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有一剑名天子剑
    魏无忌就站在白离音的不远处,可他在此时却没有勇气去阻止白离音,因为萧慎也近在其侧,使他不敢有分毫异动。

    当两方印玺升空之后,他举目望去,破天荒地生出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

    此时的形势可谓是严峻到了极点。

    他刚刚目睹了所有事情的发生,自然知晓白离音要做什么,这两方印玺都是已经飞升成仙的道门祖师传下,说是仙家宝物也不为过,白离音要以这两方印玺作为薪柴助力天劫,使天劫的威力更上一层楼。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如今天劫的威力几乎可以比拟几乎从不在人世间出现的第十雷。

    天雷刑罚一事,听起来玄之又玄,凡夫俗子只觉得是神话传说中的仙家事迹,每逢有精怪化形,便会有天雷落下,可白离音作为道门中善于望气之人,却是深谙其中脉络。

    道门中人证道飞升,要容易很多,就是在于道门中人就像朝廷中的文官,只需应试科举,便可鱼跃龙门,科举虽难,但没有性命之忧,就如当年道门老掌教紫尘飞升,不但没有天雷落下,反而是天降祥瑞,天门大开,祥云铺路,迎接其登天。而诸如剑宗等人,就像是武人,没有“科举”这条终南捷径可走,只能一刀一枪积攒战功,一个不慎就有身死之忧。至于萧煜所走之路,却是一条讨巧之路,就像纳捐为官之人被赐了同进士出身,侥幸登上殿阁,只是这条路绝不能轻易效仿,萧白贸然效仿,自然就是引来天道震怒,降下不逊于上官仙尘的九重雷劫。

    两印脱手之后,白离音缓缓说道:“自古以来都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至于萧白会不会身死,还要看老天的意思。”

    萧慎笑道:“这就足够了,萧白不是当年大势在身的萧煜,这天底下就没有必不可缺之人,少了谁,天下还是天下,苍天还是苍天。”

    白离音对此没有太多异议,苍天在上,休说是人世间还未证道的修士,就是那些已经证道飞升的天上神仙,在巍巍天道面前,也同样要低头弯腰,恐怕只有传说中寿与天齐的天仙,才能与天道平起平坐。可是那等人物,不外乎道祖、佛祖、至圣先师、域外天魔、西方圣堂所言之主,一手之数。

    所以在天道面前,正应了道祖三千言中所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任凭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都一视同仁。

    就在此时,天幕再生变化,颜色重新转为黑色,不过却不是乌云的那种黑色,而是紫到极致的紫黑之色,天地之间不复半分雷声,死寂一片。

    本来第八道天雷就已经如有灵性,非是纯粹死物,更遑论还在第八道天雷之上的第九道天雷和第十道天雷。原本巍峨的天门再度“长高”丈余,其中隐隐有紫色雷光闪烁,只是这道雷光没有急于离开天门,而是如同一条藏于洞穴中的冰冷毒蛇,安静蛰伏,冷冷盯着天门外的萧白。

    就像是猎手正在伺机而动。

    天雷迟迟不曾落下,其落下时间越晚,蕴含的威势也就越大,道门不惜代价将白离音送到此地,包藏祸心之处正是在于此处。

    韩瑄望着这一幕,似乎意识到什么,喃喃自语道:“久赌必输,久赌必输啊。”

    萧慎望向这一幕,脸上虽有玩味笑意,但是双眼中却是漠然一片,冰冷无情,他不过是一个局外之人,都能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莫大威势,那么身处局对的萧白又该如何应对?

    岂不是只能等死?

    萧白抬起金身的右手,先前以手支撑天雷,此时右手上焦黑一片,犹有无数细小电芒萦绕,如根根细针不断渗入他的金身。他表面上看似安然无恙,实际上已经是伤及内里,元气损耗极大。

    他再度仰头望天。

    他的祖父,大齐太祖高皇帝萧煜,飞升天上。

    他的父亲,大齐太宗文皇帝萧玄,魂归九幽。

    祖孙三代,只剩下他还留在人间,如今他是大齐的皇帝,守住大齐的基业,这是他应该做到,也是必须做到的事情。

    谁也不能阻他。

    哪怕是天道,也不行。

    父皇在离开帝都的时候,带走了祖龙始皇帝留下的传国玺,却留下本朝太祖皇帝的天子之剑。

    当年上官仙尘迎战最后一道天雷,所用之剑是诛仙,所用之剑道是剑三十六,今日萧白有一剑。

    萧玄没有学父亲萧煜的天子剑,而是学了祖父萧烈的拳意,萧白也是如此,没学父亲萧玄的拳意,重新拿起了祖父萧煜的天子剑。

    天子剑是庶人剑、诸侯剑、天子剑等三剑之首。

    天子剑也是当世唯一能与诛仙正面抗衡而不落下风之剑。

    在此生死关头之际,萧白竟是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选择,收起百丈之高的不朽金身,恢复本身,在巍巍天门和漫天紫气之下,愈发显得渺小如蝼蚁。

    不朽金身,作为凌驾于佛门四大金身之上的神道金身,取长生不朽之意,不亚于仙人之躯,萧白正是因此才能不借助任何宝物就扛下了前八道天雷。

    看p●正*版k●章节;上qqx)

    不过萧白毕竟比不得萧煜,经过连续八道天雷摧残之后,已经是摇摇欲坠,再维持一个徒有其表的空架子,已经再无实际意义。

    恢复本身的萧白虚立于空中,伸手拔出腰间之剑,眼神坚毅。

    直到此时散去恢宏金身之后,他才意识到下雪了。

    天时变化,原本漫天的大雨,不知在何时竟是化为了雪花,飘洒而落。

    除了甘泉宫所在之处因为天门大开而无雪花落下之外,周围各处都已经有雪花落下,瓦上、地上渐渐见白。

    萧白闭上双眼,手中天子剑的剑身清亮如水,几可倒影出人影,其外笼罩着一层蒙蒙金光。然后这层金光开始朝四周层层扩散开来,迫使渗入萧白体内的电芒以及周围的游散雷芒向上升去,最终重归那一片紫色雷云之中。

    雷云之上,一道紫黑色的雷光终于探出天门,姗姗来迟。

    雷云之下,萧白周身上下有九龙纠缠,一如传国玺上的九龙枢纽。

    先前接连硬撼八道天雷,只剩下最后一道天雷,正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成败在此一举,若是成了,他便能以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名垂青史。若是败了,不说家国如何,性命也是堪忧。

    成败一线。

    生死一线。

    真的是一线之隔。

    萧白缓缓举起手中的天子之剑,大袖飘摇。

    一剑破天雷,登天路。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