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为虎作伥皆当诛
    h看5正lz版7章节*上.◎?

    军阵之中,徐北游的身形之快,快到只让人见到一片残影,断了一臂的周铜只能一退再退。

    徐北游出剑如弓弩激射,如一道道炸雷,狠狠落在周铜的胸口上。

    徐北游的剑道如何,在许多老辈修士看来,不过是运气好,机缘重,其本身并未有什么可以称道之处,徐北游并不否认这一点,不过他也绝不仅仅是依靠先辈遗荫,更不是躺在功劳簿上的纨绔子弟。他从不以机缘深厚就懈怠片刻,自年少时偶遇公孙仲谋起,日日勤练不缀,时至今日,不敢说出剑百万,出剑十余万还是有的。

    一剑崩出,如山崩海啸,轰然作响。

    被徐北游一剑挑出之后,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周铜再次向后倒飞出去数十丈,数架雷霆弩车被撞得粉碎,数十名来不及躲避的掌弩官更是被当场撞死。

    在去年秋台一战时还被周铜完全压制的徐北游,在短短半年之后,在帝都城外的万寿宫,在近万甲士的围绕中,将周铜打得没有半分还手之力。

    徐北游没有再继续追击,只是立在原地,倒持诛仙,任由藏身于军阵中的众多暗卫朝他层层激射。

    曾经取走无数修士性命的灭神箭呼啸成风,带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痕迹,甚至附近的众多甲士都觉得脸面生疼,不过这些灭神箭在距离徐北游还有大约三尺距离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凝滞不前,不管箭头如何飞速旋转,始终不能突破如同天谴的三尺距离,以至于箭身弯曲出一个惊人弧度。

    虽说徐北游在与冰尘一战之后,体魄破碎不堪,甚至可以说极为脆弱,犹如纸糊的花架子,就算周铜这等地仙十重楼境界的武道修士,只要能够近身三尺之内,也极有可能重创徐北游,可关键在于,谁能近身三尺?

    就算近身三尺,可还有这么一句话,剑修身前三尺之内即无敌。

    到那时候,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如此僵持片刻之后,所有灭神箭悉数寸寸碎裂,无一能够近身徐北游。

    狼狈起身的周铜怒吼一声,一步踏出,仅存的一拳直迸发如雷,直逼徐北游的中门,势如山崩。

    这一拳传自大楚武圣李孝成的武道,本名就是崩山。

    徐北游轻轻抬手诛仙,以剑首撞在周铜的这一拳上,不但将这一拳生生破去,还顺势狠狠砸在周铜的胸口上。

    那副集合了大齐朝廷工部和天机阁两者之力的珍惜玄甲出现无数裂纹,破碎不堪。

    周铜被摔出去十余丈的距离,浑身浴血。

    徐北游在说出“乱臣”、“贼子”、“立诛”六字之后,终于是开口道:“周铜,乱臣贼子,本应立诛不赦,不过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弃暗投明,可还有一线生机。”

    周铜咬牙不语,挣扎着起身。

    徐北游仍旧倒持诛仙,轻描淡写道:“这次是剑首,下次可就是剑尖了,你觉得自己还有几分活下来的可能?勿谓言之不预也。”

    周铜不敢再与徐北游正面硬抗,起身之后身形向后急退。

    与此同时,一直旁观的陈陌灵也终于出手,腰间绣春出鞘,由于速度太快,以至于带出道道残影,层层刀光连接起来,仿佛是一片片鳞次栉比的鱼鳞。

    始终是倒持诛仙徐北游一挥袍袖。

    看似轻描淡写,但这是漫天刀光都被这一袖悉数席卷,一扫而空。

    徐北游再一抖落袖口,刀气四溢而出,先前手持天机弩的暗卫纷纷中刀倒地,皆是一刀毙命。

    直到这个时候,陈陌灵心底的最后一丝侥幸终于是完全荡然无存,自己在徐北游面前,根本没有一战之力,更不用说什么相提并论了。

    不过周铜已经趁此时机退入到万寿园中,并且由他的亲卫护卫在前。

    徐北游终于改为正持诛仙,冷笑道:“好言相劝你不听,那好,既然你不愿意回头是岸,那就淹死在苦海中吧。”

    心神巨震的周铜不顾伤势向万寿园的前海方向退去。

    徐北游向前迈出一步,大袖飘摇,一抹长虹平地扶摇而起。

    在周铜的视线中,根本看不到徐北游的身影,只有一抹绚烂剑光占据了他所有的视线。

    他的数百亲卫根本没有抵挡之力,被这一剑摧枯拉朽地完全破开。

    数十名首当其冲的拦路之人在这一剑面前,全部化作飞灰,没有一人幸存。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是天下皆知的道理,难道你们不知道?现在君都死了,你们不思君恩也就罢了,还助纣为虐,岂有不死之理?”

    徐北游一怒之下,两旁之人也未能侥幸,被徐北游所携带剑气所伤,尸横遍野。

    已经退无可退的周铜只能喊出“饶命”二字,可惜为时已晚。

    徐北游出剑未停,一剑之下,周铜的另外一只胳膊也高高飞起。

    这位大齐朝廷的新任兵部尚书成了一位彻彻底底的无臂之人。

    武道修为可达地仙十重楼境界的周铜踉跄后退。

    徐北游再向前踏出一步,又是一剑递出。

    周铜终于是被一剑透胸而过。

    自知绝无生路的周铜被激起了凶性,他毕竟曾是领兵武将,又是血气武修,如何能坐以待毙,既然没了双臂,他便以头颅为大锤,以山崩之势,带着一往无前的壮烈意味,毫无保留地狠狠撞向徐北游。

    不过未等周铜撞到徐北游,徐北游已经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将玄甲踢得粉碎,整个人脱离诛仙,向后倒滑出去数十丈。

    周铜双膝跪倒在地,身上的玄甲已是彻底支离破碎,只有零零散散的甲叶还勉强挂在身上,露出其后的血肉模糊。

    他试图挣扎起身,却是徒劳无功,只能不断呕血。

    徐北游的这一脚,看似只是一脚,实则也可以看作一“剑”,这一“剑”不仅仅是将周铜击退出去,还将他的下丹田完全击碎,使得周铜体内的气机彻底呈现出溃散之态。若非周铜是体魄坚韧的武道修士,体魄堪比佛门金身,否则恐怕当下就已经身死。

    徐北游冷然道:“徐北游立诛乱臣贼子周铜于万寿园,无赦。”

    话音落下,周铜体内的诛仙剑气彻底由内而外爆发开来。

    就在前不久还满腔雄心壮志的新任兵部尚书,就这么死了。

    还想要跟随傅中天更上一步的周铜,死不瞑目。

    他生前最后一个念头,不是恨徐北游,而是恨一直在作壁上观的陈陌灵。

    徐北游任由数十支雷霆弩车的弩箭射来,以手中诛仙一一挡下,环顾四周道:“尔等不思忠君,不思报国,为虎作伥,皆当诛。”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