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且向危楼俯首看
    这一战,徐北游在斩杀周铜之后,又以一己之力诛杀都尉以上的大小将领十余人,及其亲兵三百余人。

    在主将和大小将领悉数战死之后,群龙无首的万余大军彻底陷入死寂的境地之中,剩余的将领中,再没有人敢于贸然对徐北游出手。

    徐北游在众多军伍的环绕之下,安之若素地坐在周铜的尸体旁边,双手扶着诛仙,缓缓说道:“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朝廷平日里养着你们,是为了朝廷有难之时,你们能站出来,为君父、为朝廷、为国家、为天下而战,可你们都在做些什么?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不谈什么天下大义,就说当下眼前,我大齐朝廷不是大楚、大郑等前朝,从来没有好汉不当兵之说,优待将士,军饷是前朝大郑的两倍,你们扪心自问,可对得起自己吃的那份军饷?”

    徐北游顿了下,继续说道:“当年的中军,号称天子亲军,是为太祖高皇帝麾下大军中最为精锐也是最为亲信的大军,所以被太祖皇帝带到了帝都,成为今日的中军。后来太祖高皇帝从西北军择取精锐,扩编暗卫府,从中军择取精锐,扩充天策府虎营,此二者成为驻守皇城之精要核心,主要职责就是护卫天家皇室,那我问你们一个问题,谁是天家?是此时皇城中的燕王萧隶?是那个所谓的阁揆傅中天?还是江南的魏王萧瑾?”

    徐北游的声音不大,却能清晰传到近万余人的耳朵里,于是偌大一座军阵彻底寂然无声。

    徐北游没杀陈陌灵,此时他就站在徐北游的不远处,嘴角泛起苦涩,深呼吸一口气,“帝婿所言甚是。”

    徐北游望向陈陌灵,说道:“听说尊师正是那位傅阁老?真是巧了,家父也曾出任内阁首辅,所以我是否应该称呼你一声小阁老?”

    陈陌灵低声道:“不敢。”

    -☆唯s一#正|版i,●其他3都是盗版s+

    “敢与不敢,不是你说了算,而是帝都城里的那位傅阁老才说了算。”徐北游冷然道:“我今天之所以不曾杀你,是希望陈小阁老帮我这个徐小阁老一个忙。”

    陈陌灵轻声道:“请小阁老吩咐。”

    徐北游平静道:“吩咐谈不上,只是要请小阁老替我约束军纪,静候公主殿下到来。”

    陈陌灵点头道:“请小阁老放心。”

    徐北游缓缓起身,御回剑匣和诸剑,将诸剑和诛仙送回剑匣之后,重新背起剑匣,冷晒道:“不要叫我小阁老,老阁老都被你们送进诏狱了,哪里还有什么小阁老。”

    陈陌灵点点头,略微迟疑之后问道:“敢问帝婿,我陈陌灵到底是死是活,若是死,何时去死?若是活,又该如何能活?”

    徐北游淡然道:“这得看你自己,也要看帝都城中的傅阁老。”

    陈陌灵沉声道:“陈某人不是那顽固之辈,分得清利害关系,为了苟活可以做些违心之事,可如果帝婿是想让我与师尊倒戈相向,那帝婿也未免太小看我陈陌灵了。”

    徐北游平淡道:“师恩大于天,我徐北游也是有师父的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陈陌灵犹豫片刻,又问道:“帝婿想要依靠这万余人反攻帝都?”

    徐北游摇头道:“未曾想过。”

    徐北游说道:“帝都的事情,由徐某人一力解决,不劳烦他人,毕竟徐某是萧家的女婿,也算是半个萧家之人,没有自家的事情交给外人插手的道理。”

    陈陌灵点了点头,“萧隶姓萧,师尊是林太后的表弟,帝婿此言在理。”

    徐北游轻声道:“何谓天家,天下之家,天下大事都围绕着一家一姓,此谓之天家。”

    就在此时,一辆孤零零的马车从驿道尽头朝万寿园驶来。

    徐北游与陈陌灵走出万寿园,道:“陈都督,准备迎接公主殿下吧。”

    陈陌灵沉默着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当萧知南走出马车时,陈陌灵率先出阵向前,跪倒在地,毕恭毕敬道:“罪臣陈陌灵参见公主殿下!”

    提前脱离大部队而先行一步来到此地的萧知南走下马车,缓缓前行。

    脚步声不大不小,一步一步都踩在陈陌灵的心口上,使得陈陌灵感觉自己的心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

    这位公主殿下竟然也是地仙十二楼境界以上的大修士!

    原本只是半低着头的陈陌灵不得不完全低下头去。

    当萧知南来到陈陌灵面前停下脚步时,陈陌灵终于缓了一口气。

    在陈陌灵的沉默中,近万大军密密麻麻全部跪下,齐声道:“参见公主殿下。”

    ……

    秋寒逐渐刺骨的夜色之中,徐北游和萧知南携手走在万籁寂静的万寿园中,走到前海附近,恰逢一轮明月映入湖水之中,湖岸周围又有楼阁亭台的倒影,两人停下脚步,徐北游望向此景,轻轻道:“枇杷寂寞,空留着绿墅香坟,对此茫茫,百感交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萧知南侧身温柔握住丈夫的手掌,续接下联:“曲槛回廊,消受得好风好雨,嗟余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楼俯首,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徐北游叹息一声,“这是蜀州锦城望江楼的长联,初读的时候,并无太深感悟,可是到了此时此情此景,倒是能品出其中三味了。”

    萧知南柔声道:“当年皇祖父和皇祖母就是从这座万寿宫启程,去往帝都,成就了大齐的千秋江山,今天轮到了我们夫妻二人,可不能灰心丧气。”

    “我何曾是未战先怯之人了?”徐北游笑道:“当年一无所有时未曾灰心,更未曾知难而退,到了今日,就更不会如此了。”

    两人走进一座亭中,凭栏而坐,萧知南把脑袋轻轻搁在徐北游的肩膀上,“你要独自一人入京?”

    徐北游轻轻握起拳头,点头道:“傅中天让周铜来拦路,那就说明他们还未完全掌握帝都的局势,不敢放任你这个最大的变数入城,如今帝都城内局势不明,我先入城,你在这儿暂留三日,等待谢先生和陛下的灵柩来到此地,然后再行入城。”

    萧知南微微蹙眉,“那你的伤势?”

    徐北游深呼一口气,说道:“我正要说此事,我还要向你借样东西,以助我温养伤势。”

    萧知南问道:“什么东西?”

    徐北游轻声道:“传国玺。”

    ……

    西北边关,草原大军压境。

    江南大江,魏国水军横锁。

    东北还有牧王麾下的二十万大军。

    帝都城内新君驾崩,逆臣把持朝政。

    正是偌大一个大齐朝廷风雨飘摇之时。

    就在此时,背着剑匣的徐北游终于要重返阔别半年之久的帝都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