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天机莫测人力穷
    到了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之后,号称是一法通而万法皆通,此言虽略有夸大,但也不无道理,到此境界之后,眼界开阔,许多看似云遮雾绕的东西变得一目了然,这也就是道门所言的洞悉“道”之所在,于是很多神通秘法就变成了一层窗户纸的距离。

    好比冰尘交给徐北游的那根白发,就是捅破这层窗户纸的关键所在,徐北游在养伤的同时,也不断参悟这根白发中所蕴含的神意,此法本就与剑宗的无上剑体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化肌肤毛发为剑,只是头发又不同于其他部位,不但难以如臂指使,而且并非是以毛孔激射剑气,所以冰尘的这门“白发三千丈”的手段,倒也是独具匠心。

    说来也巧,徐北游同样是白发,不过与冰尘不同,徐北游是因为折损寿元而导致,冰尘却是在镇魔井下十年中,十年白头。

    这也能算是一种殊途同归吧。

    独自一人往帝都而去的徐北游捻起一缕白发,轻轻说了个去字。

    白发骤然暴涨,瞬间穿越数百丈的距离,将一片刚好从枝头上飘落的黄叶刺穿,然后钉在树干上。

    徐北游心念一动,白发收回,恢复原样。

    正当徐北游打算继续前行的时候,他忽然抬头望向帝都方向,脸色骤然凝重。

    帝都有大变。

    迈过地仙十六楼的大关之后,修士除了秋风未动蝉先觉的神异之外,还多了天人交感之能,若是有牵扯到天道干涉的大事,心中便会有所感,在此时徐北游的感知中,帝都那边的天道变化之剧烈,更甚于当初的圜丘坛之变,几乎可以比拟当初萧煜的明陵飞升了。

    按照道理而言,他应该尽快赶往帝都,只是以他目前的情况而言,实在是有心无力,就算此时赶到帝都,也于事无补,说不定还会使自己陷入危境。

    徐北游还需要七天的时间来修养伤势,然后才能赶往帝都。

    ……

    帝都城中。

    这道其形似剑的天雷化作万千丝丝缕缕的“剑雨”从九天之上落下。

    瞬间淹没了萧白的不朽金身。

    然后附着蔓延在百丈金身之上,疯狂缠绕。

    萧白的金身不得动弹分毫。

    很快,除了金身的头颅之外,整个百丈金身上满是雷霆附着,密密麻麻。

    天地之间充斥着违逆天道的压抑气息。

    萧白本不该这么快便成就十八楼之上的境界,但是汲取天子气运而强自跻身在世仙人之姿,是为忤逆天道之举,不合乎规矩,故而天道难容。

    天道势要灭杀这个不守规矩之人。

    萧白面对层层天雷,毫无畏惧,缓缓伸手去撕扯这些雷霆。

    金身手掌被无数雷电刺穿,而这些雷霆更如后主词中所云,剪不断,理还乱。

    萧白猛地一步踏出,周身大放光明,如同一轮灼热烈日。

    附着在金身上的雷霆剧烈震动,不断跳跃。

    萧白双手合拢,做虚握剑之姿态,然后一剑斩落。

    周身缭绕雷霆纷纷游散。

    不过这些游散雷霆重新聚合成原本的剑形天雷,朝萧白当头落下。

    一剑对一剑。

    这一幕,宛若两位地仙十八楼之上的大剑仙正面斗剑。

    萧白的不朽金身轰然震动。

    下一刻,金身的眉心上出现了一道清晰裂缝,然后这道裂缝开始如蛛网一般不断蔓延。

    萧白后退一步,百丈金身不断颤抖,转眼间裂纹已经蔓延至整个脸庞,其中有金光迸现,继而向下延伸至整个百丈金身。

    天空中的紫色彩霞几如实质。

    天雷落地,皇城震动,百丈金身寸寸崩解,化作黄金沙河随风而散。

    萧白的本来身形重新显现出来,重重扑倒在地。

    天门门扉缓缓关闭,片刻后,支撑天门的气运支柱和漫天的紫色云气也缓缓散去。

    天地重归寂静。

    再无仙人天劫,原本飘摇不定的大雪愈发肆无忌惮。

    承天门外的萧慎艰难起身,放肆大笑道:“萧白,你终于还是死了,你终于还是敌不过头顶上的巍巍天道。”

    ……

    韩瑄望着这一幕,脸色苍白,动了动嘴唇,终究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还能说什么。

    短短半年之内,大齐朝廷接连失去三位皇帝,又能说什么。

    怨天道不公?

    恨赌运不济?

    没有这样的道理。

    原本就已经垂垂老矣的韩瑄愈发显得风烛残年,扶着李士奇,颤颤巍巍地转过身来,往内阁走去。

    然后他发现,不知何时,傅中天已经守在了内阁的门口。

    “傅大人。”韩瑄停下脚步,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傅中天看了一眼甘泉宫的方向,沉默片刻后说道:“陛下和大都督都已经不在了,那些事情还有意义吗?”

    韩瑄毕竟是纵横庙堂多年的老人,此时从这番话语中听出了很多不一样的意味,沉默稍许之后,缓缓说道:“事关我大齐朝的江山社稷,无论陛下和大都督在与不在,它都有意义。”

    傅中天站直了身体,平静道:“下官回韩阁老的话,您交代的事情,下官没有做。”

    韩瑄脸色很平静,没有问缘由,而是直接问道:“如此说来,你也要反了?”

    傅中天没有说话,只是上身微微前倾行了一礼,以示对这位老人的敬意。

    韩瑄挥手示意搀扶自己的李士奇退下,原本跟在他身后要一同返回内阁的阁员们也都停下脚步,他一人竭力站稳了身子,缓缓说道:“我记得你是太后娘娘的表弟,先帝的表舅。在二十四岁那年入朝觐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见你聪颖敏锐,有意任命你为东宫詹事,辅佐当时还是太子的先帝萧玄,你以自身德行不足为由而婉拒,反而是请求太后娘娘允许你能阅览大内藏书,太后允之,许你宫内行走,可随意借阅文渊阁内的百万藏书。”

    傅中天点点头,平静说道:“家父是道门天权峰上代峰主微尘大真人,家母是道门玉衡峰上代峰主玉尘大真人,家母在拜入道门之前,出身江南豪族傅家,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弟弟后来成了天机阁阁主和白莲教教主,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傅先生。而妹妹则远嫁草原王林远,后诞下一女嫁于萧煜,也就是我那位表姐林银屏。”

    “非是傅某人自夸,我自幼就根骨资质极佳,博览群家,通读儒释道三教经典,十岁便踏足一品境界,十四岁入鬼仙境界,十八岁踏足人仙境界,几乎可以比拟如今的齐仙云。及冠之后我并未拜道门的诸多大真人为师,而是拜入天机阁大先生南谨仁的门下学习奇门遁甲之术,由此结识了天机阁阁主蓝玉以及当时还是太子的萧玄等人。”

    他稍有停顿,深深望了韩瑄一眼,然后才继续说道:“再然后,便是韩阁老所言之事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