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阵之威似天威
    伴随着咔咔咔的机括声音,无数的蓝色光芒沿着地面上的符篆勾画向四面八方蔓延,就像水沿沟渠灌溉田地,顷刻之间,整个地下大殿已经变成一片蓝色的汪洋。

    这样一幕壮阔景象,只有徐北游和萧慎两人得以目睹。

    此时已经是深夜。

    在茫茫夜幕之中,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正在从地下升腾而起,好似一片铺天盖地的蓝色萤火虫。

    然后这些光芒一直升至目力不可及的九天之上,消失不见。

    天幕由深沉的漆黑颜色转为淡蓝。

    紧接着,宫城内的无数宦官宫女忍不住睁大眼睛低头望去,只见他们脚下的地面砖石,他们身边的墙壁廊柱,他们头顶的屋檐瓦片,都有蓝色的光芒“流淌”而过,很快整个宫城就完全被这蓝色的光芒所包围。

    不多时的功夫,这片光芒便消失不见,天幕重新漆黑一片,皇宫也变回原本模样,不见蓝光笼罩,但身处皇宫之中的人们却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既磅礴浩大,又好像似曾相识,心底更是不由对这座皇城升起一股由衷的敬畏之意。

    这份敬畏并非来自于皇权,而是单纯因为弱小对于强大的敬畏。

    浩浩天地之威,上应天子,下接地气。

    两者以巧夺天工之术结合成阵,便是天下第一等的阵法,除了巍巍天道和人力大军不能阻挡,堪称是万法不侵,万邪辟易。

    刚刚走出诏狱不久的韩瑄和孙知鸿自然也看到了这幕奇异景象。

    韩瑄沉默不语,孙知鸿恭声道:“原来小阁老是去开启皇城大阵,此阵一开,则帝都城固若金汤一般,阁老可以放心了。”

    韩瑄嗯了一声,仍是没有说话。

    此时的地下大殿之中,蓝色光芒缓缓散去,显现出两人的身影。

    徐北游一步踏前,刚好迈过了圆台上的凹槽位置,此时的凹槽已经不再是空荡荡一片,而是被嵌入了一枚方方正正的玉玺,上有九龙交纽。

    传国玺。

    萧慎的神情几近绝望。

    原本是势均力敌的一战,可是在徐北游以传国玺启动皇城大阵之后,就完全变成了一面倒的局势。

    如今的徐北游坐拥皇城大阵,就算是面对仍在巅峰的萧慎,同样不惧半分,更何况如今的萧慎根本不复巅峰之态。

    徐北游随手一挥,一道蓝色的光柱轰然撞向萧慎。

    萧慎果断不去硬抗,身形一闪而逝,往出口方向逃去,此时他已经不想着杀死徐北游,只想尽快逃离此地。

    可是徐北游绝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此时的徐北游站在圆台上,感觉自己仿佛就是大阵本身,可以操控的气机之浩大,更甚于当初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巅峰。无数蓝色光芒笼罩在他的身上,以至于每次呼吸都洋溢着蓝色的光絮。

    徐北游右手仍是握着诛仙,抬起左手,然后落下。

    此刻的徐北游就是整个皇城大阵,大阵范围内的所有一切,都在他的心念之间,好似是天人合一,天地之力任凭驱使,又好似是仙人掌观山河,一切一切都在一念之间,玄妙无比。

    随着他的动作,出口处的石门自行关闭,同时又有一道蓝色光柱轰然落下,完全遮挡了石门,彻底阻住萧慎的去路。

    萧慎怒喝一声,回身一甩大袖。

    顿时有无数剑气如细密丝线狂涌而出,围绕着徐北游疯狂缠绕。

    首n!发y

    但徐北游周身有蓝色光芒环绕,使得这些剑气根本不能近其分毫。

    萧慎趁此时机出剑,打算击碎这道挡住去路的蓝色光柱,逃离此地。

    “逃得了吗?”徐北游冷笑一声,再度出手。

    只见他一手扯去环绕在身周的密密麻麻麻剑气,如同扯下附着在树干上的藤蔓,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然后他将手中的诛仙狠狠掷出。

    几乎就在同时,萧慎感知到一股冰冷杀机笼罩后背,心知不妙的他不再执着于眼前光柱,而是转身妄图以手中青霜挡下诛仙。

    不过他小觑了这一剑的来势之猛。

    结果就是青霜脱手而飞,诛仙在贯穿了萧慎的胸口之后,还携带着其身体向后飞出数十丈,穿过蓝色的光柱,将这位萧氏老祖钉在出口处的石门上。

    萧慎伸手握住诛仙,任由诛仙剑气不断侵蚀体内,不顾双手鲜血淋漓,仍是挣扎着想要将钉住自己的诛仙拔出。

    徐北游没有给他机会,伸手虚按一下。

    原本只是入墙尺余的诛仙悉数没入,只剩下剑柄还留在外面,将萧慎彻底钉死,动弹不得分毫。

    萧慎双手和胸口处一片血肉模糊,自知无法幸免,也不求饶,脸色狰狞道:“徐北游,你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就凭你一人,能扶起大厦将倾?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你,还有你的剑宗,终是要与这大齐朝廷一道灭亡,绝无半分幸理。”

    徐北游面无表情说道:“天下大势,你说了不算,就当下而言,倒是你要逆势而亡了。”

    话音落下,又是一道蓝色光柱凭空生出,然后落下。

    萧慎顿时被这道光柱所淹没。

    眨眼之后,光柱散去,重新显现出萧慎的身形,须发枯萎,周身有焦痕处处,所有的血迹都消失不见,似是被彻底蒸发。

    萧慎死死盯着徐北游,如凶厉恶鬼,要择人而噬。

    徐北游对此视而不见,微微抬臂,复而落下。

    又是一道光柱再次落下。

    视线模糊的萧慎通过蓝色的光幕,依稀可以看到徐北游的冰冷面孔,然后是更为冰冷的言语传来。

    “这是为当年的剑气凌空堂。”

    “这是为师父的在天之灵。”

    “这是为先帝萧玄。”

    “这是为先帝萧白。”

    一道又一道的光柱接连不断地落下,在光柱的“冲刷”之下,萧慎的体型开始不断缩小,仿佛是缩水一般,眨眼之间只剩下大约孩童大小。

    不过这位道门的剑峰峰主当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仍是一口气息尚在,仍是没有死绝。

    这份顽强,也难怪萧白的一击仅仅只是重伤了他,而未能以尽全功。

    “萧慎,你当年背弃剑宗,屠戮剑气凌空堂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你背弃两代先帝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徐北游再次抬手。

    萧慎艰难开口道:“要杀就杀,何必废话。”

    “如你所愿。”徐北游狠狠落手。

    这次,不是一道,而是数不清的蓝色光柱层层叠叠一起落下。

    整个地下大殿中尽是一片蔚蓝之色。

    待到所有光芒散去,唯有刺入石门的诛仙一剑,原本萧慎所在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石门上一个淡淡的人形焦痕轮廓。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