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文武两人尽残年
    魏禁还想要竭力站稳身形,萧慎已经出剑。

    青霜刹那间冲至魏禁身前,直刺心口。

    魏禁提起最后一口气力,抬手握住青霜剑锋,任凭剑身上如何剑气磅礴,都不能伤及他的手掌分毫。

    他手腕转动,就要一举将这根铁矛折断。

    只是萧慎却不愿与强弩之末的魏禁硬拼。在魏禁发力之前,萧慎已经是一脚踏后,青霜猛然后撤。

    青霜如一条灵蛇,从魏禁手中逃开,然后去而复返,再刺。

    这次直刺简单至极,天下间万千剑士无人不会,除了稳准快,就再没有其他的玄机。

    可魏禁却没能抓住这一剑,被一剑贯穿喉咙。

    魏禁周身气机极速溃散,体魄内外就像身上的官袍一般无二,支离破碎,万千血丝从身上看不到的微小裂缝中渗出,将魏禁周身染红的同时,更染红了他脚下的地面。

    萧慎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就要抽剑而退,不过魏禁在这一刻仿若回光返照,轰出生平最后一拳,狠狠砸在萧慎的小腹上。

    这一拳,堪称无敌。

    萧慎腹部血肉模糊,双脚离地,跌落出十余丈之远才轰然落地,七窍流血。

    这一拳之后,魏禁未曾追击,哪怕他心知肚明,只要再出数拳,就能要了萧慎的性命。

    可惜,他已经走到了尽头,别说数拳,就是半拳也难以击出。

    如果巅峰处于巅峰时,双方公平交手,魏禁有极大把握两人玉石俱焚,只是如今的他,却是没有这个可能了。

    萧慎拄剑起身,冷笑问道:“可有遗言?”

    气息渐渐变弱的魏禁没有说话。

    在萧慎出现在大都督府的那一刻起,魏禁就已经知道大势已去,只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他曾与人争权夺势,他曾与别勾心斗角,甚至他也曾为此不择手段,不过这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天下还是大齐的天下。

    说到底,他是大齐的大都督,也是萧氏祖孙三代的大都督。

    不管坐在那个位子的是先帝萧玄也好,还是当今陛下萧白也罢,终究还是萧家天子的大齐天下,可如果换成旁人,哪怕那个人同样姓萧,也是完全不同了。

    u/n首发

    片刻之后,气息完全散尽的魏禁轰然倒地。

    老人临死之际,喃喃自语道:“魏禁无愧于大齐,无愧于陛下。”

    大都督魏禁,慷慨战死。

    萧慎将青霜收回鞘中,在片刻恼怒之后,心情转好,哪怕他被魏禁一拳重伤了下丹田气海,不过既然魏禁已经身死,也都无关紧要了。

    萧慎看了眼失魂落魄的闵淳,大笑着消失不见。

    闵淳踉踉跄跄走到魏禁的身体身旁,跪倒在雨水里,似是不敢置信道:“大都督?”

    魏禁没有任何回应。

    直到此时,他仍是有些不敢置信,那位在驰骋沙场多年、执掌天下兵权的老将,竟然……死了?

    闵淳脑海中掠过许多浮光掠影的过往景象,大都督魏禁曾经亲领前军抗击南疆蛮族,他是蜀州前军的将领,也曾在大都督的麾下奋勇厮杀,于他而言,老人就像一位严厉长辈,他平日里难免在嘴上多有抱怨,可真要不在了,却才猛然发觉,是那般撕心裂肺。

    闵淳摇摇晃晃地起身,用袖子狠狠抹去脸上的泪水和雨水,然后往雷霆大作的宫城狂奔而去,他要去内阁见韩阁老,要见陛下。

    宫城中,萧白以不朽金身硬扛第六道天雷,瞬间有无数细雷交织在不朽金身之上,如同一张罗网,嗤嗤作响,但萧白不为所动,直接伸手扯断金身上的无数羁绊,最后将整张雷电交织形成的罗网从中间撕裂开来。

    第六道天雷就此烟消云散。

    第七道天雷没有立刻落下,天空上的黑云泛起蒙蒙紫意,不复方才黑云压城的凶恶景象,反而是显现出几分仙家气象。

    第七道天雷就藏匿在这一片紫云当中,敛去所有威势,引而不发。

    萧白仰头望向天空,不闻风声,不闻雷声。

    刚才他看似轻描淡写地破去第六道天雷,可实际情况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虽然萧煜和萧白都是铸就不朽金身,可萧煜在此之前却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又有明陵二十余年的蛰伏,自然可以视天劫于无物,而萧白是速成之法,在底蕴上差了太多。

    片刻之后,萧白金身之上重新绽起金光,金光煌煌。

    颜色更深的第七道天雷也随之炸出。

    天空和大地这煌煌天威之下,似乎已经开始扭曲。

    无数云气垂落向下,好似一条条从九天之上落下的瀑布,无数巨石泥土飞上天空,仿佛传说中昆仑仙境中用作路径的浮石。

    韩瑄望着这一幕,脸上的忧色越来越重,这世上哪有神仙做皇帝的道理?就算萧白能够扛下天雷,成就在世仙人,可谁来做大齐的皇帝?而且在世仙人又能驻留世间多少时日?一旦飞升时限已至,难道萧白就要飞升天上?这才当了几天的大齐皇帝啊?

    从这一点来看,萧白证道与否,于他自己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但于国事而言,并无太大裨益。

    韩瑄被李士奇扶住,心中感慨万千。他已经八十高龄,大起大落,享受过人间富贵,做过帝王将相中的“相”,也坠入过低谷,做过西北偏远寨子的教书先生,如今他的人生已经快要走到尽头,平心而论,什么天下大势,什么王朝兴衰,都已经快要与他无关了,他大可不必为此大动肝火,可是话又说回来,人生一世,总要有所执,徐北游的执念是振兴剑宗,萧玄的执念是天下太平,那么韩瑄的执念就是这个由他们这些老辈人历经千难万苦才建立起的大齐朝。

    老人此生无妻无子,平生奉王事,一身无所求,操持国事苦,岂为妻子谋?说到底,还是为了大齐的基业。

    韩瑄轻声自语道:“挟泰山以超北海,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为韩瑄撑伞的李士奇有些费解,但没有过多深思。

    韩瑄重重咳嗽一声,喃喃道:“天下之事,成也在于一个‘急’字,所谓兵贵神速,败也在于一个‘急’字,所谓欲速则不达,正如太祖皇帝所言,说到底还是一个‘赌’字,只是拿一国国运去赌,非是人君所为啊。”

    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重重喘息一声,怒声道:“萧白,先帝已经赌输一次,你还要再赌?非要将我大齐的基业全部输光才肯罢休吗?”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