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不平人事不平事
    天机阁的地下大殿中,所有一切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凝固,仿佛变成了一副沉默的画卷,对峙的一老一少也变成了画中人物。

    在“画卷”的留白之地,也就是寻常人看不出端倪的地方,无数剑气纵横交织,变成了一副棋盘,又有无数剑气落下,仿佛黑白对弈落子。

    对峙的两名剑仙,就是对弈落子之人。

    都说观棋不语,可是从来没有下棋不语的说法,所以两人此时仍是言语不断。

    并非是相见恨晚话语多,而是两人在言谈之间做一场心境之争。

    萧慎立在圆台之上,脚下便是传国玺的“安置地”,一手抹过青霜的剑锋,“许麟、上官仙尘、公孙仲谋,还有你,四代剑宗宗主,其实都是一种人,嘴上说着天下事不过一剑事,实际上却是一生不得自在,应了那么一句话,跳死泼猴,落在乾坤套里。”

    “你们这种人,我一向都不喜欢,甚至是厌憎,好在老天爷也不待见你们,所以在你之前的三代剑宗宗主,许麟死于上官仙尘剑下,上官仙尘力竭而亡,算是死在自己的剑下,公孙仲谋稍好一点,既没有死在自己人手里,也没有死在自己手里,死在了千年宿敌的道门手里,算是死得其所,至于你,打算怎么个死法?”

    徐北游望着这个剑宗老祖,平静道:“为剑宗而死,或是为这个天下而死,但绝不会死在此地,更不会死在你的手里。”

    萧慎脸上的笑意更浓,“不会死在此地?不会死在老夫手中?就这一句话可要超过世间万千狂言妄语啊。”

    徐北游说道:“老而不死是为贼,你萧慎痴活四个甲子,差不多算是天下年纪最长之人,老天要收,也该收你这个老贼才对。”

    萧慎放声大笑,“老天若要收我,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收我,何必等到今日?可见老天是对我网开一面的。天要容我,我便能活,而且还能长生不老,可若是天不容你,就算你是初生婴孩,也要夭折于襁褓之中。”

    “也未见得。”徐北游神情淡然,“道祖有言,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万事留有一线,这一线即是生机。”

    萧慎的笑声渐渐敛去,“就算有一线生机,你抓得住吗?”

    徐北游平静道:“抓不抓得住,总要伸手抓过才能知道。正如胜负,总要打过才能知道。”

    萧慎微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不玩这些虚头巴脑的剑意之争,用手中的三尺青锋分出一个胜负?毕竟咱们剑宗中人,不像道门中人,不擅长讲那些大道理。”

    徐北游扯了扯嘴角,“话说得不错,就是有一点,没有什么‘咱们剑宗中人’之说,只有我才是剑宗之人,至于你……”

    他一字一句道:“不配。”

    萧慎眼底浮现阴沉之色,缓缓道:“你知道当年剑宗的剑气凌空堂是怎么被灭的吗?”

    徐北游针锋相对道:“好汉不提当年之勇,不要忘了那么一句话,一代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萧慎毫无征兆地以手中青霜在身前画出一个大圆。

    徐北游的脚下也随之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圆圈,好似是画地为牢。

    萧慎冷冷笑道:“老夫活了很多年,与很多人交过手,胜过也败过,但是除了萧白之外,从未被人逼到过绝境中,就算是败,也不至于死,反倒是那些胜过老夫的对手,包括萧白在内,这些年来一个接一个地都死了,死得一干二净。”

    徐北游改为单手握诛仙,“我年纪肯定没你大,与人交手的次数也肯定没你多,不过……我从未败过。”

    徐北游此言不是自吹自擂,平心而论,过去几年一路走来,从最早的张狰,到后来的赤丙,再到冰尘,徐北游一路走来,真正的死战苦战,未曾败过。

    当然,死战次数很少就是了。

    话音落下,诛仙剑身上的紫青色剑气大盛,沿着剑身一路蔓延至手掌,然后再延伸至手臂,使他的整条右臂完全被紫青两色所笼罩,如同两条长龙环绕他的右臂游走,熠熠生辉。

    手握青霜的萧慎瞳孔微缩。

    徐北游竟然能驾驭诛仙剑气而不被伤及分毫?

    他与诛仙竟是心意相通到如此地步?

    此时此刻,萧慎再无半分轻敌大意,面对手持诛仙的徐北游,面容肃穆,满头白发无风自动。

    相传草原上有狼群,每次头狼更迭都是血腥无比。

    此时萧慎看待徐北游,就如老年头狼看待一只年轻挑战者,既有怒意,也有轻蔑,但在其下的却是惊惧。

    惊惧。

    老气横秋的深冬终是敌不过意气风发的新春。

    故而惊惧。

    正如萧慎自己所言,他从没走到过绝境中,那也就意味着,他从未与人殊死一搏,自然也就没有剑宗视死如归的剑道。

    vs最、新章,节i上◇》nz

    诚然,真正秉持剑宗剑道的人,诸如上官仙尘、公孙仲谋都已经死了,但他们才是撑起剑宗的脊梁,所以徐北游说萧慎不配为剑宗中人,绝不仅仅因为萧慎当年的叛宗之事那么简单。

    剑修之所以能越境而战,很大程度上都与这种一往无前且九死不悔的剑道,与人交手,每每都能发挥出十二成之力,萧慎丢了它,别说十二成,能发挥出十成实力就已经是侥幸了。

    徐北游重重地一呼一吸,隐约间可见道道紫青之气自他七窍中不断进出,游走于面庞之上,呈现出半青半紫的诡谲景象。

    下一刻,徐北游向前递出一剑,这一剑斩断了萧慎的画地为牢,然后徐北游身形向前,双脚离开地面,衣衫飘摇,简简单单一记剑一直刺青尘。

    青尘抬起手中的青霜,横剑身前。

    一横一竖。

    两者相交处,无数剑气疯狂向外迸射,落在地面上,墙壁上,头顶上,电光火花四溅,将两人的面庞映照得忽明忽暗。

    也幸亏此地是大阵枢机核心所在,与皇城大阵一体,坚不可摧,若是在上头的宫城中,恐怕不知要有多少殿宇为之倾塌。

    萧慎冷笑道:“就这点本事了?”

    徐北游默念一声,“剑宗有剑仙,专事不平事,剑宗有仙剑,专事不平人。”

    诛仙的剑身之上,猛然又绽起一抹赤红血芒。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