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剑一武巅峰战
    苍穹以下,天雷之侧,萧慎与魏禁也已经开始交手。

    都说众多修士之中,唯有剑修和武修战力最强,面对其他修士能够越境而战,如今天下之间,两大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剑修分别是萧慎和冰尘,而在萧玄死后,立于巅峰之上的武修则是赵青和魏禁,今日一战,可以说是剑修与武修的巅峰一战。

    不过两人因为身在帝都皇城的缘故,有皇城大阵束缚约束,不能彻底放手施为,毕竟能够完全无视皇城大阵的,只有皇城的主人萧白和头顶上的巍巍天道。

    萧慎倏忽间飘向魏禁,手中青霜一剑横斩。

    魏禁于毫厘之间横跨一步,堪堪让过这腰斩一剑。

    萧慎不曾转身,直接又是反手一剑。

    青霜带起呼啸风声,狠狠砍在魏禁的胸口上,发出一声铿锵声音。

    这一剑,是萧慎初入剑宗时修习的大庚勘玄剑法。

    魏禁在中剑的同时也还了一掌,两人一触即分,拉开数丈距离。

    萧慎动作丝毫不停,落地之后再度持剑前行,手中青霜画出一弧,轻声道:“起!”

    一条手臂粗细的剑气凭空而起,如虹如龙,随着萧慎手中青霜所指,长龙疾射而出。

    魏禁不惊不惧,伸出双手正面硬撼,直接将这条剑气长龙打散,炸裂成无数游散剑气。也就在这时,萧慎脚尖一点,踏出一圈气机涟漪,身形飘然而动,手持青霜瞬间来到魏禁面前,直指魏禁的咽喉。

    早有预料的魏禁变掌为拳,直取中门。

    两者交错而过,萧慎在魏禁的咽喉上留下一道深深血痕。魏禁右手缩回,以食指中指两指搭在剑身上,大拇指从下抵住,试图将青霜折断毁去,却不料萧慎在刹那间松开剑柄,左手按在剑首上猛然向前一推,就要将青霜生生推入魏禁体内。

    √…

    不得已之下,魏禁索性不再去管青霜,而是顺势一肩撞山,要将萧慎的胸膛撞烂。

    萧慎任由青霜落地,双手画圆,以道门中最基本的云手“接住”魏禁的一撞,然后将他推回原地。

    这一番攻守互换不过是眨眼功夫,本就身上带伤的魏禁伤势再重一分,而萧慎却是丢掉了自己的佩剑青霜。

    两人就像江湖武夫,在厮杀中精打细算,力求要让对方在自己之前倒下。

    萧慎没有急着御回青霜,轻吸一口气,出人意料,竟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与魏禁近身肉搏。

    萧慎脚下轻点,身形所至,留下一连串涟漪,对着魏禁就是当面一掌,魏禁不闪不避,以掌对掌,双脚往后一滑,在坚固的青石板地面上犁出两道深刻沟壑。

    不过萧慎也不好受,向后飘退十余丈。

    魏禁猛然拔脚向后一踩,踏出一大圈裂纹,强行止住退势,接着身形激射而出,瞬间追上正在后退的萧慎,手肘横扫而出。

    萧慎以双手挡下这记肘击,身形却是侧飞出去,魏禁趁势追击,又是一脚踏向萧慎。

    最后关头,萧慎手掌狠狠向下一拍,借助反震之力压住这股溃败之势,同时借力起身,身形侧翻躲过魏禁的一掌,再次向后退出十余丈。

    魏禁双膝微微一曲,身形如同离弦之箭飞出,五指成勾,当头抓下。

    萧慎在刹那间御回青霜,剑速之快,以至于带出一片碧绿残影,循着剑宗三十六的剑一,一剑直刺魏禁的后心。

    一直徒手对敌的魏禁反身拂袖,袖口如刀,与青霜相交,发出一声金石声响。

    趁着萧慎一剑用老,魏禁再次一掌拍出。

    萧慎伸手握住青霜,没有刻意收束剑势,更是没有弃剑,而是人随剑走,轻描淡写地躲过了这一掌,接下来的一剑看似是点向空处,但是魏禁却径直撞到剑上,被一剑刺穿胸口。

    这一剑宛若未卜先知,此乃道门的天遁剑法。

    不得不说,有无三尺青锋在手的萧慎,差别真的很大。

    萧慎轻声道:“老夫弃剑宗入道门,遍览道门诸剑,自创一剑。”

    只见萧慎一剑递出,谈不上如何惊天动地,而且还有些杂乱无章的意味,与法度森严四字完全沾不上边,落在剑道宗师眼中,可谓是漏洞百出,如果将剑招比作是一栋房子,那么萧慎的这一招用千疮百孔来形容也不为过。

    可就是这一剑,却也是羚羊挂角一剑。

    没了层层规矩束缚,便可从心所欲,甚至是天马行空。

    魏禁皱了皱眉头,一掌拍出。

    萧慎仍旧是身随剑走,于毫厘之间躲过魏禁这一掌,倏忽在前,倏忽在后,身形飘忽不定。

    魏禁的脸上浮现凝重之色,脚步一错,以自己手臂再添一道伤口为代价,以五指握住青霜剑身,手上用力,就要将萧慎手中的青霜彻底折断。萧慎却是随着青霜进退,让魏禁无处着力,接着冷不丁一记剑指在魏禁的手腕上,青霜趁机脱离魏禁的掌握,又是开始围着魏禁游走。

    魏禁不得已向后退去,萧慎紧随而至,如同附骨之疽。

    连续退出数百丈之后,魏禁终是退无可退,猛然立定身形,双掌如风,展开攻势。

    以攻对攻。

    魏禁高高跃起,几乎同时,萧慎一剑在地面上犁出一条沟壑,紧接着又是顺势向上撩起一剑,直逼高出地面十余丈的魏禁,分不清剑光还是剑气,整个上空青莹莹一片。魏禁身形下落,双手握拳作擂鼓之势,朝着剑光剑气剑锋一锤而下,萧慎手中青霜没有硬抗这记大擂鼓式,顺势连人带剑一转,旋转出一个大圆,反手一剑如惊鸿掠影刺向魏禁的脖子,魏禁大喝一声,在长剑刺入皮肉三分之后,一手攥紧这刺脖一剑,使其不能再前进半分。

    萧慎果断弃剑,一指点在魏禁的胸口上。

    魏禁身形向后退去,双脚在岸上划出两道清晰可见的痕迹。

    魏禁浑身浴血,身上大小伤口十余处,加上刚被萧慎一指点中,嘴角渗出血丝,竭力稳住心脉。

    两人相对而立。萧慎丢了青霜,魏禁浑身是伤,各有所失,勉强算是打了个平手。

    魏禁握起双拳,身形不退反进,几乎同时,萧慎以双指作剑,朝着魏禁一点,指尖喷吐出一口凌厉剑气。

    魏禁双拳将这道剑气砸烂,然后顺势化拳为掌,朝着萧慎一掌当头拍下。

    萧慎身形拧转,以剑指作指剑刺出,两者轰然撞在一起,响起一声巨响,如撞大钟。

    两人各自向后退出数十丈,然后又同时前冲。

    接下来便是一场无声厮杀,没有大地仙的搬山倒海,也没有大马金刀的酣畅,只有处处生死相搏,毫厘之争。

    这一战,注定是生死之战。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