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天下分合谓心忧
    天下之事不过一剑之事。

    这句话听着很洒脱,但是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就算那些能够做到的极少数之人,也绝不会是剑宗宗主,都是些游离于世外的散仙人物。

    真正的一宗之主,无论是剑宗宗主,还是道门掌教,终究都是不得自在,因为他们的肩上担负着一个偌大的宗门。

    如果徐北游仅仅是一个散修,有了地仙十七楼的境界,行走天下之间,遇到看不过眼的事情,一剑斩之,自然可以逍遥自在,毕竟天下分合,与我何干?我有何忧?可徐北游是剑宗宗主,那他就不得自在,也不能自在。

    剑宗之所以会亡于举世无敌的上官仙尘之手,与上官仙尘多出的一分自在,也不无关系。

    圆台之上,徐北游终于开口说道:“天下间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但不会一定去做,天下间也有很多不想做的事情,但不会一定不做。”

    “天下分合,与我有关,我谓心忧。”

    “萧慎,你自以为超然物外,天下苍生都是蝼蚁,可是你求得一个长生之后呢,又如何?”

    徐北游平淡道:“就算你能一剑了却世间千万事,那你还剩下什么?”

    萧慎的脸色微变,眼神阴沉,寒声道:“撤剑!”

    犹如言出法随,徐北游整个人向后轰然倒退,双脚已经来到平台的边缘,再有一步便会跌落出平台的范围。

    可终究还是差了一步。

    已经在这个人世间的驻留了四个甲子的萧慎最是清楚不过,自己不在巅峰,徐北游同样不在巅峰,可归根结底,还是他这个气力更长的老家伙的胜算更大一些。

    年轻人胜在冲劲,可是后力不足,若是僵持不下,便要更为吃亏一些。

    不过胜算更大并不代表就是稳操胜券了。

    徐北游扶住诛仙,向后踏出半步,明明踩在了空处,却仿佛是脚踏实地,丝毫不显颓势狼狈。

    下一刻,徐北游开始前冲,向萧慎冲去。

    萧慎猛然转身,横移数丈,双手握青霜,硬生生扛下了徐北游的一剑。

    徐北游剑随身走,又是一剑横掠。

    虽然萧慎已经横剑身前,且以剑锋针锋相对,但仍是不料被这一剑向后震退数步距离。

    若不长久角力,不比拼细水长流,仅仅只是正面硬拼爆发,无疑是手持诛仙的徐北游更占优势。

    萧慎怒极反笑,说了一个好字之后,猛吸一口气。

    骤然之间,老人周身的毛孔悉数张开,透过衣衫,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密密麻麻麻且细如牛毛的微小剑气。

    如果是白发三千丈是冰尘这位道门剑仙的独门秘技,那么这就是萧慎这位横跨了剑道两家之人的压箱底手段之一。

    这些剑气至阴至柔,更甚于寻常的无生剑气。

    看y^正版q章9u节a上☆$》

    一瞬之间,有成百上千的剑气浸入徐北游的体内,让徐北游在这一刻想起了小时候被毛虫的毛扎入体内的痛楚,不过如今的痛楚比之记忆中的痛楚还要更甚数百倍就是了。

    这一手剑气在咫尺之间爆发开来,时机和手段都可谓是阴毒至极,让徐北游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萧慎大笑一声,趁机狠狠一掌推在徐北游的胸口上,将他整个人击飞出平台。

    徐北游落回原地。

    萧慎将手中的青霜高高抛起。

    剑九。

    青霜冲天而起,片刻后,天空中有无数黑色小点渐渐浮现,然后如同一场疾风骤雨朝大地落下。

    徐北游猛然抬头。

    好大一场剑雨!

    剑九可化出万千剑影,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可在萧慎的手中,这一剑没有半分虚假,全部是真。

    徐北游瞬间就被从天而落的无数剑影彻底淹没。

    萧慎不再有半分留手,要一气“压死”徐北游。

    剑影将徐北游的身影淹没之后,开始层层叠叠堆砌,剑雨足足持续了大半柱香的功夫,待到剑雨散去,一座蔚然恢弘的剑山出现在萧慎的面前。

    移山倒海的仙人手段也不过如此!

    萧慎的脸上渐渐有了笑意,而且这个笑意还在不断放大,到最后发展为放声大笑。

    萧慎大笑道:“徐北游,当年大江之畔,老夫亲眼见了上官仙尘陨落,今日就让老夫亲自送你上路!”

    “当年剑宗亡于老夫之手,今日剑宗同样还要亡于老夫之手?”

    “徐北游,你能如何?”

    “跳死泼猴就该被压在山下,永世不得超生!”

    就在这时,整座剑山似乎发出了一声轻微颤鸣,似有似无。

    萧慎的笑声戛然而止,死死盯住剑山。

    起先剑山还是纹丝不动,但是渐渐地有了肉眼可见的晃动,然后摇晃的幅度开始大幅增加,最后整座剑山都开始剧烈颤抖。

    剑山之下传来一声沉闷怒吼,剑山猛然一震。

    下一刻,整座剑山轰然炸裂开来,层层剑影不断发出悲鸣之声然后依次消散无形。

    诛仙快如惊鸿,刺向萧慎的心口。

    萧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既然已经是强弩之末,那么这一剑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萧慎伸出双手,不顾血肉模糊,在电光火石之间握住诛仙的剑刃。

    胜负已经只在毫厘之间。

    因为此时的徐北游已经是强弩之末。

    用不出剑三十六开天一剑,也用不出剑三十五辟地一剑,已经失去了拼命一战的资格。

    如果再无其他手段,自然只能等死。

    只要萧慎能握住这眼前的一剑。

    就能彻底分出胜负。

    两人对此都是心知肚明。

    徐北游不会坐以待毙。

    下一刻,一道身影破开重重剑影,踏足平台,刚好握住了诛仙的剑柄,然后顺势向前一推。

    诛仙的剑锋距离萧慎的心口只剩下不到尺余距离,丝丝缕缕的诛仙剑意如蛇信“吐”在萧慎的胸口上。

    萧慎的胸口上顿时有血迹不断扩大开来。

    萧慎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若是其他的剑也就罢了,就算是冰尘断贪嗔,穿心而过也未必能伤及性命,可眼前之剑却是凶名赫赫的诛仙,被它刺入心房,还有活路?

    就算能活,还能求得长生?!

    徐北游持剑如撞钟,右手持剑柄,左手按剑锋,向前而行。

    在诛仙剑气之前,萧慎的满头白发胡乱飘拂。

    剑尖分分前进,在还有不到寸余距离的时候,萧慎终究还是惜命了,不得不退。

    他退一步,徐北游便进了一步。

    然后就见徐北游的袖中落出一物,刚好落在脚下平台的凹槽中,严丝合缝。

    萧慎顿时脸色大变。

    原本死寂一片的皇城大阵在这一刻重新活了过来,爆发出无数的光芒,彻底淹没了两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