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新愁旧恨家国同
    对于许多经历过十年逐鹿的老人来说,如今的天下无疑是大乱将起,而战事主要集中在三处,西北、北地一线、江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其中江南战场,禹匡的江南后军固守八百里洞庭,萧瑾魏国大军迟迟未曾进攻,两者陷入相持,北地一线的战场同样如此,辽王牧棠之拥兵二十余万兵临山海城下,不过却迟迟没有攻城,固守山海城的赵无极丝毫没有主动出击的意图,两者僵持不下。

    被困帝都城的韩瑄等人知道,正在赶往帝都城的萧知南等人也知道,萧瑾和牧棠之是在等,等帝都之变有一个明确结果,如此一来,他们就能以更少的兵力拿下江南和北地一线,甚至是兵不刃血。

    唯有西北战场,与此二处完全不同。

    有两点原因,第一,不管怎么说,东北和魏国都是中原一脉,而草原虽然曾被大齐太祖皇帝萧煜短暂收服,但终归还是非我族类。第二点原因更是重中之重,如今的草原正在闹白灾,事关全族生死存亡,所以这一战是生死之战,故而西北的战场极为惨烈,寸寸山河寸寸血。

    在张无病亲临战场之后,终于是勉强稳住局势,守住了林绵,不过草原大军还算不上伤筋动骨,仍旧对林绵虎视眈眈。

    总体而言,战事还在朝廷的掌控之内,只是如今的朝廷已经不在掌控之中了,这时候朝廷传出一个消息,皇帝陛下萧白因不敬上苍,引来苍天震怒,已经死于煌煌天诛之下,大都督魏禁病故,首辅韩瑄因意图不轨被投入诏狱。又经群臣合议,由燕王萧隶出任摄政王,总理军政大权,以训政。傅中天出任内阁首辅,总理政务,魏无忌出任大都督,总理军务。

    天下为之震动。

    此事之后,僵持许久的湖州和北地一线重燃战火,浩浩荡荡的魏国水军沿着大江逆流而上,开始向驻守于八百里洞庭的江南水师展开第二次进攻。

    与此同时,北地一线的东北大军在赵无极执意不肯听从帝都朝廷的退兵旨意之后,也开始大举攻城。

    原本还看似缓和的天下大势,在一瞬间就变得激烈起来,如同即将沸腾的热水。

    也就在这个时候,萧知南等人的队伍抵达了直隶州渤海府。

    此事传回帝都之后,摄政王萧隶召集已经分别已经成为文武百官之首的傅中天和魏无忌商议如何迎接太宗文皇帝的灵柩。

    与其说是商议,其实还是以傅中天的意思为主。萧隶出自萧慎一脉,如今萧慎重伤不出,萧慎底气不足,自然不敢有太多异议,而魏无忌情况更为特殊,他算是个“降将降臣”,更不好忤逆傅中天的意思。

    如今的傅中天可谓是人如其名,如日中天,朝廷看似是以燕王萧隶这位摄政王为尊,实则是傅中天把持朝政,犹如大郑末年的大丞相萧烈,名为阁揆,实为摄政。

    因为天劫的缘故,甘泉宫损坏严重,飞霜殿被临时开辟为议事所在,此时的飞霜殿中,萧隶高坐主位,傅中天和魏无忌分居左右。

    萧隶面带忧色,“萧知南要回来了,虽然她是女子之身,但是按照道理而言,她才是真正的嫡宗皇室,而且朝廷的传国玺还在她的手中,若是任由她返回帝都,那些刚刚被傅阁老镇压的文武群臣,怕是又要再起变数,不知傅阁老和魏帅是什么意思?”

    傅中天语气平静道:“虽然萧知南是一介女流之身,但论谋略,更胜于萧白,萧玄在世时曾不止一次说过,若她是男儿身,便将她立为太子。如今看来,张百岁、谢苏卿、徐北游都是支持她的人,的确不可小觑这位公主殿下。”

    萧隶的视线转向魏无忌。

    魏无忌轻声附和道:“傅阁老所言不错。”

    萧隶向后靠在椅背上,问道:“依照两位之见,是否让她入城?”

    魏无忌默不作声。

    傅中天不疾不徐道:“殿下不必忧心,萧知南毕竟是个女子,自古以来没有女子继承大统的道理,只是如今的帝都城内情形不明,所以依照我的意思,还是暂时不让她们入城为好。”

    萧隶沉默片刻,问道:“让谁去?”

    傅中天道:“就由新近就任兵部尚书的周铜亲自‘出迎’,请公主殿下在城外万寿宫暂歇,太宗文皇帝的灵柩也就暂且停于其中,毕竟宫里已经有一个大行皇帝,若是再来一个大行皇帝,那岂不是要大乱?”

    萧隶略微思量后点头道:“傅阁老所言甚是。”

    然后他望向魏无忌,问道:“魏帅怎么看?”

    魏无忌脸上无喜无悲,似乎事不关己,只是漠然道:“傅阁老所言是老成谋国之言。”

    萧隶点头道:“那就一切按照傅阁老所言照办,由内阁票拟,令齐阳公主萧知南暂歇于万寿宫,然后送交司礼监批红,本王用玺。”

    傅中天起身道:“那就如此吧。”

    直隶州,渤海府。

    御剑而来的徐北游追上了萧知南等一行人,夫妻二人在历经近十天的离别之后,再度重逢。

    虽然萧知南已经是竭力掩饰,但徐北游还是看出许多不同寻常的意味。

    待到夫妻两人短暂独处时,徐北游伸手轻轻抚过妻子的脸庞,柔声问道:“哭过了?”

    萧知南低低嗯了一声,低垂下眼帘,然后眼角的泪便止不住了。

    她只是流泪,却不哭出声。

    在外人面前,她是每逢大事有静气的公主殿下,哪怕是听闻萧白的死讯之后,也只是神情平静地说了一声,知道了。

    可是对于自小兄妹感情极笃的萧知南而言,这区区三字是何等之重?

    不管她先前对萧白的一意孤行如何恼怒,兄妹毕竟还是兄妹,多年的兄妹之情做不得假。尤其是父皇和母后在短短半年之间相继离世,自小最疼爱她的兄长也死于非命,其打击之大,更甚于从小就没有父母兄弟的徐北游。

    她何尝不想大哭一场?

    可是在此国事艰难之际,父母兄长相继离去,萧室皇族只剩下她一人,父皇临终前的嘱托犹在耳边,那颗象征着国之正统的传国玺就在怀中,仿佛整个大齐的重担都压在她这个弱女子的身上。

    她又能如何?

    当她见到丈夫之后,终于是不再掩饰,如释重负地伏在徐北游的怀里,低低呜咽。

    徐北游伸手轻抚她的脊背,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萧知南满脸泪水,伏在徐北游的怀中渐渐沉沉睡去。

    徐北游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望向帝都方向,轻声道:“知南,这个仇,我们会讨回来的。”

    “国仇家恨,新仇旧恨,都会讨回来的。”

    他眼神坚毅,“一样也不能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