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看ea正%v版章节上h

    一剑横于人间,何其壮哉。

    一雷自天门而来,又是何其壮哉。

    两者相触。

    天空上异象骤起,整座帝都的天空,刹那之间,尽数被紫色的云海所笼罩。

    所有人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到这岿然壮丽的一幕,紫色的云海中间出现了一方方圆百丈的巨大云层漩涡,漩涡缓缓转动,向四周扩散出层层涟漪,一直到天际尽头才缓缓消失。

    所有人,不论仙凡,不论高低,都在这一刻仰望天空。

    似乎道门传说中的紫气东来三万丈也不过如此。

    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一线雷光在萧白的剑尖上疯狂溅射,迫使他身形不断下降,虽说其本身也被萧白的天子剑破开一线缝隙,但仍旧不足以完全破去这道紫雷。

    无数紫黑色雷光沿着剑身蔓延而上,只是天子剑未曾有半生颤鸣,反而是响起一阵阵沉闷如擂鼓的声音。

    天子不屈膝,帝王不哀求。

    萧白的面庞在紫色雷光中被映照得熠熠生辉。

    表面上,这道天雷仅仅是一线,并不如何雄伟壮阔,更没有如何让人感到惊骇的莫大威势,甚至不如前几雷那般“花样频出”,一切都平淡无奇,可是所有人都无比清楚,这一雷足以胜过先前八道天雷的总和,而且还犹有过之。

    面对此等天雷,就算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也是顷刻间有死无生的下场。

    可偏偏萧白却是顶住了,而且还是从正面硬顶,这便是萧白敢于说天下无人可敌的底气和实力。

    如此恐怖实力,任何一名修士都会觉得不应存于世间,而是应该属于天上。

    所以此时的萧白,天理难容。

    韩瑄脸上浮现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淡然和平静,轻声叹道:“孤注一掷啊。”

    两者相互角力,萧白身形不断下降,最终落到了大地之上。

    大地震颤,萧白脚下方圆百丈内的地面全部瞬间坍塌,下陷十丈有余。

    可见这道天雷是如何之“重”。

    再有片刻之后,萧白整个人的身形都被吞没入雷光之中,不见踪迹,只是天子剑的浩大气息仍是笼罩于整个皇城,让人知道萧白并未身死。

    萧慎似是自问,又似是在询问自己身旁的白离音,“杀得死吗?”

    白离音苦笑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第一时间没能杀掉,再往后就难了。”

    萧慎问道:“难道我们就只能‘袖手旁观’?”

    “与其说袖手旁观,倒不如说是有心无力。”白离音望着天空中的异象,苦涩说道:“天道如何,萧白如何,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看着,根本没有任何插手的余地,否则便是殃及池鱼的下场。”

    萧慎重重冷哼一声,“那老夫就拭目以待,看看萧白到底有多少道行,究竟能不能成为第二个萧煜。”

    话音落下,只见一道浩大金光开始逆流而上。

    然后紫黑色的雷光开始节节败退,如同一条从九天之上垂落下来的钓线向上回拉。

    金光节节而上,拔高而起,不过这道金光越往上,其攀升的速度也就越慢,渐渐开始凝滞不前,两者开始呈现出相持不下的僵持态势。

    在萧慎等人的视线中,就像两条颜色不同的细线相连于天地之间,既是相连,也是相持。

    白离音望向这一幕,神色复杂,缩在道袍大袖中的手掌微微颤抖,缓缓说道:“天雷十二重,九为人间极数,这第十雷本就不是人间该有之物,如果连第十道天雷都奈何不得他,那我们就真得无能为力了。”

    萧白似乎有些恼火于不断落下的大雪,干脆是双袖一抖,将漫天大雪重新托举回九天之上。若是平常时候,他这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也不至于如此心境紊乱,只是亲眼见到这幕情景之后,饶是他也很难做到无动于衷,心境如湖水,风过起涟漪。

    白离音叹息一声,“毕竟是一国之主,又岂是那么容易算计的,我们有些想当然了。”

    萧慎转头瞥了眼满是悲观的白离音,轻哼道:“未战先丧,灭自己威风,涨他人志气,这一雷之后,萧白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如今没有外力相助,萧白还能有什么作为?”

    白离音默不作声,双手紧紧握拳。

    萧慎自言自语道:“一切就看萧白能否扛下这一道天雷了,扛不下,万事大吉。”

    不过结果注定要让萧慎失望,如此相持整整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这道天雷始终不能压下占据了地利的天子剑,终于是强弩之末,缓缓烟消云散。

    扛下了?

    扛下了!

    帝都城中历来是卧虎藏龙之地,地仙修士极多,虽然看不到皇城中的具体景象,但是那条接天连地的天雷缓缓消失却是有目共睹之事。

    这场天人之争,终是以人胜而告终。

    天雷散去,萧白的身形重新出现在半空中,金光熠熠,看不出半分颓势。

    萧慎死死盯住这一幕,咬牙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先前之所以怂恿萧白汲取天子气运凝铸不朽金身,是料定萧白哪怕成就不朽金身,也不过是个“半桶水”,根本不能扛下这道经过白离音“添柴火”之后的天雷,就算能够勉强扛下,萧白也只剩下半条命,根本无再战之力。到那个时候,萧白的一身修为和天子气运都会徒为他人作嫁衣,成为他萧慎的囊中之物,这也是他证道长生的根本所在。

    天谴,萧白去扛。

    长生,萧慎来证。

    这就是萧慎打的算盘。

    事实也如他所料,萧白的不朽金身根本难以比拟萧煜经过几十年沉淀的不朽金身,在硬抗前八道天雷之后就已经难以为继,再去硬抗第九道天雷已经是勉强,更遑论是更上一层楼的第十道天雷。

    可是他没料到的是,萧白也藏有一手,除了不朽金身之外,还有天子一剑。

    将计就计,顺势而为。

    简简单单八个字,这是萧白的谋划。

    以原本萧白的修为,不足以支撑萧白驾驭天子剑,只是汲取天子气运而跻身十八楼境界之上的萧白,则能轻易驾驭天子之剑,所向无敌。

    既然举世无敌,那么任何事情都变得轻而易举。不但让萧慎所有的谋划都尽付东流,成了一个笑话,还能解决大齐朝廷当下所面临的危局。

    白离音喃喃道:“人定胜天啊。”

    萧慎狠狠握住青霜,面目狰狞道:“好一个萧白啊,竟是骗了老夫二十几年。”

    白离音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枯井,轻声道:“一气太清神符的功效还在,若是现在就走,为时不晚,若是等到神符功效一过,此处井口就变为能出不能进,你我二人便陷入了绝地。”

    萧慎沉吟不语,脸色晦暗不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