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登临琼楼最上层
    原本徐北游就很好奇,青霜一剑为何能正面硬撼诛仙而不落下风,绝不仅仅是一句萧慎境界高深就能解释的,因为冰尘的境界丝毫不弱于萧慎,其佩剑断贪嗔更是不弱于青霜,可她对上徐北游的诛仙,仍旧要以九**剑之首的紫薇相助,如此方能不落下风。

    现在徐北游终于明白了。

    萧慎当年之所以选择黄龙和青霜作为自己的佩剑,其中黄龙并不奇怪,其与天子气运相合,而萧慎又算是帝王家中人,算是相得益彰。可为何萧慎宁愿让出被天子气运温养多年的黄龙,也不愿让出看似在剑宗十二剑中并不起眼的青霜?

    因为青霜与九**剑中的青萍不仅仅是一字之差,更是剑性相近,萧慎要用青霜来遮掩青萍,青萍剑才是萧慎能够以青霜正面抗衡诛仙的真正原因所在。

    至于青萍为何会在萧慎的手中,也并不难猜,毕竟当年萧慎是“剿灭”剑宗的大功臣,又是萧氏族人,背靠着大齐朝廷,道门自然不能怠慢这位灭去剑宗的大功臣,仅仅是一个剑峰峰主的空名头尚且不够,还必须有实质赏赐才成,所以这口本就属于剑宗的青萍法剑,被道门做了顺水人情,又赐给萧慎,这也算是一举两得。

    以萧慎的老谋神算,自然不会直接动用青萍,于是便采用了和冰尘一样的办法,不动法剑本体,仅仅是借用青萍之力,使其附着于青霜剑上,借助两者相性相近的特点,既能遮掩青萍的存在,又能使青霜拥有丝毫不弱于诛仙的伟力。

    正因为如此,徐北游先前竟是没能看破其中玄机,只是略感疑惑,直到他开始汲取青霜的剑气神意,被藏于其中的青萍气机牵动,神游万里之外,见到了那口藏于剑冢岛中的法剑,这才想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不得不感叹此乃意外之喜。

    而且这个意外之喜的意义同样极为重大,于徐北游个人而言,这口在九**剑中仅次于紫薇法剑的青萍法剑,对于他的实力有着极大提升,平心而论,踏足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之后,剑宗十二剑也好,冰尘手中的断贪嗔也罢,对于实力已经没有太大提升和影响,真正能起到一锤定音作用的,还得是诛仙这个层次的重器,这也是秋叶和慕容萱将自己早年时所用法器悉数传给了齐仙云和凌云的缘故,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用与不用,其实都在两可之间,正如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从不以法器对敌,但是比之御剑千万的冰尘,又何曾差了半分?九**剑中,唯有紫薇和青萍能勉强算是重器,排名第三的纯均只能算是半件。

    再就是于剑宗而言,青萍法剑的意义非同寻常,毕竟此剑乃是开派祖师上清大道君所传下,如同东海三十六岛一般,一日不曾夺回,便一日是剑宗上下的耻辱,徐北游以汲取剑宗十二剑的剑气神意而成势,若是不能夺回东海三十六岛,不能夺回青萍法剑,既是有负于师父公孙仲谋所托,也有愧于剑宗前人所留下的剑宗十二剑,就算他日后能侥幸飞升,又有何颜面去见剑宗的开派祖师上清大道君?所以东海三十六岛要收回,青萍法剑也要收回,在徐北游看来,可以把收回青萍法剑看作是重振剑宗的第一步。

    徐北游收拢思绪,开始专心吸纳青霜的剑气神意。

    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十二种色彩,分别是天岚的天青色,却邪的赤红色,莫名的淡青色,五毒的五彩色,玄冥的玄黑色,白虹的纯白色,黄龙的金黄色,赤练的血红色,紫电的深紫色,青霜的深青色,天问的天蓝色,殊归的玉白色。

    十二种色彩在徐北游的面前如走马观花一般掠过,若此时有外人旁观,就会发现徐北游整个人都被这十二种色彩完全笼罩,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此时徐北游一身气机渐渐沉寂,然后又兵分三路,分别汇聚到胸口的气府位置、小腹的气海位置,以及眉心的紫府位置。

    三者光芒大盛。

    眉心紫府如星,胸口气府似月,小腹气海如骄阳,分别对应日月星三光。

    徐北游的意识则渐渐沉入一片妄境之中。

    何谓妄境?

    古有黄梁梦的故事传说,说得是有仙翁点化卢生,卢生饮下仙翁所赠之酒后,沉沉入梦,在梦中享尽荣华富贵,等到醒来时却发现店家的黄粱米还没有煮熟,由此大彻大悟,故称黄粱梦。这其中仙翁的手段便是令卢生进入妄境,正是妄境千年,不过大梦一觉。

    妄境有过去未来之分,过去不可变,未来不定,故而过去的妄境好破,未来的妄境难破。

    此次徐北游所见,便是未来所见。

    徐北游只是入定一天一夜的时间,却好似已过百年。

    在这百年之间,徐北游隐约见到了未来的走向,却又不知是真是假。

    在这一片妄境之中,他见到了大齐朝廷风雨飘摇,也见到了大齐朝廷迎来中兴盛世。

    在这百余年的时间中,多少王侯将相来了又去,一位又一位帝王坐上那把椅子,又躺进了梅山帝陵。

    与此同时,剑宗重回东海三十六岛,徐北游在碧游岛上重建剑气凌空堂和祖师殿,将公孙仲谋的灵位移于祖师殿中,并于列位祖师面前,正式升座为剑宗宗主。

    这时候的徐北游已经是地仙十八楼的巅峰境界,一如当年的上官仙尘,举世无敌,位列天机榜第一人。

    在这个天下第一人的名头之下,无数英才被剑宗纳入门下,在徐北游执掌剑宗的几十年时间中,剑宗大肆扩张,登堂入室弟子三千,记名弟子上万,不记名弟子不计其数,一时间剑宗甚至已经能与道门分庭抗礼。

    徐北游被天下修士视为剑宗的中兴之主,剑宗更胜当年。

    随着吴虞、李青莲、李神通等人的成长,徐北游虽然仍旧挂名剑宗宗主,但开始逐渐放权,退居幕后,名义上由三人共同主事,被世人称作剑宗三仙。

    在徐北游六十大寿那一年,数千名修士共同登上碧游岛为其祝寿,其中不乏各个宗门的宗主,更有大齐朝廷的皇太子亲自前来,这一盛事被好事者称作是“万仙来朝”,其浩大气派,其鼎盛气象,还要超过当年秋叶。

    这一年的徐北游,登上了自己的人生巅峰,正所谓登临绝顶藐风雨,已是琼楼最上层。

    在自己的寿宴上,徐北游祭拜剑宗历代祖师,自述自身功业,敬颂天地,告慰先人,当年那个想要做人上人的少年,此时已经是人间巅峰极致。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