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剑气纵横间而言
    有句话叫做“金风未动蝉先觉”,原意是指秋风还未来到,蝉却早已察觉。后来又被引申为修士的玄妙境界,敌人杀心初动,未形诸于外,却已经心有感应。在这偌大宫城中,那些宦官就是蝉,而司礼监秉笔孙知鸿无疑是众多秋蝉中的佼佼者。

    在傅中天掌握帝都局势的第一时间,他便“投诚”,在傅中天狼狈逃出帝都的第一时间,他又是第一个“弃暗投明”之人。

    灯火阑珊的暗卫诏狱中,孙知鸿亲自打开牢门,带着几分谄媚道:“韩相爷。”

    正在闭目静坐的韩瑄抬了抬眼皮,问道:“孙公公,这是何意?”

    孙知鸿弯腰去搀扶韩瑄,“自然是请您老出去啊。”

    老人摆了摆手,没有让孙知鸿搀扶,直言问道:“外头形势有变?还是说老夫的大限到了?”

    “老相爷长命百岁,还得再活个九十九,什么大限不大限的。”孙知鸿笑道:“是小阁老入京,拨乱反正,傅氏逆贼已经逃出帝都了。”

    韩瑄面上波澜不惊,只是沉沉哦了一声。

    孙知鸿再次弯腰搀扶韩瑄,脸上的笑意更甚,“老相爷神机妙算,知道傅氏逆贼长不了,难怪能稳坐钓鱼台,奴婢佩服。”

    这一次,韩瑄没有拒绝,在孙知鸿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起身。

    孙知鸿轻声道:“韩相爷,燕王殿下……”

    他猛地住嘴,然后伸手在自己脸上重重地扇了个耳光,又啐了一口,这才说道:“萧隶他已经说话,要在明日举行大朝会,他要在朝会上认罪伏法。”

    韩瑄重重咳嗽了一声,艰难问道:“南归他人呢?”

    孙知鸿摇头道:“小阁老没说要去什么地方,萧隶也不知道。”

    韩瑄点了点头,又是重重咳嗽。

    孙知鸿满脸担忧,看不出半分虚假,比之孝子还要情真意切道:“老相爷还要保重身体才是,咱们大齐的担子还都压在您老的肩上呢。”

    “不妨事。”韩瑄摇了摇头,“就算我撑不过这个冬天,南归他们能支撑起大局,这就已经足够了。”

    ……

    万寿宫,灯火煌煌。

    宫外是万余倒戈的天策府甲士。

    宫内则是萧知南一人独坐,在她面前桌上有一壶酒,两只酒杯。

    她是大齐的公主,是天家萧氏的最后一人,可按照道理而言,自萧白死后,天家就已经绝后了,需要从其他萧氏族人中寻找一位藩王继承帝位。

    不过此举牵扯之大,足以动摇国体。

    当年大郑武宗皇帝无子,大郑世宗皇帝以藩王身份继承皇帝位,引起大礼仪之争,其表面上是“继统”和“继嗣”之争,实则是旧阁权与新皇权之争,甚至还涉及到儒门中的朱家理学和王家心学之争。

    如今情形也相差无多,有资格继承大统的只有三人,一是与太祖萧煜同父异母的魏王萧瑾,二是出自萧慎一脉的萧隶,三是出自萧公鱼一脉的萧去疾,至于出自萧政、萧疏一脉的萧摩诃,除非是改朝换代,否则绝无可能。

    事实上,前二者已经与反贼无异,若不是他们,大气朝廷也不会走到今日这步,此二人绝不可能继承大统,那就只剩下梁武郡王萧去疾。只是萧去疾向来懦弱,不管是藏拙也好,还是自污也罢,萧白都已经死了,他又凭什么撑起大齐天下的万里江山?

    于是她这个已经嫁人的萧家女子不得不站出来。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就不再是这个家的人,可她毕竟还是姓萧。

    不管世人如何评说,父皇在临死前,给了她顾命大权,由她来主持大局,甚至是选择新君人选,都不能算错。

    现在,她的丈夫已经入城去了。

    为了天下,为了朝廷,为了萧家,为了剑宗,入城去了。

    萧知南拿起酒壶,将两只酒杯分别斟满。

    她拿起其中一只酒杯对着另外一只酒杯轻轻一碰,然后以大袖遮挡,将手中杯酒一饮而尽。

    ……

    天机阁下的大阵中,一老一少两人仍是对峙。

    年轻人双手扶着两道气龙纠缠的三尺青锋,身形微微摇晃,周身不断有血迹渗出。

    站在对面的持剑老人也不好受,胸口上先是渗出一点血迹,然后这点血迹不断扩大,很快布满了整个胸口。

    两人虽未直接交手,但是以剑意剑气隔空交手,其中凶险之处丝毫不逊于三尺之内分胜负的斗剑。

    老人冷笑道:“何苦来哉,先与冰尘一战,能走到这里,想必又与傅中天斗过一场,难道你真把自己当成是上官仙尘了?独步天下?莫能抗手?”

    年轻人默不作声。

    老人脸上的冷笑更甚,“老夫虽然不复巅峰,但依旧不是你这个小小的地仙十五楼可以轻易抗衡,尤其是你先前在冰尘死战一场,本就重伤在身,现在就是想和老夫以命搏命的资本都没有了。”

    若是此时还有一位地仙十六楼以上的大地仙在此,就会看到在两人之间不足百丈的距离中,有一道道剑气纵横交错,有的是相互绞杀,有的是则是分别扑向两人,然后在两人本就重伤的体魄上造成新的伤势。

    两人都没有停手的意思,那么这一幕就要持续到两人中有一人倒下为止。

    年轻人终于是淡然开口道:“萧慎,你不必以此言语乱我心神,你我境况如何,我心知肚明,与其做这些无用之功,倒不如说些其他的。”

    j1更f新最#8快上

    萧慎面无表情道:“好。”

    在剑气纵横之间,徐北游平淡道:“我其实很好奇,你当年背叛剑宗并不奇怪,毕竟剑宗大厦将倾在即,萧氏和道门又是大势所在,得取天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你在那时候背弃剑宗,说得通更想得通,我想不通的是你这个萧氏老祖为什么要背弃萧氏。”

    萧慎反问道:“萧瑾?”

    徐北游摇头道:“他不是背弃萧氏,他是志在天下,你们不一样。”

    萧慎嘴角微微翘起,“他要他的天下,我要我的长生,就是这么简单。”

    徐北游轻声道:“长生。”

    萧慎犹豫了一下,“时至今日,我也不妨说实话。我本想用萧白做嫁衣,劝他汲取天子气运以证飞升之道,在他渡劫成道之时我再暗中偷袭,窃取一份飞升契机,不过萧白藏了一手天子剑,嫁衣没做成,还差点就要了我这条老命,可惜啊,萧白千算万算,没算到天不容他,所以他死了,而老夫却还活着。”

    徐北游感慨道:“原来如此,真是好算计。”

    萧慎冷笑道:“老夫算计了这么多年,在寿元将尽之际仍是没能算计到一个长生,可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死了一个萧白,你徐北游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