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反误了卿卿性命
    经过天雷摧残之后,整座甘泉宫破损严重,甚至皇城也多有损坏,不过终于还是扛下了这道天雷。

    本觉得可以松一口气的韩瑄忽然再次皱起眉头。

    既然已经渡过天劫,为何头顶上的劫云迟迟不曾散去?

    难道是要萧白现在就飞升天上?

    不对。

    愈发凝实的天门中紫气氤氲,四道光柱从高不可以道里计的天空中轰然降临人间,分列于东、南、西、北四方。

    天地轰然震动。

    在这四道光柱,或者说天柱的支撑下,巍然天幕上的雄伟天门越发清晰。

    但是不同于飞升的那般气象万千,天地同庆,眼前的天门充满了黑云压城的压抑气息。

    天门之内有无数紫色雷电涌动,在这些紫雷之下,任你是神仙境界,也要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当世有谁可称得上在世仙人?自萧玄身死、秋叶重伤之后,唯有新晋的萧白一人而已。

    四道天柱落地之后,天门“立足”于人世间,这一刻,人间天上相连相通。

    下一刻,有一道不过三尺之长的天雷探出天门,就像一把完全由天雷铸就的长剑,于紫气云遮雾绕之间,睥睨天下,俯瞰世间。

    韩瑄望着这一幕,绝望道:“不当如此,不当如此啊。”

    他开始咳嗽,几乎要咳出血来,“怎么会这样?”

    萧慎见此情景,微微一怔之后,开始猖狂大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真可谓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想到啊,这次的天雷并非是九重天劫,而是十重天劫才对,若是加上道门加进去的那根新柴,那就是十一道天雷,萧白,你焉能不亡?”

    原本已经显露出绝望之色的白离音亦是满面震惊,沉思片刻之后,缓缓说道:“萧白取用天子气运铸就不朽金身,本就是逆天之事,自然引得天道震怒,若不‘明正典刑’,后世帝王纷纷效仿,岂不是天下大乱?所以苍天要杀鸡儆猴,萧白就是这只鸡,而后世帝王则是猴。所谓渡劫,除了天劫雷刑之外,还有人劫之说,当年道门一位祖师渡劫,万邪来侵,以至于身死道消,这就是人劫。这次萧白渡劫,那高空中依次落下的天雷是他的天劫,我们道门就是人劫,天劫人劫齐至,九重天雷本应是九死一生之意,不过既然是十重天雷,那就是十死无生了。”

    i.更i新e最ju快上d_{

    萧慎大笑道:“正是如此,萧白千算万算,算到了老夫算计他,算到了群臣不可信,却万万没有算到天道无情,先亡萧玄,再亡萧白,这是天亡你们父子二人。”

    白离音点头赞同道:“萧煜于巍巍天道面前,东躲西藏,乃至于不得不藏身于明陵苟延残喘二十年,不是没有道理的。萧玄和萧白父子看不明白这个道理,死无葬身之地也在情理之中。”

    这道天雷,不是灵性二字可以解释,已经生出神意,几乎与天上神灵无异,不仅仅其形像剑,其性情也如一位高洁剑客,并未趁人之危,而是静静等待萧白恢复气机。

    萧白抬头望着这道天雷,神态旷达,淡然道:“蜉蝣撼大树,可敬不自量?”

    然后他低头望去,虽然遥遥相隔,但刚好迎上韩瑄的目光。

    韩瑄几乎不忍再看,因为时至如今,大齐国运已经系于萧白一人之身,若是萧白败了,也就是大齐败了。

    难道太祖高皇帝、太宗文皇帝和他们这些老臣几十年的心血辛劳,就要在今日付之东流?

    越是如此,越是苍老的韩瑄越是倍感凄凉,再次重复自己先前的话语,“不当如此,不当如此啊。”

    萧白立于天雷之下,握住天子之剑,却没有再次举剑。

    因为上一剑已经耗尽了他的绝大部分气力,若是再强行举剑,难免会落得当年上官仙尘力竭而亡的下场。

    天策府中的魏无忌可谓是在短短时间之中经历了大喜大悲,此时脸上神情复杂,悲喜交加,或者说似喜似悲。

    萧慎死死盯住萧白,扯动嘴角,发出一声不屑嗤笑。

    不过他很快就睁大眼眸,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

    萧白没有继续选择硬撼天雷,而是一抬手,手中的天子剑化作流光飞往太庙方向。

    这一刻,不仅是萧慎和白离音感到匪夷所思,就连韩瑄也睁大眼睛。

    萧白是要坐以待毙?还是说他有另外不为人知的后手?

    萧慎咬牙道:“老夫不信,不信萧白还有另外后手,就算传国玺在此地,也是无用!除非是萧煜下凡,替萧白扛下这道天雷!”

    白离音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天空,喃喃道:“神仙下凡吗?”

    下一刻,萧白的身形一闪而逝。

    韩瑄看不到萧白去了何地,但是魏无忌看到了。

    魏无忌神情复杂地望着凭空出现在眼前之人,喃喃道:“陛下……”

    萧白没有说话。

    但是他用自己的行动做出了选择。

    在头顶上的那道天雷降下之前,萧白要先杀掉萧慎和白离音。

    萧慎按住青霜剑柄,如临大敌地疯狂汲取气机,但是先前魏禁的一拳实在是让他伤得太重,此时根本无法重返巅峰之态。

    白离音脸色凝重,沉声道:“贫道离开玄都时,掌教真人赠我一剑。”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以右手心覆在左手背上,弯腰作揖一礼,“请剑!”

    话音落下,苍穹破碎,有金光洒落。

    金光之中先是探出一截剑尖,继而剑尖向下垂落,其后剑身从金光之中缓缓出现。

    白离音左手虚握,似是在手中有一柄无形之剑。

    百丈法剑降世,为仙剑落凡尘。

    道宗九**剑之七,西玄。

    西玄法剑,镇压西方,白金之属,主杀之剑。

    萧白负手而立,对此无动于衷,任其放手施为。

    白离音不欲多言,当头劈下。

    天地间先是一暗,然后席卷风雪,白金之色的西玄法剑破开漫天大雪,下落直坠大地。

    萧白仅仅是随手一挡。

    然后在魏无忌和萧慎的惊骇目光中,白离音的西玄法剑只是僵持片刻,然后就彻底崩碎。

    萧白身形一闪,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白离音的身后。

    白离音身形飘摇不定,周身气机开始溃散。

    他缓缓低头,先是他的小腹部位爆裂开来,整个下丹田气海化为虚无,然后又是胸口部位寸寸碎裂,中单田气府也随之湮灭。

    白离音闭上双眼,“十八楼之上,名不虚传。”

    话音未落,他的眉心上出现道道裂痕,整个脸庞也如瓷器一般出现缝隙,骇人无比。

    最后,白离音的眉心部位变成一个漆黑的洞,上丹田紫府也随之破碎。

    三大丹田不存,哪怕是地仙之身,也不得不亡。

    萧白负有双手,冷然道:“贼子当诛。”

    白离音的尸体轰然倒地。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