使湖州三大重镇之一的江陵仅仅守了不到三天便宣告失守,湖州局势一片糜烂,国事不堪问。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城内守将和大小官员自尽殉国,无人变节投敌,我已经安排抚恤追谥等事宜,旨意明日就会下发。”

    徐北游眼神晦暗,“这些江南世家果然坐不住了,多半是慕容萱在幕后联络筹谋之功。”

    萧知南说道:“意料之中的事情,好在江都多是宗门盘踞,自从江南道门被你驱逐出江都之后,便是以剑宗为首的三家独大,不虞会有什么世家大族掀起风浪。”

    徐北游将那封由暗卫府送来的八百里急递拆开,仔细看过江陵城破的细节之后,沉声道:“即使如此,也不可掉以轻心,毕竟这些世家都是扎根江南一地数百年的地头蛇,盘根错节,若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后手也不足为奇。”

    说到这里,徐北游停顿一下,冷笑道:“就算剑宗中有他们的人,我也丝毫不会觉得吃惊,我那位师妹李青莲不就是出身于江陵李氏的旁支吗?”

    萧知南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中透露出询问之意。

    徐北游轻声道:“剑有双刃,一刃对敌,一刃对己,在剑宗,剑气凌空堂就是这样一把利剑,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除掉自己内部的藤蔓。”

    萧知南问道:“什么是必要时候?”

    徐北游沉声道:“现在就是必要的时候,正所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我在动身前往江南之前,会给师母飞剑传书一封,请她老人家酌情处置,先斩掉江都城里的藤蔓。”

    ^酷匠k网oz首e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