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天门大开天雷落
    魏无忌深吸一口气,直视萧慎,沉声问道:“萧慎,你究竟要做什么?”

    “做什么?”萧慎大笑一声,“当年魏王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萧慎故作思考片刻,“对了,敢叫日月换新天。”

    魏无忌狠狠握拳,一步踏出。

    萧慎眼皮也没抬,说道:“这些时日,你已经把满朝文武给得罪了一遍,事到如今,还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吗?”

    魏无忌沉声道:“只要陛下还在……”

    萧慎冷笑着打断他,“你觉得萧白还能活多久?”

    魏无忌手中刹那之间出现一刀。

    萧慎轻描淡写地按在青霜的剑柄上,“想要跟我论论长短高低?你觉得你是谁,是蓝玉?还是魏禁?”

    这座朝廷中,能让萧慎忌惮的人,屈指可数。

    萧煜霞举飞升,萧玄不敌天数,赵青不知去向,蓝玉高老归隐,就在刚刚,魏禁已经死在他的剑下。

    至于萧白,自顾不暇,无暇他顾。

    魏无忌沉默许久,终于长呼出一口气,闭上眼睛。

    萧慎不再理会魏无忌,将视线重新转回帝宫上空。

    此时萧白已经迎来了第八道天雷,苍穹中的紫色逐渐蔓延,浓郁的紫气几乎遮蔽了大半个天空,一声声高亢雷鸣在这片紫色之后响起,如同一声声极有韵律的擂鼓。

    雷声藏在云后,紫云之间弥漫的紫气越来越浓重,其中心位置出现一个巨大漩涡,那个巨大的漩涡之中,云气翻滚摇动,仿佛有一扇不可见的大门正在缓缓开启。

    与此同时,白离音和魏无忌也抬头望向这幕场景,这一刻,不仅是魏无忌一脸匪夷所思,就连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的白离音脸上也显露出震惊之色。

    两人隐隐有些猜测,却又不敢真的确认。

    只有萧慎明确无疑地感觉到发生了什么。

    的确是有一道大门正在缓缓开启,而这道大门正是无数修行者梦寐以求的天门。

    所谓天门大开,踏入天门做神仙的天门。

    天门之后,便是天下万千修士所向往的天上仙界。

    萧慎望向这幕场景,这一刻,他不由想起了很多往事。其实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见过如出一辙的场景,那次是上官仙尘在大江之畔在迎来的九天雷劫。

    云层翻涌,在紫气之下,有五彩光华涌出,流华绚烂。

    萧白的面容格外肃穆庄重。

    最@!新章{节d☆上4…

    天门大开!

    有两道天柱缓缓现世,祥云自成阶梯,天柱之间有无形之门缓缓开启。

    一条完全由紫色雷霆组成的长龙从天门中缓缓探出,俯瞰世间。

    先前萧白接连破去七道天雷,有无数细小的游散天雷点点悬浮在这方天地之间,当这条紫色雷龙穿过天门降临世间之后,很快就将这些游散天雷全部鲸吞入腹,体积瞬间暴涨十几丈。

    这条雷龙仿若有灵性一般,没有急于对萧白出手,而是在天空中缓缓盘旋游动。

    萧白抬头看着与前七道迥然不同的第八道天雷,默不作声。

    一重雷是一重关,第八雷虽然比不上第九雷,但却是“行百里者半九十”的一雷。

    此时此刻,萧白已经不再主动去攻,而是凝神以待,摆出了准备被动抗雷的姿态。

    扛天雷,就是在于一个“扛”字。

    至于能否扛下,总要试上一试才知道。面对巍巍天道,谁也不敢说必胜,最多就是一个“赌”字。

    雷龙轰然而落,萧白伸出双手。

    当萧白不朽金身的双手触及恢宏紫雷时,整条雷龙瞬间将偌大金身全部淹没。

    天地间一片紫色。

    这一幕蔚为壮观。

    萧白金身的头颅从雷海中缓缓探出,无数金光在紫色雷霆中疯狂游走,隐约可见金身的轮廓。

    汹涌如海的紫雷只是将萧白的不朽金身淹没,但是并未能摧毁不朽金身。

    萧慎收回视线,他毕竟曾经完完整整地旁观了一次九重雷劫,看到这里就已经能够确定这第八道天雷多半是无法奈何萧白了。

    他望向白离音,一语道破天机:“从镇魔井过来,很是凶险吧?”

    白离音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井口,似乎还有些心有余悸,点头道:“多亏有掌教真人的玲珑塔,否则以我一己之力,绝对无法穿过镇魔井。”

    这口地处皇城之内的深井其实与道门镇魔殿的镇魔井洞天相连,之所以如此,还要追溯到当年后建与玄教南下的时候,大楚陆沉,儒门崩碎,道佛两家不得不联手共抗如日中天的玄教,当时后建的都城就定在如今的帝都城,鼎盛一时的后建才是帝都城的第一任主人。

    后来大郑太祖皇帝于江都起家,誓师北伐,为了攻破后建都城,一位道门大真人冒死潜入城中,配合玄都镇魔殿中十余位大真人强行在城中打开一条通路,使得这座不知名的枯井变成了镇魔井洞天的另外一个出口。

    由此城破,后建皇帝不得不弃城而走,彻底退回后建,大郑立国之后,大郑太祖皇帝也曾想过毁去这口井,只是这里已经与镇魔井洞天连为一体,除非是道门主动关闭或是连同镇魔井洞天一同毁去,大郑太祖皇帝无奈之下,只能建造了皇城大阵,既是防御外敌,也是镇压这口井。

    数百年来,一直相安无事,以至于许多人都已经忘了这口井的存在。

    终于今日,在皇城大阵失效的前提之下,白离音得以来到帝都城中。

    萧慎缓缓说道:“再有一时三刻的功夫,就该你出手了。”

    白离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萧慎继续说道:“一道一气太清神符,加上秋叶不顾伤势动用玲珑塔,把你悄无声息地送入帝都城中,道门的希望都已经压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你可不要辜负了道门上下的期望。”

    白离音轻叹一声。

    萧慎轻声道:“接下来还剩下最后第九道天雷,萧白最大的优势在于地利,身处帝都城中,天子气运源源不断,不要小看这一点,当年的上官仙尘若是选择在碧游岛渡劫,绝不会死于非命,萧玄也是同理,若在帝都城中,就算巅峰时的秋叶,也奈何不得他。”

    白离音陷入沉默。

    萧慎也不再言语,而是望向帝宫方向的上空。

    白离音忽然开口道:“天雷极数并非是九,而是十二,十二道天劫又被称为死劫,只有绝世凶孽才能引下,十二重天雷之下,从无活口。”

    萧慎啧啧道:“那神仙境界?”

    白离音摇头道:“同样不行,十二重天雷又叫神仙劫,本就是诛杀神仙的天道刑罚。”

    萧慎大笑出声,“好一个神仙劫,那老夫就拭目以待,希望白大真人万万不要让老夫失望才是。”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