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万寿宫前结弩阵
    万寿宫又名万寿园。

    {qk首发

    万寿园乃是由大郑太祖皇帝始建,位于帝都以北,从安定门出城,沿着官道骑马而行大约一个时辰,就是万寿园。经过大郑历代皇帝的扩建修葺,如今的万寿园占地一千五百亩左右,园内有前湖、后湖、挹海堂、清雅亭、听水音、花聚亭等仿江南山水建筑,被誉为帝都第一园。当年萧煜挥师入关,就曾在此园中暂住,后来萧煜登基,此园更名为万寿宫,划归为皇家所有。

    按照徐北游和萧知南等人回京的路线,万寿宫刚好处在他们进京的必经之路上,所以就在此时,一支归于天策府虎营的精锐大军倾巢出动,兵力大约万余人,携带神威大将军炮等重器驻扎于万寿宫外围,也刚好是堵在了一行人回京的必经之路上。

    至于领兵之人,正是刚刚由大都督府都督同知升任为兵部尚书的周铜。其实兵部尚书和都督同知是同等品级,之所以说是升任,是因为都督同知是个有名无实的虚职,看似位高权重,实则掌兵大权都在大都督和五位左都督的手中,反而是兵部尚书一职,位列六部九卿,哪怕权柄被大都督府分割大半,也可谓是实实在在的实权在握。

    万寿园内一座被临时充作中军大帐的偏殿中,老将周铜负手望着挂在墙上的地图,怔然出神。

    当日在庙堂之上,他属于识时务者之人,其实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如此,早年端木睿晟得势之时,他依附于端木睿晟,后来端木睿晟谋反被诛,其党羽亦被大肆株连,周铜怕被牵连,又转投于新任暗卫府都督傅中天的门下,如今傅中天成了阁揆,水涨船高,他也摇身一变成了大齐朝廷的新任兵部尚书。

    对于这次傅阁老亲自交代下来的差事,周铜心中也有一番计较,为什么让他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兵部尚书来“劝”公主殿下暂留于万寿园,而不是什么礼部尚书、吏部尚书来讲道理,正是因为公主殿下绝不会听口头上的“劝诫”,唯有动用武力,方是正道。

    当然,他也听说了那个消息,平安先生张百岁、次辅谢苏卿、还有那个帝婿徐北游,都在此行队伍之中,不过在临来之前,傅阁老亲自对他面授机宜,平安先生张百岁已经被道门镇魔殿殿主尘叶所阻,徐北游与镇魔殿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一战之后元气大伤,不足为虑,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一个谢苏卿,难道一个地仙十重楼的周铜再加上一万精锐大军,还拦不下来?

    周铜当即在新任阁揆面前立下了军令状,若是拦不下萧知南等一行人,提头来见。

    此时殿中除了周铜之外,还站着一名身着黑色锦衣的年轻暗卫,手扶腰间刀柄,对正背对着自己的周铜说道:“刚刚得到直隶州督察使那边送来的密报,公主一行人已经离开渤海府,按照正常道理而言,大约再有三日的时间便能抵达万寿园。”

    周铜嗯了一声,转过身来笑道:“听说阁老已经把暗卫府的大权都交于陈老弟的手中,想来再过不了多少时间,你这位都督同知就要去掉同知二字,成为我朝最年轻的暗卫府都督了,真是可喜可贺啊,老夫今天在这儿提前道喜。”

    陈陌灵摇头道:“周大人过誉了。”

    周铜大笑道:“不是老夫过誉,而是陈老弟太过自谦了,你是傅阁老的学生,难道傅阁老还能把暗卫府交给别人不成?话又说回来,日后陈老弟飞黄腾达,老夫还要靠你多多提携才是。”

    陈陌灵虽然连道不敢,神色中亦是谦恭,但眼底深处却是满是自傲,其实他从未曾将周铜这个所谓的兵部尚书真正放在眼中,不过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罢了,而且已是垂垂老矣,又是何足道哉?

    周铜脸上冷笑一闪而逝,不动声色道:“这次‘请’公主殿下去万寿园,还要靠陈老弟与老夫同心协力才行。”

    陈陌灵点头道:“这是自然。”

    待到陈陌灵告辞离去之后,周铜坐在那张虎皮大椅上,陷入沉思。

    这次朝堂变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他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因为先前他受端木睿晟牵连的缘故,哪怕他在后来又投入傅中天的门下,此生仕途想要再上一步也已是无望,可如今是萧隶和傅中天当权,那么他可谓是时来运转,别说是一个兵部尚书,就是镇守一方的左都督,乃至于封爵加勋,也绝不是什么奢望。

    周铜脸上浮现淡淡笑容,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拦住萧知南一行,把她以及太宗文皇帝的灵柩留在万寿宫,看这架势,等到牧王的东北大军入关之后,燕王就会登基,到那时候,君臣名分定下,那些暂时被关押在诏狱中的文武群臣就能顺理成章地定下罪名,该杀的杀,该放的放,空出的许多位置,自然有人填补,他这位“从龙国功臣”必然能再上一层楼。

    想到这儿,周铜又想起了那个把自己重伤的年轻人,脸上的笑容渐渐转为冷笑。

    徐北游,剑宗少主,大齐帝婿?

    周铜重重冷哼一声,待到大势已定之后,区区一个徐北游又能掀起什么浪花?无非是陪着那位公主一起去给两位先帝殉葬罢了。

    周铜脸上的笑意更甚,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就在此时,陈陌灵去而复返,不等周铜开口询问,已然说道:“周大人,刚刚暗卫府密报,有一剑仙正御剑朝我们大军营地而来,若无太大意外,应该是徐北游,最迟一炷香的功夫。”

    周铜愣了一下,他可是无比清楚徐北游刚刚与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太乙救苦天尊战过一场,受创不浅,不由笑问道:“徐北游疯了?着急送死来了?”

    陈陌灵摇头道:“不好说,不过依我之见,不管徐北游的伤势如何,还是尽快布置防线,毕竟如今的徐北游大约有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又是战力不可以常理揣度的剑修,若是他执意一人一剑破阵,不可小觑。”

    周铜神情平静,他毕竟是多年领兵的老将,没有大意到等着那位新晋剑仙杀到自己面前,沉声道:“来人,传令下去,依托万寿园摆开阵势,将雷霆弩车和神威大将军炮都拉出来,我倒要看看他徐北游到底有什么本事,是否真能一剑可挡百万师。”

    门外校尉应诺一声,转身匆匆而去。

    陈陌灵轻声说道:“周大人请放心,这次我暗卫府也另有布置,就是为了对付徐北游、张百岁等人,虽说如今的徐北游跻身地仙十七楼境界,但毕竟有伤在身,还不至于以一敌万。”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