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九大法剑又如何
    承天门外的白玉广场上,两人相互对视。

    徐北游不是第一次见傅中天,不过在此之前,两人素无深交,如此近距离地端详,这还是第一次。

    傅中天的真实年纪已经很大,足以做徐北游的祖父辈,但仅从面相上来看还是不惑年纪,面若冠玉,鼻梁高挺,一双手掌更是细腻白皙如女子,在见到徐北游之后,这双手只是轻轻一挥,便有无数紫金二色的符篆自袖中飞出,铺天盖地地朝着徐北游飞去。

    徐北游没有躲避,而是举起手中诛仙,一剑递出,竟是将漫天符篆悉数化为点点飞灰。

    有大风起,吹拂得徐北游的白发猛地向后飘荡。

    紧接着,徐北游一剑点向傅中天咽喉,诛仙在划出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机涟漪。

    傅中天不紧不慢地双手同时挥袖,没有道门大真人拂袖的云淡风轻,倒是有几分慕容玄阴的风采,如同优伶戏子轻抖水袖,妩媚妖娆,所有浮散在空气中的符篆飞灰重新组合成道道符篆,然后再度爆裂开来,宛如元夕时节的烟花,绚烂无比。

    首当其冲的徐北游身形连转,在电光火石之间,身形暴退。

    傅中天轻笑一声,十指连动,数道无形“丝线”自他指尖飞出,在徐北游的头顶结成一张大网,朝他当头罩下。

    }lc.1

    天罗地网。

    徐北游一声长啸,整个人如是与手中长剑合作一体,化成一道凛冽剑光,扶摇直上。

    所谓的天罗地网被剑光一冲而散,傅中天脸色不变,只是由挥袖变为甩袖,一朵朵金莲从袖中飞出,如有灵性,自行结成玄奥阵法,迎向凛冽剑光。

    徐北游所化剑光迅若闪电,在刹那间连闪十二次,每次都幻出八道剑芒,七假一真,放眼望去,漫天尽是辉煌剑光。徐北游出剑十二次,一气击落九朵莲花,虽然还是有三多莲花硬撞在剑光上,一一爆开,炸得剑光明暗不定,但仍是被剑光强行冲破了阵法,直奔傅中天而去。

    傅中天脸色凝重,双手如抚琴一般十指连弹,一轮接着一轮的气机“弯月”自他的袖中回旋飞出,在周围的空间中荡漾起一圈圈的“波纹”,足足七七四十九轮“弯月”连续不断地撞在剑光之上。

    剑光倏然收缩,显出诛仙的原型,以及握剑的徐北游。

    此时徐北游周身有层层白色剑气流转,似是淡白色雾气缭绕,远远望去,有春雨轻盈之感。他深吸一气,运剑,仍旧是直指傅中天,剑身周围似是有烟雾茫茫,所有剑势就似是一蓑“烟雨”,泼洒落下。

    傅中天不得不向后退去,避开这一剑的锋芒。

    徐北游看着傅中天,缓缓道:“听说你也是道门中人?徐某杀得就是道门中人。”

    傅中天淡然一笑,缓缓伸出一手,然后天空中骤然风起云涌。

    黑云如墨,黑云滚滚。

    既像是一锅沸水,又像是天人渡劫。

    傅中天望着这个已经足以与他们这些老人平起平坐的年轻人,淡然道:“想要杀掉傅某人,还要看你手段如何,想来你也知晓道门的九**剑,我担此重任,按照规矩,也执掌法剑一把。”

    所谓九**剑,分别是:紫薇、青萍、纯均、应元、中元、东圣、西玄、北阳、南漓,俱是道祖遗留。法剑并不认主,能否被驱使全部取决于都天印,当年剑宗开派祖师上清大道君凭借自身的通天修为强行镇压青萍法剑,隔断了都天印的玄妙感应,将其带离道门,在逐鹿一战时,玉尘亲自登上剑冢岛,将青萍剑上的封禁彻底除去,这把被历代剑宗宗主驱使的法剑终又重归道门。

    时至今日,徐北游已经陆续见过法剑紫薇、纯均和南漓,若再加上被萧白破去的西玄,九**剑已经陆续有四剑现世。

    傅中天身上的一品公服在风中瑟瑟摆动,但他的脸上仍旧是云淡风轻,晶莹如玉的手掌上炸出几朵一闪而逝的电花,沉声道:“请剑!”

    徐北游神色平静,“冰尘执掌紫薇都未曾拦下我,纵使你有法剑又如何?”

    傅中天没有说话,静待法剑现世。

    苍穹破裂。

    滚滚黑云向四周退散。

    一柄纯黑之剑从苍穹裂口处缓缓探出云端。

    傅中天朗声道:“此剑名为应元,我道门九**剑之四,若是平时,想必奈何不得你,可在当下,斩得你这个重伤之人否?”

    徐北游平淡道:“尽可放手施为。”

    傅中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虚敲一下。

    以黑剑为中心荡漾起一圈肉眼可见的黑色涟漪,滚滚黑气如一个不断扩大的圆圈向四周扩散开去,转眼间弥漫一方天幕。

    徐北游无动于衷。

    黑气漫天盖地,朝其下的徐北游层层下压,不过在距离徐北游头顶上还剩下三丈距离时就骤然消失不见。

    不管黑气如何汹涌向前,都是徒劳,徐北游以诛仙剑气结成剑幕,将黑气层层削减,使其始终不能前进分毫。

    傅中天再屈指一弹。

    应元法剑的整个剑身从云层中全部探出。

    这一刻,傅中天的脸上无悲无喜,手掌猛然往下一挥,好似将领号令大军出击。

    高悬在天幕上的应元法剑轰然落下。

    一道接天连地的黑线携带着滚滚黑气自上而下,瞬间吞没徐北游。

    不过很快就烟消云散。

    傅中天的神态骤然凝重。

    只见一枚上有九龙交纽的印玺悬于徐北游的头顶,道道玄黄之色垂落,使得这一剑根本无伤于他分毫。

    传国玺,上应人道大势,下是这座皇城大阵的枢纽核心。

    天时地利尽在我手,就算我是重伤之身,就算我十七楼的境界已经摇摇欲坠,你又如何与我相争?

    徐北游冷笑道:“轮到我出剑了!”

    剑三十二,斩龙一剑。

    在这一刻,诛仙剑身上的剑芒延伸出十余里,横贯天际,当空斩落。

    斩龙一剑。

    这一剑本就是为了斩杀道门的护法真龙!

    天地间的龙吟连绵不绝,头顶云海好似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诛仙所化剑芒带起轰隆如雷鸣的浩大声音,狠狠斩在应元法剑之上,顿时无数黑气自应元法剑中溢出,然后化成黑云,一时间,天幕低垂,仿佛触手可及。

    下一刻,应元法剑寸寸碎裂。

    天上黑云如退潮之水,开始急速收缩。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