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乱臣贼子立诛之
    周铜沉吟道:“我曾与徐北游交手,那时候他不过是地仙八重楼的境界,却能与我两败俱伤,除了诛仙之利以外,此子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其决死之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让人难免生畏。”

    陈陌灵想起秋台之事,当时他也在场,亲眼见证了两人交手,的确如周铜所言,很是让人望而生畏。

    周铜笑道:“不过大势不可逆,时至今日,他区区一人也难以翻出什么风浪,傅阁老算无遗策,也应有后手才对。”

    陈陌灵会心一笑。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周铜和陈陌灵来到万寿宫外,在其面前出现了一个雄壮军阵。

    军阵对抗修士的绝佳利器有四样,分别是弓、弩、炮、重骑军,此时除了没有重骑军之外,其余三种利器样样不缺,以雷霆弩车为主,又有暗卫府的天机弩辅阵,更有神威大将军炮压阵!

    五大禁军镇压各地无法无天的修士,打破“侠以武犯禁”的惯例,那可不是光靠嘴皮子讲大道理就能成事的,正是这些弩炮齐上,才用无数条性命给天下修士讲明白一个道理。

    所谓雷霆弩车,寓意地仙飞升要经受雷罚之刑,此弩便是效仿天道专杀地仙。一架雷霆弩车需要三十六名掌弩官操纵,每支弩箭几乎有等人之高,箭头取以灭神箭之利,专破各种护体法宝罡气,号称一箭一飞剑,一箭射出,几乎相当于巅峰人仙境界的舍命一击,足以重伤寻常地仙境界,如果再辅以天机阁的天机士以秘法蒙蔽感知,并以自身气机为牵引,就可用数架雷霆弩车布下一方足以绝杀地仙高手的伏阵。

    就算是地仙十二楼以上的大修士,哪怕一架雷霆弩车无法建功,那么两架、三架,甚至是数十架雷霆弩车集中针对,一个地仙修士又能如何抵挡?

    此时阵中的雷霆弩车又岂止是数十?足足有上百架!

    周铜自负地仙十重楼的境界,又有傅中天赐下的一件珍贵玄甲,没有“龟缩”在军阵的重重护卫中,而是亲临前线,眯起双眼,仿佛已经胜券在握,对身旁的陈陌灵笑言道:“如此阵势,必让区区一个徐北游有来无回。”

    不过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的同时,耳边骤然响起炸雷,“乱臣!”

    这个声音极大,震得周铜的耳中嗡嗡作响,可谓是“如雷贯耳”,只是他周围所有人包括同样是地仙境界的陈陌灵在内,竟是对此一无所觉,似乎这个声音单单只在周铜一个人的耳边响起。

    周铜下意识握紧双拳,脸色略显晦暗。

    站在周铜身旁不远处的陈陌灵发现了他的不对劲,这位心思深沉的年轻人有些匪夷所思,自言自语道:“难道徐北游没有受伤?可这怎么可能?道门镇魔殿的太乙救苦天尊毕竟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啊。”

    下一刻,周铜和陈陌灵的视野中,一点光芒骤然亮起,好似秋日高旷夜空中的一粒寒星。

    竟是那徐北游人未至剑先至,有一剑飞掠而至,如同夜空下有彗星扫过。

    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剑,来势之凶猛,速度之快,超乎周铜想象太多,以至于周铜根本来不及躲避,唯有硬抗一途。而任凭他心思急转,如何算计,他发现自己若是硬扛下这一剑,必然是个重伤的下场。

    若是此剑中蕴含有诛仙剑气,一旦伤重在此剑之下,周铜很是清楚,他这一身修为八成要付诸东流,哪怕是傅中天来此也救不得他,后半辈子最好的结局也是变成个半死不活的废人,当年道门的无尘大真人就是前车之鉴。

    这一刻,周铜只能运转气机遍布全身,然后双臂交叉护住面门,选择硬扛死守。

    三尺青锋转瞬即至。

    剑尖刺在周铜交叉的双臂之上,刹那间悬停。

    突然一声炸雷彻底响彻整个军阵。

    “贼子。”

    这次的声音同样是极大,不过不再仅仅在周铜一人的耳边响起,而是让万余大军都被震得耳鸣不止。

    u最4新`“章#节+上9

    原本悬停的飞剑瞬间气势大盛,颤鸣不止。

    身材魁梧的周铜被飞剑撞飞,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形轨迹,轰然落地,砸碎了一架雷霆弩车。

    重重落地后的周铜脸色苍白,低头望向自己的双臂,这件号称硬若金刚的玄甲的臂甲已经彻底粉碎,他的两只小臂更是被一剑刺穿。

    此时三里之外,有个背负剑匣的年轻人看似走得不急不慢,只是身形前进极快,仿佛是道门缩地成寸的神通。

    他以一道直线之势直奔周铜而来。

    周铜从雷霆弩车的残骸中缓缓起身,重新站定,有几分心有余悸。这个年轻人,竟是如此可怕,仅仅是一剑,就差点了要了他的性命。

    这次他不敢再逞能,身形向后退去,打定主意要藏身于军阵之中。,一退再退的周铜退至自己的亲卫之中,停下脚步,吐出一口血水之后,脸色狰狞道:“此子绝不可留。”

    此时,徐北游距离周铜的军阵只剩下不到一里的路程,不过还不到雷霆弩车的最佳射程,若是此时射箭,对于一位十七楼的大地仙而言,只能是白费功夫。

    双方都已经遥遥可见。

    徐北游的视线透过层层人群,锁定了身披玄甲的周铜。

    周铜也知道正主到来。

    那个曾经和自己两败俱伤的剑宗少主。

    周铜的呼吸不自觉变得急促起来。

    一直徒步行走的徐北游忽然停下脚步,将背后的剑匣立于身前。

    下一刻,剑匣大开,匣中又飞出足足十把飞剑,就像十点寒星,一闪而逝。

    飞剑之快,让操控雷霆弩车的掌弩官根本来不及反应,然后一架架弩车就被飞剑摧毁。

    紧接着剑匣中又升起一剑,气息浩大,剑身上有紫青两色的“长龙”纠缠。

    徐北游握住这一剑,开始骤然前冲。

    眨眼之间,这个年轻人就凿穿了周铜自认为万无一失的弩阵。

    徐北游的速度自然不能跟弩箭相比,但是他只要比操控雷霆弩车的掌弩官更快就已经够了。

    当周铜可以清晰看到徐北游的面容时,在徐北游的身后是满目狼藉,弩车残骸和尸体交织。

    这座大阵竟是被徐北游一人一剑从中生生劈开,而且剑不沾血,人亦不沾血。

    此时徐北游距离周铜不过十余丈的距离,终于说出了第三句话,“立诛。”

    周铜屏息凝神,没有急着出手,对于眼前年轻人的话语也没有回应。

    远处的陈陌灵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这就是地仙十七楼境界的剑仙吗?

    此时此刻的陈陌灵已经没了嫉妒等情绪,因为他发现两人之间的差距竟是如此之大,大到已经让他放弃追赶,最起码在二十年内都是如此的地步。

    徐北游说完此二字之后,身形一闪而逝。

    周铜只能在仓促之中双臂交错,挡住胸口。

    下一刻,只见一只胳膊高高飞起,只剩一臂的周铜轰然后退,双脚在地面上犁出两条长达十余丈的深沟。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