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乱臣贼子皆当诛
    这就是地仙十八楼之上的超然境界?十八楼与十八楼之上,区区两字之差,难道是天壤之别?

    萧慎已经感到绝望。

    )看正版章-节c上:ws

    就算他在巅峰之时,也不能如此轻描淡写地破去西玄法剑,然后一剑便让一位十六楼境界以上的大地仙身死道消。

    更何况如今的他还有伤势在身,魏禁临死一拳的拳意仍是残留在他的身上,使他如负重山,根本谈不上什么巅峰。

    萧白缓缓举起右手手掌,食指的指尖上有一道极细伤口,一滴鲜血从指尖缓缓滑落。

    刚才他以一指点破白离音的西玄法剑,也并非是全然无损,只是这点伤势,着实有些微不足道而已。

    这滴鲜血不是鲜红之色,而是璀璨金色。

    萧白屈指一弹。

    叮咚一声,如滴水落于石面,声音清脆响亮。

    萧慎以几乎是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将青霜横于身前,堪堪挡住了萧白屈指弹出的血滴,青霜颤鸣不止,荡漾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机涟漪,萧慎的苍老的面皮荡漾起一层层上下起伏,好似是被微风拂过湖水,吹皱水面起涟漪,然后渐渐归于平静。

    萧慎眼神中满是惊骇。

    仅仅是一击而已,就让他差点儿握不住手中青霜。

    萧白冷然道:“萧慎,你身为萧氏中人,却与道门联手谋朕,实乃乱臣,当诛。”

    萧慎死死握住手中青霜,没有说话,也根本说不出话来。

    萧白伸出手掌,向上一托。

    仿佛有一轮金日从他掌心冉冉升起。

    萧白望向脸色苍白的萧慎,轻声道:“去。”

    这轮“金日”一闪而逝,其速度之快,仿佛直接在萧慎的胸口炸裂开来。

    萧慎勉强横剑身前之后,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身形向后轰然退去,从天策府到承天门,整整数里路的距离,不知道多少宫墙,都被萧慎后背直接撞碎。

    最后,萧慎狠狠摔在承天门前的广场上,继续倒滑出去近百丈的距离,在白玉铺就的地面上留下一道支离破碎的长长沟壑。

    萧慎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中飘飘洒洒落下的大雪,奄奄一息。

    萧白正要彻底了萧慎的性命,就在此时,天空中迟迟没有动作的天雷终于开始动了。

    萧白回头看了眼天上,无奈只能停下自己的动作,专心应对这道天雷。

    下一刻,一尊百丈之高的不朽金身再次现世。

    但是不同于先前的气息浩大,这次的不朽金身的气息悉数内敛,而且在巍巍天道之下,显得极为晦暗压抑。

    ……

    紫气弥漫于帝都上方的天空,因为视角的缘故,若从南北两边望去,只能看到天际尽头的一抹紫色,仿佛是一处仙人的氤氲仙境。

    直隶州边境的一座不知名山峰上,一名黑衣道人盘膝而坐,眺望着远方的那抹紫色,在他旁边则是立着一名白发女子,她同样望向那边的壮阔景象,感叹道:“如此天劫,摄人心神,不知传说中的十二重雷劫又该是什么气象?”

    然后她接着说道:“当世除了汲取天子气运的萧白,换成其他任何一人,恐怕都没有活下来的道理,你说萧慎有几分胜算?”

    尘叶平静望着那抹紫色,神情略显复杂,道袍大袖下的五指下意识地握成拳头,答非所问道:“天门大开,不止是因为要降下超出凡尘俗世的天雷,也算是飞升异象,会一直持续到天劫结束为止,若是萧白能度过天劫,便会直接经由这道天门进入天上仙界,成为真正的长生神仙。就算不入天门,也是举世无敌的在世仙人。”

    冰尘略微有些焦躁不安,若是平时,她必然不会如此,可亲眼目睹这场百年难遇的天劫景象之后,饶是她这个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也很难做到无动于衷,不由问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尘叶平静解释道:“当然不会如此,你不要忘了当年同样举世无敌的上官仙尘是如何死的,这等天雷威势,就算萧白能够扛下,也势必会元气大伤,是胜是败,现在言之尚早。”

    说到这里,尘叶笑了笑,“当然,如果萧白直接死在了天雷之下,那我们也省事了。”

    冰尘缓缓深吸一口气。

    尘叶自言自语道:“一切就看萧白能否扛下最后一道天雷了,扛得下,大齐朝廷有一位在世神仙压阵,掌教真人重伤闭关,我们必败无疑,扛不下,萧白化作灰灰,身死道消,大齐朝廷势必大乱,那便是我们的机会。”

    尘叶问道:“难道你还有什么后手?”

    “后手?”尘叶看了眼这名既是自己的师叔也算半个属下的女子,笑意中带出几分讥讽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若真的兵败如山倒,大厦将倾,什么样的后手能够力挽狂澜?所谓后手除了趁胜追击,无非就是逃生退路罢了。”

    冰尘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尘叶熟视无睹,向前踏出一步,步步登高。

    九步之后,他已经是立于九天之上。

    他再次眺目远望,不过却不是帝都方向,而是与之相反的豫州方向,平淡道:“我们的对手不是萧白,而是要去帝都的人。”

    ……

    驿路上冷冷清清,只有一支数百人的车队不疾不徐前行。此时距离帝都已经不算太远,再有不到十日的功夫就能抵达,这对于整支队伍而言,无疑是个极好的消息,毕竟辛苦赶路月余时间,可不就是为了将大行皇帝的灵柩运回帝都吗。

    张百岁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不像是蟒袍冠带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更不像是名列天机榜的大地仙,倒像是个寻常富贵人家的老管事。此时他有些心不在焉,或者说心事重重,按照从帝都城里陆续传回来的消息,此时城中形势极不明朗,新君并不信任群臣,一意孤行,无论他的本来意愿为何,此举都会使庙堂动荡,以至于局势生变。若是道门和魏王等人趁此时机行事,大齐朝廷恐怕会有不测之忧。

    张百岁忽然勒住缰绳,从马上飘然而落。

    在他身后的队伍也随之停下,萧知南撩起马车车帘,问道:“大伴?”

    张百岁望向前方,轻声笑道:“有些麻烦,不过应该问题不大,此事由老奴解决,公主殿下继续前行就是。”

    萧知南略微沉默,然后轻声提醒道:“万事以托字诀为主,能不死斗是最好。”

    张百岁笑了笑,“殿下放心,老奴先行一步。”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向北方天空一掠而逝。

    ……

    说个题外话,有人专门上百科给那年加上许多知北游的人物,然后在评论里大骂那年抄袭知北游。

    我想起了郭德纲的一句话。

    你就是弄死我,你们的票也卖不出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