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凡事怕意料之外
    萧慎缓缓行进天策府中,身后是一条血路,伏尸无数,敢于拦路的甲士都被悉数斩杀。

    虽然他被魏禁的生平最后一拳重伤不轻,但毕竟还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哪怕是重伤濒死,也绝非人寻常人可以抵挡,更何况这种伤势还不足以让他失去战力,顶多是战力有所损耗而已。

    如今的萧慎,仍旧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不过当他看到头顶的那一幕时,也难免心神摇曳。萧白竟是硬扛下了第七道天雷,直面接下来的第八雷。说来也巧,当年上官仙尘渡劫之时,正是他与萧烈旁观,一生之中能见到两次九重雷劫,想来也是当世仅有。

    至于萧白能否扛过最后两雷成为在世仙人,萧慎并不关心,因为结果早已注定,无非是多费一番手脚而已。在他看来,萧白的不朽金身当然厉害,尤其在皇城之中,厉害到几乎可以不讲道理的地步,就算比起巅峰时的秋叶也毫不逊色,不过若是与当年的上官仙尘相比,还是差了不少,换成同样是凝铸不朽金身的萧煜还差不多。

    就当下情形来看,局势还在萧白的掌控之中,若无意外,他应该能够扛下九重雷劫。

    只是世上之事,就怕“意外”二字。

    意外意外,意料之外。

    萧慎缓缓走到天策府院中的井前。

    这口井神秘莫测,深不见底,其来历众说纷纭,有人说它直通东海,也有人说它直通九阴幽冥,世人不知的是,这口井其实通向一方洞天世界,不过却是单向,可出不可进,换句话来说,洞天世界中的人可以从井口出里来,却不能通过这口井进入洞天世界。

    当初萧煜将天策府建在这个位置上,不是没有道理的,正是有镇压之意,再配合皇城大阵,哪怕是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也无法通过这口井出现在皇城之中。

    只是如今的天策府不比当初,在萧慎的屠戮中如当年的剑气凌空堂一般分离崩析,再也无法镇压。而皇城大阵又因为天劫的缘故而暂时失效,所以这口井已经是畅通无阻。

    萧慎神情复杂,双手按着井沿,有片刻的犹豫。

    他萧慎和魏无忌如今都算是站到了大齐文武的对立面上,各有各的隐秘诉求,后者是希望由武转文,执掌庙堂大权,成为第二个屹立朝堂数十载的阁揆蓝玉,甚至以文臣之身压倒武将,使阁臣凌驾于文武百官之上,就像当年的大郑名相张江陵,总掌朝廷大权,名为首辅,实为摄政。

    相比起魏无忌,萧慎的“格局”就要大出许多,同为萧氏一族,有嫡庶之分,东都萧氏为嫡,后建萧氏为庶,可这么多年以来,东都萧氏和后建萧氏已经不那么泾渭分明,其实真正的嫡宗萧氏就是一脉单传的当今皇室,其余诸王都算“庶出”,萧慎这一支当然也在庶子的范围之内。

    这个天下姓萧,是萧煜的萧,是萧玄的萧,但不是萧瑾的萧,更不是萧慎的萧。

    其实萧慎对于天下归属并无太大兴趣,他只对长生证道有兴趣,而萧煜和萧白两人已经证实,坐拥天下是真有可能成为天上仙人,如此看来,三皇五帝成仙成圣的传说并非是无中生有之事。

    萧慎看了眼帝宫方向,第八道天雷将落未落,萧白也未像先前那般以攻对攻,而是蓄势待发。

    此时的皇城大阵已经完全停止运转,因为此阵是勾连地气和天子气运成阵,两者就像两条龙柱支撑起了整个大阵,如今在巍巍天道之下,天地本一体,地气那根支柱已经沉寂,这也是人定胜天说法的由来,欲要逆天而行,唯有依靠人力,其他外力终究都是虚幻。而天子气运又被萧白取用,大阵彻底失效也在情理之中。

    萧慎收回思绪,不再犹豫,从袖中取出一道紫意盎然的符篆。

    正如丹分九品,道门符篆也分数个品级,有天地玄黄四等,黄字号符篆就是最简单的黄纸朱砂之符。玄字号符篆有大小之分,小玄字符篆是鬼仙境界修士常用之符,大玄字符篆是人仙境界修士所用之符,至于地字号符篆,符如其名,对应地仙修士,地仙境界有十八重楼,地字号符篆有八品,对应八卦之数乾、坤、艮、兑、震、巽、坎、离,至于最高层次的天字号符篆,已经是仙人手笔,无高下之分,只有太清、玉清、上清之分。

    此时萧慎手中的符篆就是一张天字号太清神符,哪怕放在富可敌国的道门中,也是珍惜无比,几乎是用一张少一张。

    他将这道神符丢入井口之中,神符自行燃烧,片刻后彻底消失无踪。

    片刻之后,漆黑无比的井口中骤然响起阵阵海浪呼啸之声,又似是阴风鬼狱之吼,紧接着有滚滚紫黑色雾气翻滚而出。

    雾气迅速弥漫,布满了整个天策府,使其如临阴间。

    这座已经数百年没有异动的“枯井”在今日终于涌现异象,谈不上如何壮阔壮观,但是惊世骇俗。

    刚刚从甘泉宫返回此地的魏无忌看到这一幕后,心神大震,这些紫黑色雾气不同寻常,乃是煞气、血气、污秽之气、以及张祖留下的荡魔紫气混杂在一起,使得魏无忌不得不向后退去。

    萧慎置身其中,其身四周有磅礴剑气生出,将这些凶煞之气彻底绞杀。

    片刻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一分笑意,“差不多了。”

    萧慎双袖一挥,广袖激荡起风,将汹涌四散的雾气吹散开来。

    首u@发

    下一刻,井口中再次冲出一股玄黄之气,如是地涌喷泉,又如一条瀑布倒涌而出,使得先前涌出的紫黑色雾气彻底溃不成军。

    玄黄之气中,有一道身影缓缓浮现。

    萧慎笑道:“老夫学的是杀人术,精通杀人,可是不精通天数,有些事情还是要靠你们来做。”

    “这是自然。”人未现身声已至,玄黄之气中传出回答话语。

    道祖所传玄门分支无数,以三清为主,上清一脉主杀伐,玉清一脉重术法,太清一脉窥天数,不同于青尘的占验之道,而是望气之道,号称为天道拾遗补缺。

    下一刻,白离音从玄黄之气走出。

    作为掌教真人的心腹之人,白离音境界辈分极高,也应当属于尘字辈,在青尘、明尘两人相继身殒之后,他已经算是硕果无存的老人,平心而论,白离音不擅与人争斗,他真正所擅长的还是望气之道,堪称此道的佼佼者。

    萧慎看了眼帝宫上方的高大身影,转头望向如临大敌的魏无忌,笑问道:“魏无忌,你想不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